關於部落格
分享我所喜愛的小說
  • 121457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文妃

【書名】: 文妃 【作者】:當當 【簡介】: 她,是個剛畢業的小實習生。 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 一座莫名的雕花古橋碥碭碧碫,膏膋膃腿一個奇怪的漁夫,將他們兩個聯系了起來。 她用初夜換自由禈禠稰稨,漧漢漮滸他用榮華換愛情!他不給自由,她亦不交出愛情! 一個月後嫘嫝嫪嫥,榑榎榍榡他給了她自由,換回的不是愛情愬慇慢慱,趙跾踍踃卻是她精心策劃的“騙愛”!他從此爲她舍棄後宮,她如願占據了他的心,更占據了他身邊唯一的位置! 一年之後,她生下了他最愛的兒子,亦是他認定的儲君!他爲她掃清了後宮中所有的障礙,成爲“無冕”的女主! 五年之後,她生育了五個孩子,他們更是相許更多的孩子!她已經不願聽到任何有關回家的事情!他們真正的相愛! 十五年後,他們帶著幾個孩子,故地重遊。當她再次站上那座石橋時,十五年前的場景重現,她又掉進了湍急的河流!在深水裏,她終于做出了遲到的決定,她祈求它不要帶她回去,她要留下! 本以爲從此幸福的生活會伴著她一生,但他發現了她十五年前的秘密。他恨她,恨她的欺騙,即使今日她已深深愛上他! 第一章 到來 第一節 到來   文娜——   我叫文娜蒨菛萣蒠,慪慛慖慡剛剛大學畢業,我現在在一家外企裡做實習生。今天是我的生日嫗嫕嫳嫬,慒慟慷慥又剛好是假期,我約上了我大學裡最好的幾個朋友一起去一個江南小鄉玩。我以前去過那裡綖緋綴緌,緇綝綟綖這個小鄉里有一座非常精美的石質古橋,上面有很精細的雕刻瑤瑵瑣瑪,熆熒熀熁學美術出身的我實在是太喜歡了。上次去的時候沒有帶相機,只能對著雕刻呆呆地看了幾個小時塶塴塹塾,蓉菬萓蒨這次我可是全副裝備,有相機有DV,這次我一定要拍下它們。   我和我的朋友小西、拉拉和抱抱顛簸了整6個小時才到了這個小鄉。一下車,我就迫不及待的朝古橋跑去。   拉拉在身後大叫著:「你個女人是超人啊?急什麼嘛?慢慢走好不好?可是你約我們來的耶,結果卻完全不理我們,只想找你那破橋!」抱抱和小西也在那裡直抱怨!   「好吧好吧,我的太后,您老慢點,我扶著您!」的確,是我拉她們來的,不理她們可是不行。於是我停下來等她們趕上,再和她們慢慢地朝我的夢想古橋前進。   當我們來到古橋邊的時候,又是一個小時後了。這幾個女人可真沒用,這麼點路走了那麼長時間,一路上還唧唧歪歪的,說什麼「路太陡」「腳好累」,平時逛街的時候,精神頭怎麼就那麼高昂呢!唉,不管了,我終於又見到我的寶貝古橋了!幾年了,它看上去又老了很多,變得好脆弱!   當我想往上走的時候,抱抱說:「娜,別上去了吧,這橋看上去好危險!」   小西也說:「是啊,我看都是危橋了!你在旁邊拍照吧,別上去了!」   「可是這樣的話,就拍不到橋身上的雕花紋了!那個很棒的,它們才是我這次要來的目的啊!」盼了幾年了,終於又來到了這,我怎麼可能放棄呢?我一定要上去!「我會小心的!」   這橋的確是有點危險,但我只是沉浸在我的興奮中,我拿起相機和DV對著雕花紋一陣猛拍,當我完成了我的工作,對著岸邊的三個朋友微笑示意時,她們緊繃的臉終於舒緩下來了,可是下一秒,突然又都再次繃起來了,我聽到了拉拉的大叫:「快下來,娜!快跑!橋裂了!」什麼!怎麼會忽然裂了?!是我的走動引起的嗎?我急急地往岸邊跑,可我的動作卻加快了石橋迸裂的速度,我動也不好,站著也不好,眼看著裂縫越來越大,直到在我腳下變成一個巨大的裂口,我的身體騰空了,接著觸到了冰涼的河水,我看到拉拉她們驚恐的目光,小西已經嚇得大哭了起來,我聽見她們大喊我的名字!大喊救命!可是水流真的好快好急,她們的身影和呼喊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視線和耳朵裡了,我被捲進了一個大漩渦,然後,意識全無了……   +++++++++++++++++++++++++++++++++++++++   景瀚——   朕,姓景名瀚,是這個朝代的主宰。我有英明神武的爺爺和父親,他們為我留下了一片大好河山,也遺傳給我最優良的血統。在我們祖孫三代的共同努力下,江山非常之穩定,四海生平,外邦來朝。爺爺和父皇教導我,一定要把兵權和皇權都控制在手中,才不會給自己帶來危險;再者,可以給你的女人以寵,但不能給愛,女人於皇族,只是生育的工具,利益的交換,但不可以交出真心。多年來這是我信奉的真理,朝廷上下全都集權在我一人手中,朝廷井然有序;於後宮女人,我給寵,她們給我青春和美貌,她們得以將血緣融入皇族的機會,而我,則換來身體上的滿足。   這天下午,我正在行宮裡百無聊賴,侍奉的宮人來報,說發現一個甚是奇怪的人。奇怪?正好沒事,去看看,「讓他們去正殿!」正殿是我在這行宮裡召見朝臣的地方。   來到正殿,看見地上跪著兩個人,躺著一個人。「說吧,什麼奇怪的人啊?」我嚴肅的聲音在殿裡響起。   「回陛下,」說話的是這裡的縣臣,「漁民劉河在打魚時發現了這個衣著甚是怪異的人,看樣子像是個女子。」   我朝後面一看,那個漁民哆哆嗦嗦地,一個字也所不出來,而他的旁邊躺著的那個人,衣著是挺怪的,我慢慢從龍椅上下來,走到他/她身邊,嗯,是個女人,也如縣臣所說,衣服十分怪異,與我朝的衣服差太多了!   「你說你是在河裡發現她的?」   漁民劉河說不出一句話,縣臣代他回答「是」。   「還活著嗎?」   「回陛下,還有口氣。」   「那就先救活再說吧!」 第一章 到來 第二節 奇特   景瀚——   兩天之後,御醫來報,那女子醒了。我在完成了政事之後來到了安置她的宮室,她穿著簡單的宮人衣服站在窗邊,眼睛出神的望著窗外,不施粉黛。她的容貌一般,身材倒還不錯,但比起我後宮中的妃嬪來說,還是差了點。我望著她,而她只看著窗外,外面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些花花草草的。   內監尖聲高叫:「皇上駕到~」她收回了眼睛,然後盯著我看,片刻後,才向我施禮,哼,還懂禮啊!   「謝謝你救了我!」嗯,輕聲細語,可還是比不上我的女人。   「大膽!對皇上怎可用你?要稱呼『陛下』!」內侍又提起了他的尖嗓門。   她臉上露出厭惡和不耐煩,「好吧,多謝『陛下』!」   「救你上岸的是朕的漁民,醫你身體的是朕的御醫。」我的語氣一如既往的嚴肅無情,我不習慣對女人太溫柔,即使她們在我身下承歡,即使她們剛為我生下孩子,我要牢記祖父和父皇的話。   「那就謝陛下出錢養著他們,讓他們救了我,還要謝陛下養著這些宮人,讓他們照顧我這幾天。」呵,還是輕聲細語,卻又是伶牙俐齒。   「我想要回家,請把我的衣服還給我。」   家,她要回家!   「怎麼?這樣就算謝了朕?朕的人好歹救了你的性命,你一句道謝就完了?」   「那『陛下』想怎樣?」她咬牙切齒地吐出這幾個字,眼睛也死死的等著我。   「容朕想想。先回答朕的幾個問題,你叫什麼名字?從哪來?你的衣服為何如此怪異?」   「我的名字叫文娜,我的國家在離這很遠的地方,說了你們也不知道,至於我的衣服,那沒什麼奇怪的,只是與你們的不同而已。」   真是尖刻,就不能好好回答問題嗎?   「大膽!你這個小女子,對陛下的回答怎還是如此無禮?要自稱『奴婢』,要恭敬的回陛下的話!」說話的內侍官果然瞭解我,不愧在我身邊帶了這麼十多年。   「對不起,在我的國家人人平等,沒有貴賤之分,我不會這種低下的回話方式!」果然有趣,那個國家更有趣,呵,我要留下她慢慢玩。   「朕很想瞭解你和你的國家,留下來如何?」   「我說過了我要回家!」   「就當這是你對朕的報答!」   「你要其他什麼方式的報答都可以,就請你放我回家,我的家人會擔心我!」   「那就做朕的女人,讓朕滿意之後你就可以回家!」哼,做了我的女人之後看你還怎麼跑,總該有羞恥之心吧,不潔的女人到哪都不能生存。   她滿眼詫異和憤怒的看著我,我期待她乖乖的答應留下為我講述她和她奇妙的國家。   「好,我答應做你的女人,但你得到之後你必須放我走!」   什麼?怎有如此沒有羞恥感的女人?這種條件也能答應?這也是她那個奇特國家裡正常的事嗎?   「好!內侍官!安排人為文主子沐浴梳洗,今晚朕就臨幸這文氏!」我倒要看看你有多與眾不同! 第一章 到來 第三節 另一個世界   文娜——   頭好痛,渾身都好痛!天吶,我還活著嗎?是的,我還有意識,我應該還活著!我被救起來了,是誰救的我?   睜開眼睛,這裡是哪裡?高床錦被,有清香但不刺鼻的香氣,我掙扎起來,立馬身邊就有人過來了。   「姑娘醒了!太好了,姑娘你已經昏睡了兩天了,現在好了,終於醒了!」一個穿著古代宮裝的小女孩驚喜的跑過來。   「我這是在哪?」我吃力的說出幾個字。原來我已經昏睡了兩天了,難怪身體一點力氣都沒有。可是她的這身衣服讓我一下子就清醒了,我似乎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是我不希望這是真的。   「姑娘,這裡是皇上的行宮。奴婢是行宮的侍婢。」   皇上?行宮?侍婢?天吶!一場溺水,把我帶到了哪裡啊?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什麼時代,但可以清楚的一點是——穿越到了另一個時代!不行!我要回去!一定要想辦法回去!   「我肚子好餓,我可以吃飯嗎?」   「姑娘哪的話,姑娘想吃飯,這就說明姑娘的身子沒有大礙了。奴婢這就去為姑娘傳膳,然後去稟告太醫,來為姑娘再診一次脈。」   「謝謝你!」   「姑娘別說這樣的話,應該的。」她人可真好!我雖然不情願,但不得不接受被莫名其妙地帶到另一個世界的現實,而這個小宮女的平和善意的態度,讓我的心一下子放輕鬆了下來。   「你叫什麼名字?」   「奴婢清兒。」   「你好清兒,我叫文娜。」   「文小姐好!文小姐,清兒先去為小姐傳膳吧。」   「清兒,不要叫我小姐,叫我的名字就好了,我們是一樣的!」   「不不,清兒不敢無禮!」清兒當然不敢無禮,天知道這位將來會不會成為皇帝的妃子,他們的主子!萬一將來再跟她算賬,那她清兒豈不是會死的很慘!即使不會成為主子,那也要打好關係。   「好吧,你隨意就好。」文娜很快就反映過來,這是一個君主的時代,下人就得時時刻刻的卑謙,那就也不要難為這小宮女了。   「小姐請稍等片刻。」   「嗯。」   乘著清兒出去傳膳的空檔,我好好的看了看這屋子。這裡並不是金碧輝煌,卻也很有氣勢,又高雅清幽,簾子都是水藍色的,房裡放了很多盆栽,綠意盎然,還有古色古香的家什,很符合我平時的風格,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屋子。但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麼出去!清兒說這裡是皇帝的行宮,那守衛一定很森嚴,硬碰硬肯定不行,最爛的辦法就是用溜的,可是這麼大要怎麼找出口呢?   正想著,清兒就回來了。   「小姐吃飯吧,太醫說小姐身子剛好,只能吃清淡的,等小姐身子完全康復了,才能再吃山珍海味!」   「好!清淡的就很好!」我一定是餓慘了,一坐下就呼啦呼啦的吃起來。嗯,皇家的廚師就是好,這清淡的小菜也能做的如此美味。   吃到一半我想起來了,這是什麼地方什麼朝代我都不知道。「清兒,我從一個很遠的地方來,我不知道這裡,你給我講講行嗎?」   清兒爽快的答應了,開始講起來,從她口中我知道,這裡的皇族姓景,現在的皇帝是這個朝代第十一位繼承人,單名一個「瀚」字,國家在他和他的祖父、父親手裡十分興旺,是個好皇帝!是好皇帝就好,能講道理更好,放我走就最好了!   吃完了飯,太醫來診脈,說身體已經基本好了。   我站在窗邊等待著,等著皇帝的到來。   沒多久,那個皇帝就來了。看上去很英氣,高大、霸氣,很有皇家的氣勢,不知人好不好說話。他不講話,我遲疑了一會兒,才發現,他在等我行禮,好吧,施個禮死不了。   我向他道謝,並請他讓我離開。可他要我報答他,也可以,畢竟是救命之恩,但他要的報答是留下,因為我的「平等意識」引起了他對我和我的時代和國家的興趣。我一邊罵自己白癡,一邊拒絕他。他換了個「報答方式」,居然是做他的女人!可惡!但可以,我答應,只要放我回去,用身體換,我接受!   他很驚訝,這在我意料之中。我平靜的等待著他的「臨幸」!但在我的心裡非常害怕,怕他不會遵守諾言,怕我對貞操的輕視態度會更激起他對我的興趣。但這是我目前唯一一個能掌握的機會,只要能出去,再回到那條河、那座橋,就有機會回去,反正貞操對於我而言,比不上回家的吸引。 第一章 到來 第四節 無情換無情   文娜——   我毫無脾氣的任由侍女擺佈我,脫衣、沐浴、起身、穿衣、上妝,當她們將我「收拾」妥當之後綴緌綾緉,摠摧摦摥把我送到了一個寬大的房間,這裡一定是他的寢室吧。我僅穿著一件絲質的睡袍膍膆臧臺,銓銥銢銤坐在床沿上等待他的到來,說我不緊張是騙人的翣翠翢耤,滼漜滌滶畢竟是我的第一次,做夢都想不到榦榯榳槉,韎韶領頖我會把自己的童貞留在這千百前的古代,希望他會實現他的承諾,對得起我的付出,也希望我能找到那座石橋,找到線索回去。   清兒站在我身邊,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清兒,有話就說吧。」   「小姐,你為什麼要離開呢?留在這做皇上的妃子,不好嗎?再說,用…用自己的身子做代價,是不是太大了?而且,小姐你也說過,你的家離這很遠,那即使皇上讓你走了,小姐你也不一定回得去呀?」   「是啊,是不一定能回去…可那是我的家呀,有一點點的機會,我就要回去。至於這代價,是有點大,但這我還承受的起,希望你們的皇帝是個守信的人。」   「小…」清兒的話還沒有說完,門口就響起了宦官呼皇帝駕到的聲音。來了,終於來了。   「陛下。」清兒怯怯地施禮。   「都下去吧。」清兒看了我一眼,隨著其他內侍退了出去。   「人靠衣裝,原來愛妃打扮起來也可以如此美麗!」他的聲音不是很響,卻十分有力。他玩味地看著我,卻眼神犀利,似想要把我看穿一樣。   「別用這種騙人的字眼來互弄我,要說,就去找你其他女人!」   「那好吧,既然你不想聽,朕就不說廢話了,我們直接進入主題吧!」   他邊走邊脫,本來穿的就不多,等走到我面前時,已經露出精壯的上身,下身也只剩一條薄薄的中褲了。我緊張的不知所措,扭頭把視線從他身上挪開。他卻伸手大力地抬起我的下巴,迫使我對上他的目光,我回敬了他一個冷狠的眼神,我們之間只是一場交易而已!   他應該是生氣了,他狠狠地捏我的下巴,我吃痛得很,卻就是不吭聲,終於他怒狠地一把扯開我唯一的一件衣服,重重地把我推到在床上。我還是不呼痛,咬緊牙關,手抓緊身下的床被,等待狂風暴雨的到來……   +++++++++++++++++++++++++++++++++++++++   景瀚——   我急迫的等待著夜晚的到來,我迫切的想要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有多麼的無恥,她竟然如此看清她的清白,難道回家就那麼好?我這裡有什麼不好,吃香的喝辣的,女人們從來都是死命地往我懷裡鑽,她卻想要跑,瘋子,瘋女人,我看你有多少能耐!   她是瘋子,景瀚,你也是瘋子,一個女人而已,你至於嗎?至於把她放進你的腦子裡嗎?至於為她傷神嗎?   夜幕終於垂了下來,內侍官報告她已經準備好了,已被送到了我的寢宮。「準備好了?朕也準備好了!」   進入寢室,我揮退了宮人,屋子裡就只有我和她。她一個人靜靜的坐在床邊,穿著淡紫色錦袍,就像出水蓮花,我出自真心的想要讚歎她,結果卻又不自覺地用了平常對妃嬪的口氣。她冰冷地回答,掃去了我對她的丁點好意,就要做我的女人了,為什麼就不能有點好的態度。對了,我差點忘了,她可能已經有過很多個男人,難怪她要與我做交易,她根本做慣了!   她既然不喜歡聽我說話,那我也就懶得口舌,直接進入主題,我一件件退掉自己的衣服,慢慢走到她的面前,我看見她微微地顫抖,轉過頭不敢看我,我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就是要她看著我。敢瞪我,女人在我面前從來只有媚笑,我要你待會兒在我身下呻吟,求我給你更多。我一把撤掉她唯一的遮體衣物,壓上她的身體。   我親吻她,想要挑開她的牙關,可她就是不鬆口。沒關係,我在床上對待女人的方法有的是,我大力握住了她的柔軟,使勁揉搓。她的柔軟手感很好,令我的情慾也不禁上升,我迫切地想要她,我再次試圖撬開她的口,手上也加大了力道,她吃痛悶哼一聲,我的舌頭乘機伸入她的口裡,纏住她的小舌,幾經挑逗。可是,忽然,舌頭吃痛,接著嘴裡有血腥味,「你居然敢咬朕!」啪!我打了她一個耳光!這個女人真是太過分,既然這樣,完全不需對她憐惜!我狠狠的分開她的雙腿,不做任何前戲,也不管她是否準備好了,直接將我的慾望衝進她的身體裡!   「啊~」她大聲驚叫!她是處子!我的分身也告訴我同樣的答案!她還是處子,我是她的第一個男人!這令我異常興奮,下身的慾望又漲大了幾分,看著她痛苦的流出了眼淚,我停下了動作,等待她的疼痛過去。看著她眉頭開始放鬆,我迫不及待地開始了我的動作。她的花園十分緊致,讓我控制不住自己,律動越來越快,呼吸越來越沉重,可是屋子裡只有我的喘息和兩人身體碰撞的聲音,她從開始的一聲驚叫之後,就再也沒有出過聲,好像正常歡愛只有我一個主角一樣,她的身體明明就有反映,她的花園緊質卻十分有彈性,花園內壁很主動地吸允我的火熱!她的身體如此熱情,可她就是不發出一聲呻吟,她緊要嘴唇,眉頭皺著,雙手抓著床單……這無所謂了,我只知道寵她!幸她!要她!隨著情慾最後的釋放,我大吼一聲,倒在了她的身上,這場歡愛讓我銷魂異常。   我從她身下抽出素錦,藉著燭光,我看到錦緞上的血痕!「你果然是處子!」我吻去她眼角的淚,忽然有些愛憐她,甚至都忘了剛才她還把我給咬傷了,「好了,不哭了,是朕不好,弄疼你了,朕知道你只是害怕第一夜,打痛你了吧。你就別回去了,留下來好嗎?做朕的妃子,朕會疼你的。你不知道,才一次,朕就捨不得你了,你可真是天生媚骨!」我簡直就不敢相信我在說些什麼,我居然如此溫柔的對待一個女人,就因為她在床上讓我銷魂嗎?   可是我的溫柔沒有換來令我滿意的答案,「你已經得到了你想要的,該實現你的諾言,放我走了吧。」她要走,她居然要走,在把童貞給了我之後還是要走。我暴怒的從床上坐起,直直的瞪著她,「你的腦子到底是什麼做的,你就如此無情嗎?已經做了我的女人還想要逃離!好,你不珍愛自己的身子,我就更沒有必要顧惜!」   我實在是想不通,已成了真正的夫妻,難道一點感情都沒有嗎?不是說「一夜夫妻白日恩」嗎?雖然我不會給愛,但至少我對我的女人們還是有些感情的,我可以給寵。   我再次貫穿她的身子,狠狠的要她,不斷進出她的花園,益發抽送;她還是不出聲,死命咬著嘴唇,都咬破了還是忍著,眉頭都皺到了一起,想是十分痛苦,可我不會在可憐她,她不值得!   不知過了多久,我終於累極了,抽離出她的身體,沉沉的睡去…… 第一章 到來 第五節 逃離   文娜——   折磨了我一整晚的男人,已經在我身邊睡著了。我還是賭輸了,他從一開始就不打算放我,我還相信他作為一個君主會信守自己的承諾!既然他不肯放,那我就自己找出路!   我掙扎著起身,額,渾身都痛,我早知道初夜的痛苦過去後,會有歡愉,這是身體的本能,所以死命咬住嘴唇,忍住呻吟聲,而嘴唇已經是鮮血淋漓了;手掌上也滿是指甲留下的痕跡,下體更別提了,挪動一步都是揪心的疼!我發誓!除非我成功回到現代,不然,這些痛苦將來我都要還給你!   我慢慢地、輕輕地下了床,套上那件睡袍,艱難地在殿裡的行走著。我想要找些衣服,就這樣出去是肯定不行的。在這屋子裡渡了幾個來回,還是沒找到,是啊,這裡只是皇帝就寢的地方,衣服自由侍者奉上,不必在寢殿裡放衣櫥。那我要穿什麼?這時地上的片片明黃進入到我的眼裡,他的衣服,管他呢,出去要緊。我便將他的外衣穿上了。   總算有東西遮體了,我開始往外走。每走一步,身體就一陣痛。躡手躡腳地打開一點門縫,門口有侍衛和內監,不通。再回到殿內,走門不行,就窗戶吧,我選了一個窗,輕輕打開,運氣不錯,是對著一片草地,窗子也不高,慢慢地挪動身體,終於,爬出了窗子,我往向床上的他,再見,不,我再也不要見到你!永別!   出了殿,我先躲在一棵矮樹後,想想要如何出去。行宮雖然不如皇宮,但守衛一定也很森嚴,每扇門應該都有守衛,翻牆就更不可能了,我沒有功夫。這時,我看到了不遠處的小河,我小心的躲著巡夜的侍衛,走到河邊,藉著月光,發現這是一條活水!是活水就能流出去,而且我本來就從水中來,可能一下就能再回到那個江南小鄉的河裡。   我二話不說,就無聲的鑽進了水裡。   +++++++++++++++++++++++++++++++++++++++++   景瀚——   嗯,昨夜真的好累,可又是舒爽,這個妖女,本來要懲罰她,結果自己又陷進她所帶來的亢奮中,呵,想走?我怎麼捨得放你走呢?翻身想要尋找我的新寵,摸到的卻是一片已經涼透的床被!我瞬間驚醒,人呢?她居然自己逃跑了!   「來人!」這個女人怎麼每次都在我要對她改觀的時候,就要迫不及待地從我身邊溜走!   「陛下!」內侍官看到我的震怒,恐懼的跑進來。   「朕的文妃呢?」   「奴才,奴才不知!」我的暴吼嚇破了內侍官的膽。   「不知?行宮的侍衛都是死人嗎?一個小小女子可以輕易的跑出朕守衛森嚴的行宮?」   「回,回陛下,四海太平,陛下又是明君,所,所以,從沒有人敢威脅陛下的安危,以至行宮的守衛不是,不是很,很嚴厲。陛下,陛下恕罪!」   「在這浪費口舌有什麼用,還不去把那個女人給朕找回來!」   「是是是,奴才立刻就去!」   +++++++++++++++++++++++++++++++++++++++++   文娜——   下身實在太疼了,我根本就游不動,沒多久,我就只能上岸休息,這樣,來來回回幾次,我已筋疲力盡,癱在了河邊的草坪上。不知我出沒出行宮?太累了,我實在是太累了……   等我再有意識的時候,我居然躺在床上!「朕親愛的文妃,昨夜你侍寢有功,朕將這『憐園』賞賜給你,你以後就在這安心的當朕的文妃娘娘吧!」   我還是被抓回來了!   「你不遵守諾言,你答應過,我做你的女人後放我走的!」   「文兒啊,你昨天怎麼沒聽清朕說的話呢,朕是說朕滿意了之後,你才可以走!」   「那你何時會滿意?」   「就你昨天的表現,本來朕是會滿意的,但你後來做的事,實在是不盡如人意啊,所以朕決定,永遠不『滿意』了!」   「你!只會欺壓小女子!昏君!」   「別想激怒朕,讓朕趕你走,朕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愚蠢!乖乖呆在這,激怒朕對你沒有任何好處!」 第一章 到來 第六節囚鳥(一)   文娜——   賭輸了碥碭碧碫,慷慥戧戫我要付出的代價就是自由,我變成了他金色籠子裡的雀兒。   上午在我知道逃跑失敗後劃劂劁勩,褔裻褊褘便癱倒了,無力的流淚嫦嫮嫢孷,褓褙褐裶再哭到睡去,再醒來滷滵漻漣,榹榕槍榧再哭,……直到晚上粹精粼粿,榳槉槆榹我的精神才好一點,這一天我的確是太累了!我躺在床上假寐著,思考著未來的日子要怎麼過下去?以什麼方式、什麼身份繼續下去?   正當我陷在自己的思緒中,門被打開了,我被對著門,但我還是知道,是他進來了。我有點害怕,下身的創傷還沒好,他要是再像昨夜那麼粗暴…呵,這的確是對付我的好方法。可他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只是坐在床邊,我小心翼翼地不敢動,不知道他想幹什麼。過了許久,終於聽到衣服摩擦的聲音,我就知道這個只會用下半身思考的傢伙,對著女人就會忍不住。但出乎我的意料,他並沒有像昨天那樣野蠻。他躺在我身邊,慢慢的伸出一隻大手,附上我的腰,把我拉進他懷裡,緊緊地靠著他。他的身體很燙,溫度也很快傳遞給我。睡袍的絲帶被緩緩解開,大掌滑進袍子裡,經過的每一寸肌膚都戰慄著變得滾燙。他開始折磨我的柔軟,溫柔的又有力的,手指撥弄著已經挺立起來的蓓蕾,不輕不重,把我的情慾完全挑了出來!我克制著自己,被子被雙手緊緊握著,也被牙齒狠狠的咬著。以前聽說過:情慾就像毒品一樣,嘗試過就會有癮了!我不知道吸毒者在毒癮上來的時候是什麼感覺,我知道我現在是「萬蟻噬心」!   我實在是痛恨自己身體的這些反映!而他邪氣可惡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說出來,說你要朕,要朕愛你,要朕寵你,說出來,說出來朕就立刻給你!」   魔鬼!真的用這種方式來對付我!可是,可是我真的快受不了了!就在我快要投降的時候,他低吼一聲,翻上了我身。呵,原來想挑逗我,自己先忍不住了!   額!空虛瞬間就被填滿了!疼!又漲!更是滿足!他喘著粗氣,一次又一次地衝擊著我的身體,速度越來越快,力道越來越大!嬌吟就在我的喉嚨裡,我好想大聲的叫出來,但意識還在我腦子裡,我不能就那麼投降了!天吶,這真是折磨!   「叫出來,大聲叫出來,你明明就很享受,為什麼不放開自己呢?」他發現了我的窘困,喘著熱氣大聲說到。   不要!當然不要!怎麼可以!在床上已經被他打敗了,這是我身體的自然反映,我控制不了。可如果連意識都放棄的話,我不僅會鄙視自己,更是會被他治的死死的,出去就更別想了!   這場折磨不知行了多久,我身體不爭氣地丟了好多次,嘴唇也被咬破流血了,渾身散了架,終於沉沉睡去了……   景瀚——   這個女人真能忍,我一開始溫柔的挑逗她,她不出聲,然後我把她引上情慾的高峰,她還是不肯放棄她那可笑的尊嚴。從頭至尾她的手一直拽住被子,牙齒不是緊閉就是咬著嘴唇,又破口出血了,她還是不肯呻吟一聲。我本該轉身就走,不要我的寵幸,那我又何必給!可是我又實在離不開這個銷魂的身體。   不對,女人的身體不都是一樣的,我有那麼多女人,嬌艷的、柔美的,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哼,我明天就去臨幸其他嬪妃!   她很累了,累到歡愛還沒有結束就睡著了,而我在把最後一輪精華注入她花園內後,也疲憊的倒在床上了。   我拖著身子下了床,穿上寢衣,看了一眼沉睡的她,走出了屋子。明早我該上朝了,在行宮裡,我每三天上一次朝,其實這都是例行公事,我的大臣們有事稟告,可以直接上御書房候著,我隨時會出現聽取他們的上奏。一直以來,無論是政事還是女人,我從沒有碰到過難題。政治上,我擁有一個十分穩定的江山和優良的政治血統,我只需花一點時間就可以輕鬆搞定我的朝堂。至於女人,就更簡單了,從來都是她們向我投懷送抱,花盡心思討好我,無非就是要我的恩寵,我的給與她們娘家以權勢。而在她的身上,我感到甚是挫敗,對於我她是如此抗拒,她只想離開我的身邊,我就要回家,她的家有多好?好到她可以拿身子來換!難道在她家裡已經有心上人了嗎?有也無所謂,只要把她拘在身邊,我肯定可以征服她。   上完早朝,接著處理政事,一直忙到下午才有時間進午餐,哼,真是的,昨天為了她,氣得連政事都給拉下了。真是個妖女! 第一章 到來 第七節 囚鳥(二)   文娜——   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呵,我能不累嗎?緩緩的睜開眼睛,陽光把屋子裡照了個透亮,水藍色的床帳將床上仍殘留的性慾的氣味和屋子隔開,床上一片狼藉,但我知道我身上的痕跡更多。   抬眼看見清兒和一群侍女跪在地上,我慢慢坐了起來,清兒反應很快,立刻拿了件袍子上來,「奴婢給娘娘請安!娘娘,昨夜睡的可好?」好?有你們那個皇帝在,我能好什麼?「娘娘,奴婢們伺候娘娘沐浴可好?」洗澡!好!要好好泡泡,聽說洗澡可以去除歡愛後的酸痛。我起身下床,由清兒扶著去浴室。浴池很大,脫去袍子,走下去,嗯,真的很舒服,溫熱的水的確緩解了下身的酸漲感,水裡有侍女撒下的花瓣,但我都不打算去享受,我坐在水裡,任由侍女們給我洗髮、擦身、按摩,到之後起身,從頭到尾我沒有說過一個字,給過一個表情。   洗完澡,侍女奉上眾多宮裝,要我選一套,我只看了一眼,便轉頭不去理她們,反正總會給我衣服穿,隨便。「娘娘,您選一套吧。」清兒面露難色的看著我,「娘娘如不介意,那奴婢就斗膽為娘娘選一件吧。」見我不出聲,清兒就開始挑衣服了,一邊挑一邊注意我的臉色,最終選了一套天青色的宮裝,我暗想,清兒還真是與我有緣,眼光與我一致。穿上衣服,她們又開始為我梳頭,我沒有像她們一樣的長髮,但侍女的手很巧,還是能挽出一個漂亮簡單的髮髻。接著她們要為我上妝,被我揮手拒絕了,清兒又露出了難色,我知道她為難,但就是不想,自己就起身走出了浴室。   回到臥室,桌上已經有飯菜了,我也餓了,就自顧自吃起來了。吃完飯,我便坐在了窗邊,清兒走了上來,「娘娘可是喜歡外面的花兒,奴婢為娘娘采幾朵來可好?」回答的是我的無聲。我更想出去看,可我知道,現在我這屋子外已是眾多守衛了,我連房門都出不了。「娘娘可有想吃或想玩的?奴婢去找來給娘娘?」還是無聲,「娘娘同奴婢說說話呀,您不理奴婢了嗎?」我望了她一眼,她似很高興,可我還是轉頭,繼續無聲。   我不過是一隻被囚禁的籠中鳥,還要我什麼表情。   +++++++++++++++++++++++++++++++++++++++++   景瀚——   「陛下,可要傳膳?」   「嗯,上吧!」   「那文氏今天怎麼樣了?鬧過嗎?」   「回陛下,文主子今天很好,侍女來報說,文主子今天一整天都很安靜,就呆在屋子裡,不吵也不鬧,更沒有說要出去。」   「好!」不過就是個小女子,鬧一鬧也就過去了,不還是乖乖就範。   「陛下,那今夜還去文主子那嗎?」   再去?不行,不能去,我明明有很多女人,任何一個都能給我肉體上的快感,幹嘛一定要去她那裡?   「宣惠昭儀侍寢。」   「是,陛下。」   吃完晚飯,沐浴更衣,在侍者的引導下來到了惠昭儀的宮室,她已經在等著了。她穿著桃紅色的寢衣,雲鬢散下來,雙目含情,朱紅點點,既風情又不失雅致。見我進來,就含笑著向我施禮,這才是女人該有的樣子。   「陛下萬福!」   「免禮,愛妃可想朕?」我扶起她,一把拉入懷中。   「臣妾可是天天想著念著陛下,只怕陛下有了新人就忘了我這舊人了。」   鶯鶯細語,含春帶情,這才是女人對我說話該有的聲音。   「怎麼會呢?愛妃如此姣麗,朕怎麼捨得,朕可是很懷念惠蓮的呻吟嬌喘哦!」   「陛下!啊~」   我一把抱起她,快步走到床邊,壓上她,就是一個深吻。惠蓮很主動的回應著我,我開始扯她的衣服,然後退了自己的。我刺進她的身體裡,開始律動。身下的惠蓮臉上寫滿了情慾,嘴中傳出的呻吟讓人亢奮,她的紅唇、她的嬌乳、她的蠻腰,一切都會使男人銷魂!可就是不對,這感覺不對,我說不上來那裡有問題,就是不對。   我草草的結束了這場寵幸,可惠蓮卻還有些意猶未盡,「陛下,再來嘛~」「朕累了,睡覺!」聽到我的回答,惠蓮乖乖的躺下睡覺了。   第二天晚上,我又宣兩個女人,麗貴人,人如其名,艷麗無雙;妍淑媛,高雅清幽,是有名的才女,可我在她二人身上也找不到那中感覺。   怎麼回事,她到底那裡不同?   早上我處理完零星政事後還在想這個問題,忽聽見外頭有聲音。   「內侍官,怎麼回事?何人喧嘩?」   「回陛下,是文主子的侍女來匯報文主子的境況。」   她的情況?   「叫她進來。」   「是。」   門被打開,一個侍女緩緩進來,「奴婢清兒,叩見陛下。」   「嗯,你主子這兩天怎樣啊?」   「啟稟陛下,主子這兩天很好,能吃能睡,也沒有吵鬧過。可,可是……」   「可是什麼?」   「可是主子從回來後就沒有說過一句話,沒有露過一個笑臉。奴婢問什麼都不答,有宮人不小心摔了杯子,主子不氣也不過問,好像,好像個人偶似的!」   沒有表情不說話的人偶? 第一章 到來 第八節 囚鳥(三)   文娜——   終於清靜了,這兩天我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該吃飯時吃飯,累了就去睡覺,空下來就發發呆,但總是要想起在原來世界的家人和朋友,媽媽哭了多少回,爸爸的頭髮又白了多少,朋友怎麼樣了,還有我的工作,唉!   清兒總是想辦法要逗我說話,還給我講笑話。可我實在是笑不出來。我真的很感謝清兒,但也許我只能用其他方式來報答她了。被困起來了,才發現自由有多好,哼,真是好笑,沒在自己的世界裡犯法被抓起來,到在這異世界裡成了囚徒。   +++++++++++++++++++++++++++++++++++++++++   景瀚——   聽說她一直不說話,不給反應,算什麼,無聲抗議?   進到憐園,就看到她一個人坐在窗邊,想得出神,在想什麼?情郎?哼,八成又在想怎麼抵抗我,逃離我,遠遠的!   「文兒是在想朕嗎?」她沒有回答我,還是自顧自的看著窗外。   「朕同你到園子裡走走如何?」還是不回答我,果然是漠視這裡所有的人。   我一把揪起她的手臂,怒氣從嘴裡一個一個吐出來,「朕說過,惹惱朕對你沒有好處!」   可她連看都不看我一眼,我用另一隻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對上我的眼睛。   「你到底想要什麼?朕什麼都可以給你,你想要什麼就有什麼,為什麼還想著走?」   她不說話,直直地盯著我,我知道,她要自由,可我就是給不了。我不明白為什麼其他女人愛慕的東西,到她這裡就不一樣了?征服你,我一定可以征服你!偌大一個江山我都輕鬆治理,一個女人怎可能會搞不定!   一把抱起她就往床榻走去,侍從都很自覺的消失了,我粗暴的撕扯她的衣服,但她卻一點反應也沒有,真是一具人偶嗎?我停下動作,看著她,靜靜地,她就那麼躺著。我頓覺無味,翻身下床,拂袖而去。   出了房門,我忽然注意到了她的侍女,「你,跟朕過來。」   我回到了自己的寢殿,這個侍女服侍了她幾天,也許能幫點什麼。「你家主子都喜歡些什麼,你知道嗎?」   「回陛下,奴婢問過主子,可主子不答,都幾天了,完全不理奴婢。」   「她不說,你就沒看出點什麼嗎?」聲音略起寒意。   「是是是,奴婢想想……嗯,主子好像喜歡清淡的東西,清淡的飯菜,清淡的顏色,對了,主子喜歡白玉!奴婢看到主子這兩天,一直在把玩著奴婢給配在主子身上的白玉掉墜兒!」   清淡的飯菜,素淡的顏色,白玉器件兒。   「內侍官!」   「老奴在!」   「傳令下去,給文氏的飯菜都去了油膩的;把園子裡所有的素色布料、宮裝和白玉的小玩意兒都給她送去!」   「是,奴才遵旨!」   「謝陛下!奴婢代主子謝陛下!」   「你家主子要是能這樣感激朕就好了!」無奈!真有些無奈!這樣去討好她!   「會的,陛下!主子一定會知道陛下對主子的好的!」   「哼!借你吉言!有賞!回去好好伺候她!」   「是,奴婢謝陛下賞賜,奴婢遵旨!」   「下去吧。」   「奴婢告退!」   她什麼時候才能知道啊! 第一章 到來 第九節囚鳥(四)   文娜——   出乎我的意料,這次他沒有再肆虐我的身體。我要什麼,你很清楚瘊瘍瘖瘕,殟毄毃毾但是你不願給。   我坐起身,把扯壞的衣服收拾好雿需靘靼,漪漵滫漬然後再回到窗邊,繼續發我的呆。不多久颱颯颮颭,慁愬慇慢看見清兒從外面回來了。我知道她一直把我的情況告訴他,我不怪她榻槓槂槙,蝕蜵蜣蜱這是她的職務,她只是一個侍婢,我於她又不是什麼要緊的人。   與前兩天不同,清兒這次回來還帶了一群內侍,每個人手上都捧了東西,有衣服,好像還有什麼珠寶首飾。管他的,我又不要。   「娘娘,娘娘!」清兒風風火火地跑進來,「您看,這都是皇上賜給娘娘的,衣裳有青色、綠色和天藍色的,還有錦緞,也是素色的,還有還有,皇上還賞了好多白玉的小玩意兒給娘娘賞玩呢!都是娘娘喜歡的,皇上多疼愛您啊!」   疼愛?這哪裡是愛,不過就是這囚禁我的牢籠上的裝飾!   「娘娘不喜歡嗎?那娘娘喜歡什麼?只要您說,陛下一定會給娘娘的!」   ……   「娘娘,您看看吧!」   ……   清兒無奈,福了一禮就下去了。   晚上,他還是來了,還是一樣盡力折磨我,我也一如往常繼續著自己的抗議。   +++++++++++++++++++++++++++++++++++++++++   景瀚——   時間飛快,她來到我身邊已經有一個月了,這一個月裡,我每天賜給她各種賞賜,變著法的想要她高興;我每天晚上都去她房裡過夜,我時而溫柔,時而激情,又時而粗暴,我給了她我所能給女人的一切,如果她有娘家,我也一定會毫不猶豫地賜給他們權勢,我所做地一切就是想她對我改觀,給我一個笑臉,同我說說話。我甚至覺得自己已經變得卑微了!可她,還是沒有變化。   我已經把她屋子外的守衛都撤到園子外了,她有時會出來走走,會坐在樹陰下對著一棵小草發呆。她很喜歡發呆,我知道,她雖然身在這個地方,心卻不在這。   「陛下,用完午膳,您是要去哪兒啊?奴才好安排。」   「憐園。」   「是。」   我穿過彎曲的走廊,來到憐園裡。她好像在外面曬太陽,陽光灑在她身上,顯得她是那麼的溫暖,而柔和,美麗如你,何時能為我而美麗。   忽然,我意識到了什麼,是我眼花了嗎?她在笑!是的,她笑了!   +++++++++++++++++++++++++++++++++++++++++   文娜——   已經過去一個月了,我來到這個異世界已經有一個月了。這一個月裡,他給了很多東西,我不稀罕,他要顯示他的恩德,選錯了地方。一個月裡他夜夜與我歡愛,每次無論溫柔還是粗暴,我都要到第二天中午,才能悠悠轉醒。每次起床,清兒都會看著我偷笑,在她眼裡,皇帝留宿,就是最高的榮耀。但我不需要。   我屋外的守衛已經不見了,我知道,應該在外面,沒關係,看不見正好。有時見天氣不是很熱,我會出去坐坐,每回清兒都會很興奮,因為我終於有反應了。   這天,我坐在一株桂樹下,嗅著桂花的香味。從前我在學校裡時,每到秋天,桂花的香味,就會飄滿整個校園,我和同學還會去偷偷地採一枝放在寢室裡,讓它也香香寢室,現在,再見一回學校都是癡人說夢。   「喵~」   正當我想的出神的時候,不知從哪竄出一隻小貓,它怯怯地走到我腳邊,大眼睛看著我。它渾身雪白,毛茸茸的,很可愛。它讓我想起了家裡的「團團」,我的寵物貓咪。我抱起它在懷裡,它又衝我叫了一聲,呵,我被它的天真感染了,不經意笑了出來!   「主子,您,您笑了!您笑起來真好看!」清兒大叫!   「小寶貝,你的家呢?你怎麼一個人?是不是同我一樣,回不了家了?」   +++++++++++++++++++++++++++++++++++++++++   景瀚——   「回不了家?你永遠不會把這當家,是不是?不會把朕當成你的夫君,是不是?你寧願對一隻畜生笑,同它講話,也不願意同朕講話,給朕一個笑臉是不是?」   我暴怒!我狂嘯!當我看見她的笑臉時,我欣喜異常,我以為她終於慢慢習慣了,終於肯放開心結了,終於要對我打開大門了。我快跑至她身邊,卻看見她是在同她懷裡的那隻小貓微笑著說話。我頓時從天堂掉進地獄,這算什麼,我所做的一切還不如一隻畜生在她懷裡的輕輕喚叫?   我一把揪住那隻貓,揮手就是一扔,看見她眼裡的驚恐和淚水我就更生氣!   「朕賜給你的金銀珠寶你就視如糞土,看都不看一眼,這隻畜生卻讓你如此心疼!朕為你做了那麼多,為什麼就不能好好享受朕的寵愛呢?」   我憤怒的扼著她的脖子,想要就這麼扼斷這脖子,我就再無煩惱了。但,我還是沒有這麼做。我放開她,她大口呼吸,不住咳嗽。   「為什麼?哼,你給的都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你明知道但就是不給,你給的不是寵愛,而是折磨!」   她在對我說話,她終於再開口對我說話了,可卻不是我想聽的內容。   「朕給的怎麼不是寵愛?朕花盡心思想要你高興,只要你願意留下,朕甚至可以給你……」   「給什麼,愛嗎?你要我高興,可你見我笑過嗎?愛是什麼?愛不是將她困在身邊,愛是讓她自由的選擇她想要的生活。你從來只是把你的認為好的東西給我,卻不問我是否需要!」   愛!愛?是愛嗎?我愛上她了嗎? 第一章 到來 第十節放手‧愛   景瀚——   愛!愛?什麼是愛?從沒有人告訴過我,愛是什麼。祖父教導父皇,父皇再教會我:帝王不需要愛,我也一直照做。可是這個來路不明,又與眾不同的女子卻是引起了我的興趣,我從開始的疑問,到想去征服,到她對我的無視,到祈求她的注意……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愛,如果不是,那這是一種什麼感覺?如果是,那為何我是如此難受,心像是被狠狠地揪著,難道這就是愛?我不知道,不過有一點我很清楚:她是我命定的剋星,在她身上我丟棄了我的驕傲,只剩費盡心思的討好!   她說,讓那個人高興,自己也高興,這就是愛。   我緩緩走至她身邊,我要做個試驗。   「朕放你走。」   我看見她很驚訝,轉而是不相信!   「不過朕有個條件。」   她失望,也許是認為我的條件很苛刻。   「在走之前,對朕笑一下!」   她詫異。   「只要你肯給朕一個微笑,朕立刻放你走,君無戲言!」   「真的?」   「君無戲言!」   笑了!她笑了!是對我的微笑!給她自由果真能讓她高興!而我,看到這並不是傾國傾城的笑容,是那麼的幸福!我知道,我是在愛!既然愛了,就要讓她高興,就放手吧!可這份愛是如此短暫,剛剛得到,就即刻失去!   +++++++++++++++++++++++++++++++++++++++++   文娜——   他在想什麼?別告訴他是愛我的!哼,我不想知道。   「朕放你走。」   什麼?讓我走,拚死拚活、費盡心機地留我下來,現在怎麼肯放我了?   有條件?我就知道,沒那麼容易。上次開出的條件毀了我的清白,這次又想耍什麼花招?   「在走之前,對朕笑一下!」   笑?就那麼容易?一個微笑能換我自由?那我這一個月算什麼?   真的嗎?君無戲言?我半真半假的衝他一笑。   ……   「你走吧。」   他答應了,他答應了!真的答應了!我終於自由了!   他是在愛嗎?為了讓我高興,而放手?他愛我?   ++++++++++++++++++++++++++++++++++++++++   她走了,頭也不回的走了!難怪父皇說不要愛上女人,原來愛是那麼痛苦的感覺! 第一章 到來 第十一節 歸途   文娜——   我飛一般往前跑,深怕他改變注意!跑,跑,跑!一路上沒有人阻攔我,但我不敢放慢腳步,加快速度。終於,我看見了行宮的大門,門還是死死的關著,他反悔了?   不是,門打開了,終於,我的自由。我朝宮門走去,越走越快!   我出來了,我自由了!   但我的問題立刻就來了,我該怎麼走?這個地方是哪?那河在哪?那橋在哪?我漫無目的的往前走,漸漸地我聽見了河水急流的聲音,我頓時興奮起來,這會不會是帶我來著的河。我疾步走上去,是一條河,可這到底是不是在那江南小鄉的那條?   我四處張望,看見不遠處有幾個人,大概是這裡的百姓,也許能問出點什麼。我走上去,退下頭上的白玉簪子,問到:「幾位大哥大姐,請問這個地方叫什麼名字?」說著,遞上了簪子。   「哦喲喲,這位娘子可真是謝謝啊!我們這裡叫周縣。」那個婦人,看見這上等的首飾,兩眼放光,滿臉堆笑地就拿下,回答了我的問題。   「周縣?好像有點耳熟。那這條河有名字嗎?」   「有!叫離河!」   周縣,離河,離河,周縣。越來越熟悉,好像是,不就是這!就是這!我就要回家了!   我興奮的對著那婦人大喊:「那,那這裡有沒有一座石橋?上面有雕刻著很漂亮的花紋的?」   「有雕花紋的石橋?沒有,這河上一座橋都沒有!娘子你不知道,這河古怪的很,每座橋造起來,不出幾個月就得塌,橋上的人掉下河大多都得死,即使請來法師道士做法,也沒用,後來,就不敢再造了。」   沒有,沒有石橋,連一座橋都沒有,那我要怎麼回去?河!還有這河!也許它能帶我回去,沒有那橋,也能帶我回去!   咚,我跳了下去!我要回家!   +++++++++++++++++++++++++++++++++++++++++   景瀚——   「陛下!陛下!」   內侍官火急火燎的跑了進來,大聲叫嚷到,我正在氣惱我剛失去的,這更加重了我的惱怒!   「大膽!你身為內侍官卻如此……」   「請陛下饒恕奴才無禮,但是,是文主子!」   什麼?文兒?她不是走了嗎?   「她怎麼了?」她出了事了嗎?她不是回家了嗎?   「文主子掉河裡了!」   「什麼?怎麼回事?怎麼會掉河裡了?她不是回家了嗎?她現在在哪?」   「陛下,文主子已經被送回憐園了,太醫已經過去了!」   我噌地就從椅子上竄了起來,一路飛跑去憐園,你別有事,千萬別有事! 第一章 到來 第十二節 家?新家   景瀚——   滿屋子都是人,見我進來了,就呼啦啦的跪下了,「跪朕幹嘛?救人!她要是有事,你們都得陪葬!」   被我的咆哮鎮住了,他們立馬起身開始自己的工作。我向床邊走去,看見躺在床上,昏睡著、濕漉漉的她。我又看見她了,我本以為再也見不到她了,可現在她又回來了!是上天把送還給我的嗎?我不管,既然回來了,我就再也不放手了!   …………   太醫在為她診了脈後說,她只是嗆了幾口水,很快就會醒。   還好,還好沒事,我就放心了。   侍女已經為她換了衣服,她靜靜的躺著,還沒有醒,我不放心,我想看著她醒來,就留了下來。不知過了多久,我似乎聽見了她在哭泣,「文兒?文兒?你醒了嗎?」我輕輕地喚她,她沒有回答我,仍在低泣,原來是在做夢,可是什麼事讓她在夢裡都哭的如此傷心?她邊哭,一邊還在喃喃的說著什麼,「我回不去了,我沒有家了,我沒有家了!」   她沒有家了?她出去沒有找到家嗎?我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她回不了家,就可以留在我身邊我應該高興,可是,看著她傷心,我的心就更疼。我上去輕輕擁她入懷,在她耳邊輕輕訴說著,「文兒,這裡就是家,是你的新家,把這當家吧……」   +++++++++++++++++++++++++++++++++++++++++   文娜——   我回來了,終究還是沒能回去,又回到這裡了!那座石橋根本就不存在,那離河也不能帶我回去,我該怎麼辦?以後的路該怎麼走?   我醒來時,正被他擁在懷裡,他輕輕地說,要我把這當家,把這當新家!   家?是!現在傷心不是我該做的事,回不去已成事實,我是該找個新家,至少在我找到回去的路前,我得有個安身之所,要先保住自己的命。那留在這個男人身邊,是不是一個好的選擇?他是這個天下的主宰,如果能得到他的庇佑,應該會是個不錯的選擇!   離河就在這個地方,只要等到那座石橋出現就行了。但是要等多久?是幾個月?還是幾年?不管,等就行了,如果能讓他造呢?即使永遠都回不去了,那我的人生也不能就此結束,就算是在這個世界裡,我一樣要活得精彩!   既然已經打定注意留下,那就要好好想想,如何能得到他的保護。我知道他已在愛我,就算那不是愛,也是一份不淺的感情。可不難保證他會不會一直對我延續這份情,我要他愛上我,永遠都愛我,護著我。以我以前對他的態度,我不可以一下子對他表現出愛意,應該將他認為的愛與心,慢慢地交給他。我知道他已不再是以前暴虐又霸道的君主,雖然不能忘記他曾對我的傷害,但卻仍為利用他的感情而感到愧疚,對不起,我會在這段時間裡好好報答你的,是身體,還是其他什麼都可以。   想到這,我情不自禁地把臉埋進他懷裡……   +++++++++++++++++++++++++++++++++++++++++   景瀚——   我抱著柔弱的她,希望將所有的愛都給她。雖然我受過的教導告訴我,不要對女人付出真愛,但我已經愛了,而且我認為愛上她沒有什麼不好,她沒有父兄在我的朝堂裡,沒有娘家要我賜予權勢,她更不要我的金銀珠寶,愛上她有什麼不好?   我要愛她,好好愛她,並要她也愛我,全心全意!我情不自禁地更加大了擁抱她的力度。   文兒! 第一章 到來 第十三節戲(一)   文娜——   當早上我醒來時誥認誙誑,慒慟慷慥天還沒有大亮,他已經離開了。想必墏墘塶塴,摷摍摟摓今日是早朝的日子。作為一位皇帝,我相信他做的一定很好。清兒曾對我說過餌餉餅餂,颱颯颮颭每三天一次的早朝,他都早早的起床做準備斠斡旖旗,裻褊褘褕即使不早朝的日子,他也不會晚起漎漕漒潳,畽疑疐瘦每天上午,他都會在他的書房裡度過,即使不處理政事,也會呆在那裡閱古論今。清兒說,在他的治理下,國家很安定,很強大。   「娘娘,您醒了,太好了,奴婢以為,再也見不到娘娘了!」   清兒的大嗓門打斷了我的思緒,也將我喚醒,從現在,我是個可憐的女人,我要喚起他更多的憐惜與愛。   我「面帶悲傷,雙眼含淚」的躺在床上,對著清兒興奮的笑容。   「娘娘,奴婢現在就去稟報皇上!娘娘,您怎麼哭了?」   我閉上眼睛,轉向裡床。   「娘娘?您怎麼了?您……」   「皇上駕到!」   他來了,我的戲正式開始了。   「奴婢給陛下請安,陛下萬福!」   「嗯,文兒怎麼樣了?好點了嗎?」   「回陛下,娘娘已經醒了,可娘娘不知怎麼哭了。」   「文兒,你醒了嗎?」他走到床邊,輕輕地坐下,輕輕地扶上我的肩,我開始抽泣,顫抖身體,力度不重,但剛夠讓他感覺到。   他撫去我臉上的淚,彎下身來,輕柔地抱我起來,「文兒,朕知道,朕都知道了。以後,把這當家,朕就是你的家,好嗎?」   我開始哭出了聲音,但卻沒有給他答覆。轉變要一點一點來。   +++++++++++++++++++++++++++++++++++++++++   景瀚——   清晨,我悠悠轉醒,文兒安然地躺在我懷裡。不似以前,總是能離我多遠就多遠,哪怕就躺在我身邊,心卻隔著千里。而現在卻能這樣緊挨著我,也許真是沒有家了,太想有個依靠了。可她昨天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好好地出去了,卻濕漉漉地被人送回來?   「陛下,您現在起嗎?」內侍官在門外輕聲問到。   「起吧,等朕出去,你們別進來。」我緩慢地起身,在輕輕地把她放到床上,拿起外衣,躡手躡腳地走出寢室。   「去御書房。把昨天救起文妃或是見到她的人都給朕找來,在正殿候著。」   「是,奴才這就去辦。」   …………   「啟稟陛下,堂下跪在中間的婦人,昨日同文娘娘說過話,還拿了娘娘一根玉簪呢。」   「皇上饒命!皇上饒命啊!民婦不知道那位娘子是皇上的娘娘啊!」內侍官的話嚇到了那婦人,以為大難臨頭了。   「如實回答朕的問話,你就能安安穩穩地出去。」   「是是是,皇上問啥,民婦知道的一定照實說。」   「昨日是怎麼見到朕的文妃的?都說了些什麼?文妃後來怎麼就掉河裡了呢?」   「回皇上話。昨日,那娘娘拿著這簪子問我們這地方叫什麼、這外頭的大河叫什麼、河上有沒有橋。民婦就說了。一開始,那娘娘很高興,忽然又不高興了,接著娘娘就自己在說著什麼,然後就撲的一聲跳進了河裡!」   「她自己跳的河?」   「是,陛下!」   我有點意想不到,原來是她自己跳下去的。   內侍官看出了我的疑惑,「陛下,您別多想。許是娘娘沒問到回家的路,傷心之下想不開。娘娘不是已經回來了嗎?陛下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呢?」   是啊,她都回來了,回來了就好!   「救起文妃的是誰啊?」   「陛下,說來真是巧啊,這次救起娘娘的,就是上次把娘娘從水裡救上來的那個漁民!」   「哦,又是他!」   「是,是,是草民。」   「好,有賞!你兩次救起朕的愛妃,又兩次送到朕的身邊,賞!重重有賞!」這個人還真是與我和文兒有緣,也許我們的姻緣線就在他手上!   我賞了所有的人之後,便又回到了憐園,侍婢說她醒了,卻哭了。我知道,她是因為沒有家了,所以傷心。沒關係,我會醫好你受傷的心的。    第一章 到來 第十四節戲(二)   文娜——   我在他懷裡哭了好久,後來又睡去。當再醒來的時候已是黃昏了。   「文兒!醒了?餓了吧?先吃飯好嗎?」   他殷切的眼神裡透出炙熱的期待,我為之而沉醉,又不能沉醉,我很想給他一個大大的笑容,卻只是微微點頭。但這點細微的肯定已足夠讓他雀躍。他高興地像一個得到父母讚揚的孩子一般,拉著我的手,坐到桌子邊。桌上都是我平時愛吃的,他叫清兒留意很久了,上的了我餐桌的都是我喜歡的,且每天都會翻著花樣的做。   我拿起碗筷,一口一口地吃起來。他沒有吃,只是看著我吃,還不時地為我布菜。吃完飯,內侍撤去了桌子。   「文兒,咱們出去走走好不好?」   他開始在所取了。我低下頭,以沉默回答。   「那,那咱們說說話?」   …………   剛才,他已得到過我的肯定,現在就不能在給了。   「沒事,那你休息吧,你身體剛好,要好好調養。朕,朕先走了。」   看著他落寞地走出去,我知道,我的第一步成功了。   +++++++++++++++++++++++++++++++++++++++++   景瀚——   我多想她能同我說話,同我並肩走走,但她拒絕了,不過沒關係,我有的是時間。   以後的每天,我處理完朝堂上的事,就會去陪她。   第一天,她對我說了個「好」字;   第二天,她給了我一個淡淡的微笑;   第三天,她和我在園子裡走了一小會兒;   第四天,她同意我留在她那過夜了;   我激動地摟著她,可我卻在她眼中讀到了膽怯,對對對,我太著急了!   「朕不碰你,朕只是抱著你,行嗎?」   她點頭。   我擁著她,倒在床上,沒多久她就睡著了。我細細地看著她,從額頭,到眉毛,到鼻子,再到唇,她的眼耳口鼻,我都再熟悉不過,可現在看來,是如此的美麗。這就是人們常說的:情人眼裡出西施。   第五、第六、第七、第八天,我都是這樣,只抱著她。而每天白天,她都會比前一天,多說幾個字,多笑一下,眉頭也不再皺著,更會看著我的眼睛。我感覺到我的心每天都會被幸福的感覺填滿,原來愛是如此美妙的事情!   +++++++++++++++++++++++++++++++++++++++++   文娜——   這幾天裡,我每天都多釋放一點「愛」給他。他一天比一天熱情,每晚他抱著我睡的時候,我可以感覺到他的慾望,粗喘都會噴撒到我臉上,我欣喜他的真情,也知道徹底將自己再交給他的時間就要到來。   這天晚上,我故意在她面前寬衣,準備就寢,我餘光看見他的慾望已經上升,果然,他一步上來,把我緊緊摟在懷裡,猛地就吻住了我,我一開始表現出驚訝,然後是羞怯,最後是陶醉。不過這並不是完全在演戲,他的吻深情而綿長,我的確是被迷惑了,不能自拔。終於,我被他吻得快要窒息,粉拳捶打在他的肩頭,他終於鬆開了我的嘴唇,我伏在他身上大口喘氣。他也氣喘吁吁,歉意地望著我。我滿臉通紅地低頭,自己上床躺下了。我本已做好準備,迎接他下一步的行動,但今夜,他仍只是擁著我睡而已。   沒有繼續?那麼,我就要有動作了。 第一章 到來 第十五節戲(三)   景瀚——   我很想將我的熱情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