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分享我所喜愛的小說
  • 121457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神奇婚友社-媒人婆出閣 1

   《媒人婆出閣》  子 紋   系 列:『神奇婚友社』之九   文案   喂,老媽,妳當找男人去買就有啊   找個優質又有錢的男人是有點困難度,   但她可是神奇婚友社社長連詠雯耶,   一個月就好,她嫁給大家看!   瞧瞧,樓上征信社那個吃飽太閑的夏澤,   不就舉手自願幫她找老公了,   只是……這個死人頭好象是來幫倒忙的,   先是介紹個「阿才」,職業:殺豬,   她再給他一次機會,指定她要當醫生娘,   他找來這人開口就是車禍、腦漿流一地,   惡──她還沒吐,對方竟嫌她沒女人味,   厚,氣死她了,連忙問問閨中好友們,   結果她們的丈夫全異口同聲說──   她是男人婆!   打擊呀,夏澤,這下你說誰要娶我啊?            簡單過生活 子紋      序——又是序      上次幸運的逃過不用寫序,但這次說什?也不能不寫了,因?是婚友社的最後一本,俗話說得好——有始有終所以寫了,以免到最後我又跑去玩,讓徐姊找不到人而碎碎念我念個不停。      徐姊上次好不容易找到我,問我說,你序都寫不出來,那稿子怎?辦      在我而言,序跟稿子是兩回事,寫得出稿子,可下等於可以寫序。不是寫不出來,而是覺得把稿子交出去後,就該放自己幾天假出去玩,幹?還要花時間寫東西偏偏序似乎跟稿子同等的重要,所以還是認了……      暑假到了,去哪人都很多,天氣又熱得要命想出國,偏偏遇上旺季,去哪都很貴,實在覺得不夠「物超所值」,所以還是緩緩吧不過訂了間飯店,打算要帶著我的布丁、果凍去渡假,地點在新竹——好笑吧從訂的飯店開車回我家只要十分鐘。      沒辦法我真的想要放鬆一下,但天氣實在太熱,去哪都覺得懶,所以不如找間好飯店,在裏頭享受飯店的設備,怎樣很贊吧有時間的話試試吧非假日價錢其實也挺超值的。      想去宜蘭一趟,看看傳說中的童玩節,但天氣實在熟得下像話,只要一想到自己得待在白花花的陽光底下曬個一天,就覺得頭皮發麻,所以子紋嚴肅的在布丁、果凍的玩樂和我盡力維持的白皙皮膚之間衡量孰輕孰重。去宜蘭曬一天,我可能會變黑人吧現在就看看我可愛的布丁、果凍可否打動我吧      今年的生日,我跟幾個同學都很有默契的認?應該「低調點」,他們幾個被家人「逼婚」逼得很慘,若過生日,可能免不了又被念一頓,而我想,反正老了一歲,也沒什?好慶祝的,所以就躲起來,不用過了。      但是我卻在生日前夕,意外收到了一大束鮮花,對方還附了張卡片說,雖然送花俗氣,但是他的一份心意,只希望我能開心。卡片我留了下來,那束花我則轉送給了我媽媽,因?我實在不會處理這些花花草草,所以還是交給別人,不過花真的很漂亮,長那?大,我還沒收過這?多朵玫瑰花。      生日當天又收到一份來自遠方的禮物,是個南部的朋友請快遞送來的。他送我一支表,但我一向沒有戴表的習慣,我猜,或許是我朋友認?我需要一支表吧當時我姊問說,你要收嗎我回答,人家既然要送,我?什?不收      過了幾天,我跟大姊到大遠百「麻布茶坊」吃飯,吃完飯後,大姊趕著去上課,我就在大遠百逛,經過那家品牌的表櫃時,我好奇的逛了下,沒找到跟我同款的手錶。我問了那個專櫃小姐,不問還好,一問之下,也沒心情逛街了,我立刻趕回家,想也不想的將手錶給退還。      我一向不是品牌的愛好者,所以對於所謂的「品牌行情」所知不多,我以?朋友送的這支表頂多幾千塊,再了不得就一、兩萬吧可沒想到他送我的是在全世界只限量發行兩千支的表款,每支表上都有編號,表面上鑲的不是水鑽,而是貨真價實的鑽石,要買得先經過預訂才拿得到,價值六位元數位。      拜託我這輩於還沒收過這?貴重的生日禮物,俗話說得好,無功不受祿,無緣無故戴這?好的表,我怕遭天遣,所以只好謝過這位朋友的好意。      事後我還被我姊笑說,不是說人家敢送你就敢收嗎話是這樣講沒錯,但實在是……普通點的我敢收啦至於這?特別的,就算了吧收下禮物後的壓力太大了,我喜歡簡單一點過生活。      至於接下來的情人節,除了趕稿子這門重要的功課之外,當天,我還是找我的同學去躲起來好了,我不想跟「閒雜人等」渡過。      從很久以前的情人節開始,我就不隨便跟異性出去過情人節,因?怕給別人不必要的錯覺,雖然有時會覺得自己想太多,但感情的事還是小心?上,因?我曾經因無心的作?而引來不必要的煩惱,最後落得連普通朋友都沒得做,現在想來還覺得挺可惜的,因?有些人當情人不好,但當朋友還真是挺贊的算了,只能說彼此無緣吧      我的布丁有了自我的想法,有時我實在不懂一個五歲的孩子在想些什?。      他跟我一樣喜歡看「灌籃高手」,我總說櫻木花道好帥,我好喜歡他突然,他就跑來告訴我,他也要把頭髮弄成跟櫻木一樣的紅色。我只好敷衍、敷衍他,開玩笑,那?小,帶他去弄一頭紅發像什?話,我可不想被人數落。      看到仙道,我又脫口而出,他真的好帥,原本他坐在他的位置看電視,最後跑到我的身邊,一直拉著自己的頭髮,要我將他的頭髮弄得跟仙道一樣都立起來……      或許他是想要變帥,但他表現明白的告訴我,我是他的媽媽,我不能隨便喜歡別人,除了他跟他弟弟以外。      那時我也很三八的問了他一句,你不要別人喜歡我,那你要跟我結婚嗎他也很酷的回我,我不要我也順口說,既然你不要,喜歡你媽咪我的人很多,那我找他們娶我好了。      我話才說完,他就哭得大吵大鬧,弄得我一個頭兩個大,現在的小鬼到底是怎?一回事呢我只是開玩笑啊      一向都在吃東西的果凍,一邊吃著豆花,一邊分心的說,媽咪,我跟你結婚——真是個小甜心,雖然只有三歲,但還頂識貨的。布丁也因?果凍的話而冷靜了下來,對他而言,我可以嫁給他的弟弟,這代表著我一輩子屬於他們。      從來不知道小男生真的會把自己的母親當成一個崇拜者,至少他們一天跟我說十次以上的 希望他們長大也能如此可愛。不過這個希望可能不太會成真,畢竟一個雙子寶寶、一個射手寶寶,要他們靜靜的待在家是奢想,所以我還是好好過我的日子,趁著他們認?我還重要的時候,多陪陪他們吧                  第一章      連詠雯欣喜自己又撮合了一對佳偶,重點是又有一大筆紅包進袋,她得意的哼著歌,拿出鑰匙將家門打開。      吃完喜宴,鬧完洞房,回到家已經快過午夜。      老實說,會這?晚回家是有點故意的,畢竟這一陣子她實在被逼婚,逼得頭都昏了,所以她現在是盡可能的早出晚歸,目的也很簡單,就是不想遇到她親愛的爸媽。      她小心翼翼的在不發出任何聲響的情況之下,將門給輕輕關上,然後摸黑往樓梯的方向走,正在慶倖自己的好運氣時,燈突然啪的一聲打開,她有些愕然的看著眼前突然大放光明。      不用轉身,她都知道後頭灼熱的視線來自於何人。      她對天一翻白眼,心在哀號,午夜的鐘聲響起,代表新的一天到了,她的好運也結束了。      「過來坐下」邱寶珠不客氣的指著自己面前的位子。      對於這個掌上明珠,她是又疼又氣。      連詠雯是她的驕傲,不單長得美麗,腦袋又好,更重要的是遺傳了連家能夠洞悉人心的特異能力。      她一切似乎看來很完美,除了一點——愛錢而且是死愛錢,好像沒有賺很多錢就會死,世界末日就會到一樣。      連家開了一問小小的算命館,生意很好。但連家家規明訂,不能用此與生俱來的神秘能力算命賺錢,若用此能力賺來的錢,只能用來肋人,不然會遭天譴。      他們兩夫妻也謹守家規,守著算命館,日子過得去,一旦有多餘的金錢,他們都大方的拿去救助他人,而他們也樂在其中。真不知道這?一個死愛錢的女兒是遺傳到誰。      連詠雯的眼睛四處瞄了瞄,最後坐在離母親最遠的一個位子上,跟父親——連湛清面對面。      她對著斯文的老爸露出一個笑容。      連湛清對自己的寶貝女兒一向十分寵愛,他也回之一笑,「你今天好像特別的晚」      「沒辦法,我的一個會員結婚,我去參加喜宴。老爸,」說到工作,她的興趣就來了,說得眉飛色舞,「你一定猜不到,我今天去參加婚宴的這個會員今年只有十八歲。」      「真的」他有些訝異,「這?年輕就結婚了」      「對啊」她熱切的點著頭,「而且她對我替她找的物件滿意極了,結婚之後,他們就要去美國定居。所以你女兒我很行吧既能賺錢還能替人找到如意郎君。」      「那你自己的呢」邱寶珠的聲音突然從身旁冒了出來,讓她嚇了一大跳。      連詠雯?一轉頭,就見母親下知什?時候已經栘了位置,坐到她的身旁來了。      「媽,你想嚇死我啊」她嘟著嘴嗔道。      聽到她的話,邱寶珠忍不住瞪她一眼,覺得自己終有一天會被她給活活氣死      「我跟你爸成天就只聽到你說替誰找到如意郎君,可是你自己的呢」      「我自己又怎樣了啊」她裝傻。      「你知不知道你幾歲了」邱寶珠已經打定了主意,今天一定要跟女兒談個清楚。      「我才二十七歲。」      「已經二十七歲了」她不客氣的指正,順手拿來一張紅紙,洋洋灑灑的寫出一大篇。      一看到這態勢,連詠雯下由得在心中暗暗叫苦,看來今天想全身而退很難了。      「如果你今年再嫁不出去,你這輩子都別想嫁人了。偏偏現在已經六月,這年都過了一大半,你還在渾渾噩噩的給我過日子,你是皮在癢,存心跟我還有你爸過不去是嗎」      她翻了個白眼,不以?然的回道:「嫁不出去就不要嫁了嘛又不是什?大不了的事。」      邱寶珠聞言,一巴掌不客氣的揮了過去。      連詠雯立刻撫著被打疼的後腦勺,「老媽,你一直這樣打我,總有一天我會變白癡。」      「我還巴不得你是個白癡,」她沒好氣的說,「你今年再不嫁真的就沒有好姻緣了,你知道嗎你不信的話,你問你爸。」      對於父親的能力,連詠雯是百分之一百的肯定,但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她根本不覺得有什?好緊張的。      「是啊」連湛清柔和的開了口,「今年你紅鸞星動,照理判斷,你的真命天子應該已經出現了才對。」      「哪有」她不以?然的啐了一句。她周遭的男人看來看去都不像是她的真命天子。      「你爸說有就一定有」邱寶珠不自覺的提高了音量,「你立刻給我找出來。」      「媽,你現在是當找男人跟上—之買東西一樣方便嗎」      「我不管你,」她的眉頭皺了起來,「枉費你開了家什?神奇婚友社,卻專替別人找老公,難道你就沒能力替自己找一個嗎」      「媽,我不是沒能力,我是不願意。」      「你少唬我」邱寶珠瞪了她一眼,「我看你根本就沒人要。」      哪有當媽的這樣說自己女兒的連詠雯的火氣也跟著起來。      「開玩笑,誰說我沒人要,」她不悅的嘟嚷,「只要我勾勾手,男人自動來一票好嗎」      「不用一票男人,只要一個就好」邱寶珠對她比出一根食指,「若你真有能力,你就將你的真命天子給我找出來好好交往,不然的話,你那問婚友社也別開了。」      「憑什?——」      「憑我是你媽,」邱寶珠大睜著眼,瞪苦她,「你是我懷胎十月生的,這個理由夠不夠」      連詠雯真是難以置信,她媽竟然拿這種爛理由來堵她的口。      「收了婚友社之後,你就回來接這間算命館」      「我不要」她馬上一口回絕。      開什?玩笑,這問算命館有百分之八十的收入都要去做善事,若她真回來接這「家族事業」,她想要發大財的美夢就一輩子不可能達到了。      「由不得你」邱寶珠冷哼了聲,「連家到了你這一代就只剩你一個,若你不嫁人,讓連家的特異能力接續下去的話,你終究得要守著這間算命館終老,這是你身?連家人的使命。」      拜託這?大的帽子壓下來,是想讓她喘不過氣來嗎      連詠雯沒好氣的嘟起了嘴,「老爸,你看看你老婆啦」      連湛清的笑容有些尷尬,看了看太座,又看了看寶貝女兒,最後推了推黑框眼鏡低下了頭,不發一言。      通常遇到這種情況,只要把握一個原則,就是三緘其口,自然就可以明哲保身。      「你別指望你老爸幫你。」邱寶珠不客氣的擰著女兒的耳朵,「你已經二十六歲了,可不可以給我長進一點」      「媽……」她的耳朵被這麼一擰,痛得尖叫,「很痛你不要每次都拉我的耳朵。」      「我告訴你,」仿佛沒聽到她的抗議似的,邱寶珠的乎勁又加重了些許,「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你最好找出你的真命天子來,不然你就給我回家來接算命館」      她說完就氣呼呼的上樓去,她是個生活作息很正常的人,九點就會上床睡覺,而今天?了等這個不肖女,她死命的頂住不被瞌睡蟲打敗,誰說生女兒好,她養這個女兒都二十幾歲還不是這?任性。      「爸——」一看到母親一副沒得商量的模樣,連詠雯不由得拖長語調求助於父親。      連湛清長長的歎了口氣,對於這種經常上演的戲碼,他是已經看到麻痹了,他被訓練得很聰明了,不幫任何一邊才是正確的選擇。      「寶寶,聽話,」他柔聲的看著寶貝女兒,「你媽她也是?了你好。」      「我知道,但是我為什麼一定要嫁人呢」      他拍了拍她的手,「相信爸爸,你嫁人之後會更加順利。」      不是她不信老爸的算命能力,而是……      「一個人比較自由。」嘟著嘴,她一瞼非常的不情願。      「兩個人也沒什麼不好。」他順口說道:「而且寶寶,你身邊真的沒有一個讓你心動的男人嗎」      她皺起眉頭,想了一想,討厭的男人有,但心動……老實說那是什?樣的滋味,她自己都搞不太清楚。      雖然已經活了二十六個年頭,但她沒談過戀愛,對於戀愛這檔子事更是沒什?興趣,在同學都忙打扮、跟別班聯誼的時候,她卻忙著打工賺錢,看著存款簿上的金錢一天天的增加,這才是她最大的滿足。      所以戀愛、感情、心動……對她而言,是虛幻的,雖然她是間婚友社的社長,但她還是不是很瞭解?什?愛一個人可以愛到?對方死,在她看來,這挺蠢的。      「寶寶,你在想什?」看她不說話,連湛清開口問道。      連詠雯搖了搖頭,回過了神,「沒有,沒有令我心動的男人。」      他覺得懷疑,「寶寶,你該不會真被你媽媽說中了,你只能替別人找老公,卻沒能力替自己找吧」      「爸,怎麼連你也這麼說,」她可禁不起別人說她沒能力,「只要我願意,我馬上可以找到一個物件。」      「真的嗎」她一臉有待商榷的神情。      「真的」她下甘示弱的仰起下巴,「不然你等著,我最快一個月內就找一個男人出來。」      「要我跟你媽都滿意的男人才行。」      「當然」連詠雯得意揚揚的說:「我可是神奇婚友社的社長,找的物件一定令你們滿意。」      「那就好、那就好。」聽她這麼一說,他放下心來。      老實說,對女兒用罵的不見得會有什麼成效,畢竟她一向吃軟不吃硬,他這招激將法才是對付她的絕招啊呵呵,現在快的話,他的女婿一個月內就會出現了。      連湛清一這麼想,不由得感到老懷寬慰。            她一定是瘋了      她幹麼平白無故的答應她老爸要在一個月內找到一個夠格又合他們眼的男人回家      坐在神奇婚友社裏,連詠雯顯得有氣無力,眼看時間一天天過去,她還是沒有找到一個順眼的男人。      虧她自己是開婚友社的,手底下那麼多人的資料,她竟然都看不上眼,真是完蛋了。      「怎麼這麼晚了還沒回去」看婚友社裏的燈沒關,夏澤大剌刺的走了進來。      她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在她心眼中,夏澤是她的頭號死對敵,高大的他在婚友社的樓上開了家徵信社。      但他們的緣起卻是在她開婚友社之初。      夏澤原是她的會員之一,長得很帥,又有份不錯的職業,他剛加入會員時,她幫他介紹了至少二十個以上的女孩子,但都被他打了回票,氣得她一腳把他給踢出會員名單。      原本以為從此不會再見到這個討厭鬼,誰知道,最後他竟然不要臉的在樓上開徵信社,跟她當鄰居。      這下子,就算她不想看到他,還是得要時常跟他打照面。只是每回一見面她幾乎沒給他什麼好瞼色看過。      她暗自希望,他的徵信社早點關門大吉。      「又為了什麼案子煩」夏澤對她不快的神情故意視而下見,好奇的問。      「不關你的事」撐著下巴,連詠雯下客氣的說。      他聳了聳肩,「我只是想幫忙。」      「你能幫得上什麼鬼忙」她的嘴一撇。      他一笑,長腳一伸,勾來一張椅子,帥氣的坐到她的面前,「那可不一定,別忘了,我開徵信社,專門替人解決一些奇怪的問題。」      「你真那麼行,就變出一個男人出來給我啊」她恥笑道。      他有些不能理解她的話,「你開的是婚友社,會員裏頭沒男人嗎還是這次又要什麼奇怪的物件又是黑社會老大嗎」      「不是」她沒好氣的回答。      「那是什麼條件」      「條件很簡單,只要我看得順眼。」      聽起來好像挺容易的……      夏澤不解的看著她,「當事人要求的條件很高嗎」      「不高。」連詠雯哼了一聲,「只不過,我社裏這麼多男會員,他們連我這關都過不去,更別提我爸媽那一關了。」      「你爸媽?!」      她呼了口氣,「我現在要找一個可以合他們意的男人。」      「然後呢」      「然後——」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然後就去看他是不是我的真命天子啊」      「然後呢」      「還要問嗎」她瞪了他一眼,「如果是我的真命天子,我當然就跟他結婚啊!我爸媽說,我今年一定要嫁出去,不然就嫁不出去了。其實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幹麼那麼緊張真受不了他們。」      「看你的樣子,就是現在還找不到人」      「對啦」連詠雯火大的回應。要是找得到人的話,她現在就不用坐在這裏煩了。      夏澤露出一個好脾氣的笑容,「沒想到現代紅娘碰上自己感情的事情,卻不會處理了。」      「死人頭,」她斜睨著他,「你現在是在笑我嗎」      他忙不迭的搖頭,「我不敢。」俗話說得好,惹龍惹虎千萬不要惹到恰查某,他很識趣的,不會做這種傻事。      她冷哼了一聲,「如果你真那麼行,你就替我找物件。」      「我?!」他的表情有些錯愕。      「對」她靠向椅背,打量著他,「紅娘換人做做看啊大不了給你個紅包,反正我也從你那賺了不少錢。」      難得一次這麼大方,竟然是給他出這麼大的一個難題夏澤還當真是欲哭無淚。      「要不要」      他若有所思的盯著她,「你確定」      她肯定的點著頭。      他在心中歎了口氣,「好吧如果你這麼看得起我的話,我又怎麼可以拒絕你呢只不過……」      「什麼」      「我不要錢。」      他的話令她皺起了眉頭,「那你要什麼」      「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他對她伸出食指比了個一,淡淡的表示。      她懷疑的盯著他,「什?事」      「暫時我先不告訴你。」他賣關子的說,「總之不會是要你殺人放火之類的壞事。」      她聞言,不由得遲疑,她現在是很需要幫忙,但是……      「你不會要我的全部身家財產吧」      他對天一翻白眼,「我說了,我不要錢。」她還真以為全天下的人都跟她一樣死要錢嗎      「那……好吧」連詠雯露出一個亮眼的笑容,「這可是你說的。」有人來幫忙,而且還是這個看起來挺靠得住的夏澤,她不自覺的放下了心,「我的時間不多,你可要快點把人給我找出來。」      夏澤有些被打敗的看著她這麼隨便的樣子,好像壓根不在乎他到底要她同意什麼事,而且現在她找的男人,可是要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物件呢      他實在懷疑,為什麼一個對感情這麼神經大條的女人,會開起這麼一家以愛情、恩愛一生為號召的婚友社,而且一開數年還倒不了,反而撮成了不少對佳偶,真是奇跡、奇跡。      「老實說,你覺得我怎麼樣」他突然開口問道。      連詠雯死瞪著他,「你尋我開心啊」他跟她,當仇人還可以,當情人……就算是演戲她都覺得好笑。      「我就真那麼差」      「你現在是存心的嗎」她火大的說。      「沒有。」他好脾氣的聳聳肩,「既然你拒絕我,我只好盡力去幫你尋找別的男人。」      看著夏澤走出去的背影,連詠雯皺起了眉頭,這個傢夥竟然會毛遂自薦,真是頭殼壞去。      想也知道,她跟他……怎麼可能   第二章      夏澤這個死人頭,存心找她麻煩      連詠雯怒氣衝衝的沖進了希望徵信社。      看到如同火車頭闖進來的女人,楚爾雅的眼睛一瞄就自動閃一邊去,然後指了指身後。      「夏老大在辦公室裏。」      連詠雯看都不看辦公室裏的人一眼,用力將門打開,然後砰的一聲又把門給關了起來。      「怎麼回事」石風星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可憐被粗魯的門。      「用膝蓋想就知道,肯定又是咱們的夏老大惹了她。」楚爾雅一副不感興趣的模樣。      石風星聞言皺起了眉頭,「這女人的脾氣那麼不好,夏老大幹麼三不五時就去惹她呢」      成立徵信社之初,他們就跟在夏澤的身旁,所以也就看著這兩人吵吵鬧鬧的度過這些年頭。      楚爾雅瞄了他一眼,「你不知道嗎」      石風星回視他,「說得你好像知道似的。」      「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知道為什麼。」他沒好氣的說。      他真不知道石風星這麼一個大塊頭又沒什麼腦袋的人怎麼會娶得到老婆,偏偏人家就是娶到了,而且還恩愛得令人眼紅。      「是嗎」石風星搔了搔頭。他也有眼睛,眼睛還挺大的,怎麼一點都不知道為什麼      就在此刻,夏澤的辦公室裏傳來連詠雯的尖叫。      石風星皺起了眉頭,「我們要進去嗎」      「不用。」楚爾雅一副天塌下來也下幹他事的模樣。      「可是我怕我們老大會被連詠雯給宰了。」      「你大可放一百八十個心,夏老大不會怎麼樣,相反的,」他淡淡的表示,「夏老大不要對人家怎麼樣就好了。」      石風星皺起了眉頭,楚爾雅似乎是在說……可是夏澤、連詠雯這對歡喜冤家……可能嗎            不用問也知道這次的相親又泡湯了。      夏澤識趣的沒有發言,只是看著怒氣衝衝的連詠雯。      「說,」尖叫了一大聲之後,連詠雯瞪著他,「你有什麼解釋」      他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樣。      「我警告你,你這死人頭不要給我裝」她氣得只差沒有爬上桌子指著他的鼻子。      「我真的不懂你的意思。」他的口氣和表情十足十的無辜,「今下天的相親不順利嗎」      「他的,你給我介紹的物件,我跟他順利那才有鬼。」她啐了一口。      「阿才很好啊」      瞧他叫得親熱的——她瞪著他,這人叫王德才,名字是挺書卷氣的,但是竟然是在屠宰場工作。      「他是殺豬的」她近乎咬牙切齒的說。      「殺豬的不好嗎」夏澤攤了攤手,「好歹是個正當職業。」      「去你的」她真的一拳揮了過去,但他眼明手快的躲過,她見他躲,更氣了,「你要我」      「不然你想怎麼樣呢」他無奈的表示,「這兩個星期以來,我找了至少五個人給你,個個你都不滿意,阿才至少長得人模人樣,還有份正常工作,這樣不好嗎」      她瞪著他,不是長得人模人樣、有份正當工作就可以跟她成一對,如果真那麼簡單,她上街隨便一捉就是一大把,幹麼還要他幫忙      「我媽說,我命中注定嫁給有錢人。」連詠雯火大的說,「所以你給我找個有錢人來。」      他的嘴一撇,「你要什麼條件就一口氣明白開出來好了,以免我找了又找就是不合你意。」      她聽了一楞,她要什麼條件其實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反正不過就是找個物件跟她爸媽交差嘛所以……      「醫生」突然,她沒頭沒腦的說道。      夏澤的眉頭一皺,「什麼」      「我要嫁醫生。」她一個擊掌,決定了。就找個醫生當老公,醫生娘聽起來還挺酷的。      「為什麼」他不解。      「還要問嗎」她不以為然的瞄了他一眼,「我爸媽年紀大了,找個醫生來當女婿不是很好嗎如果有什麼疑難雜症找他就好了,住院的話要挪病房也比較快。」      他聞言無奈的搖著頭,若讓她爸媽知道她寶貝女兒有這種想法的話,可能會氣得掐死她。      「好吧」他同意,「我會找個醫生來給你。」      「真的」她懷疑的盯著他。      「真的。」夏澤肯定的點著頭,「這次絕對不會出錯。」      「就再信你一次,不然你就給我試試看」連詠雯瞪著他,那表情似乎打算若再不成,她就要把他大卸八塊。            神奇婚友社曾經撮合過一對佳偶,男的是個心臟科醫生,但她從來不知道跟一個醫生講話竟然是這麼「噁心」的一件事。      看來要當醫生娘不是很簡單的事,她不由得在心中對嫁給醫生的唐明月致上十二萬分的敬意。      眼前坐著一個長相斯文、戴著一副金邊眼鏡的男子。      他叫古懷恩,是個外科醫生,此刻他正神采奕奕的跟她訴說一個他親自處理過的車禍現場。      而且不是普通的那種小車禍,而是腦蓋骨破裂,腦漿流出來,肚破腸流的那種……      她看著眼前的牛排,此刻有種感覺,她這輩子可能不會有興趣再點牛排來吃了。      她放下刀叉,伸手去拿紅酒……      「對了,其實我們血液的顏色比這個還要深,但感覺差不多,不過當然口感差很多。」古懷恩自以為幽默的笑著。      她聽了真想一拳給他      真是活見鬼了,她用力的將紅酒給放回桌上……她這輩子也不會再喝紅酒了。      「連小姐是婚友社的社長,」古懷恩側著頭看著她,「看來對愛情應該也有自己的一套見解吧」      愛情      連詠雯笑了笑,這兩個字對她而言是白癡才會去觸碰的,她開婚友社,可不代表她就是懂得愛情的人。      「若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試著先交往看看。不過當然,對以後的結果,我們都無法先預期什麼,對吧」      這麼直截了當是很不錯,但她只要一想到日後都要聽到古懷恩那些工作內容,她就覺得皮皮挫。      就在她這麼想的時候,救星到了——      「你怎麼來了」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那麼開心見到夏澤,連詠雯只差沒有跳起來抱他了。      「來看看情況怎?樣。」夏澤看到她的模樣,眼底閃過一絲光亮,「可以坐下嗎」      「當然、當然。」趕在古懷恩開口之前,她立刻說道,還等不及侍者來,自動的幫他拉椅子要他坐下。      夏澤暗笑在心底,依言的坐了下來。      「古醫生可是個外科權威。」夏澤盡責的表示,「有很多女人都希望能獲得他大醫生的青睞。」      既然如此,那就請便。連詠雯在心中。她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雖然賺的錢不少,但是對著這種人,她會吐。      「古醫生,你覺得連小姐不錯吧」      「不錯,不過就是安靜了點。」古懷恩據實以告。      「安靜?!」夏澤有些意外,連詠雯跟安靜這兩個字絕對劃不上等號。      連詠雯看到夏澤古怪的神情,不悅的在桌底下狠狠的踢了他一腳。      夏澤立刻收起自己試探的眼神,露出一個和善的笑容說道:「看來今天的約會很順利。」      「對。」      「不。」      截然不同的話出自兩個人的口中,夏澤玩味的目光穿梭在他們之間。      「連小姐,你不喜歡我嗎」古懷恩好脾氣的問。      「我們才第一次見面,你就要我喜歡你,很難吧」連詠雯沒好氣的看著他。      「說的也是,」他點了點頭,「感情是需要培養的。」      「沒錯,但跟你培養感情這東西的人肯定不是我。」      連詠雯不客氣的話使他沈默,一時之間,氣氛降到了冰點。      「我明天還有手術,」古懷恩尷尬的起身,準備離去。「夏先生,有機會我們再聯絡。」      「好的。」夏澤也站起來,伸出手跟他一握,「很感謝你今天晚上願意撥空過來。」      他只是點了下頭,然後看著連詠雯,「連小姐,希望你早日找到一個合適的物件,不過老實說,我覺得……」      她好奇的看著他欲言又止的模樣,感到不解,「你要說什麼就直說,不用吞吞吐吐的。」      古懷恩的目光上下打量著她,「你長得很漂亮,身材也不錯。」      這點不用他說,她自己很清楚,「謝謝誇獎。」      「不過……你沒有女人味。」      他的話使她臉上的得意立刻消失無蹤。      「男人要一個女人不是要她長得美就好,重要的是那股韻味……有些女人長得雖然不及你一半漂亮,但卻能吸引住一個男人的目光,原因就在於,她比你有女人味太多了,至少她懂得怎麼婉轉說話。」      這男人真的沒風度,被她拒絕之後,竟然對她做起人身攻擊,真是個王八蛋。      「有魅力的女人才能使男人有興趣,而這點在你身上我看不到,」古懷恩淡淡的笑了笑,「所以你要找到物件,可能還得努力一下。」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她火大的瞪著他,巴不得在他的背上燒出兩個大洞,這個人說的是人話嗎      「你幹麼不說話」她火大的看著一直沈默的夏澤。      「說什麼」夏澤一臉的莫名其妙。      「那傢夥侮辱我」連詠雯氣憤難當,「他說我沒有女人味、沒有魅力,你是死人啊在一旁聽,不會替我反駁嗎」      「我為什麼要反駁」他好笑的反問。      「你為什麼不反駁」她怒視著他。      「因為他說的是實話啊」      他的話一說完,她就像被雷劈到似的楞在椅子上。      「你說什麼」她懷疑自己聽錯了。      「我說剛才古醫生說的是實話,你長得是很漂亮,不過就是沒什麼女人味和魅力。」      她氣憤的雙手握成拳,這個該死的臭男人……      「你騙人」也顧不得這裏是高級西餐廳,她氣不過的大聲喊道:「誰說我沒有女人味」      「如果你有女人味,現在也不會沒男人要了。」      這真是一根針狠狠的刺進她的心窩      「我不是沒有男人要」連詠雯氣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是我不要那些臭男人」      「你確定嗎」      「再確定不過。」她忍不住氣憤,狠狠的再次踢了夏澤一腳,「王八蛋,你去死啦」      他撫著自己被踢痛的小腿,「你自己想想,有女人味的女人會這麼說髒話、會這麼打人的嗎」      「你——」她火大的指著他的鼻子,「你好樣的夏澤」      她拿起皮包,怒氣衝衝的走出去。      「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不用」她用力的甩開他的手,自己攔了計程車就離開。      夏澤看著車燈消失在眼前,嘴角揚起了一個弧度。            範品歆正哄著自己甫滿三個月的女兒睡覺,霍騰雅則一臉滿足的看著妻女。      突地,急切響起的鈴聲打斷了一家三口的安寧。      管家去開了門,連詠雯也等不了通報就沖了進來。      霍騰雅懶懶的看著她,連起身都沒有,「你來幹麼還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      「我有事問你」站定在他面前,她雙手擦腰的說、      範品歆好奇的看著自己的好友兼紅娘,「怎麼了」      「我有沒有女人味」不拐彎抹角,她直截了當的問。      聽到她的問話,霍騰雅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      「你說話啊」她不耐的推了他一把。      「你當然有女人味,你長得那麼漂亮……」      「品歆,我不是在問你。」連詠雯打斷她的話,「我要的是霍騰雅的答案。」      霍騰雅打量著她,然後緩緩的坐直身體。      他的小妻子怕他亂說話,還暗暗的拉著他的衣角,要他謹言慎行。      但開什麼玩笑,他從以前到現在都不知道吃了這個霸道女人多少虧了,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討一點回來,他會饒她才怪。他故意視而不見妻子的暗示。      「老實說,」他也不客氣,「你一點女人味都沒有,男人看到你只會倒盡胃口。」      「騰雅」範品歆幾乎是尖叫出丈夫的名字。      她的聲音嚇到了女兒,小女娃立刻放聲大哭,霍騰雅馬上心疼的接過手。      他一副委屈的模樣看了妻子一眼,「我只是實話實說,你有必要反應那麼大嗎」      「你給我閉嘴」範品歆火大的瞪著他,她知道他是故意的,他實在太過分了。      他悻悻然的聳聳肩,抱著女兒自顧自的上樓去了,一路上還不住嘀咕,「她本來就沒有女人味,哪個有大腦的男人會喜歡一個會說髒話、動作又粗魯的女人」      「霍騰雅」範品歆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這個名字。      他的腳步立刻加快了些許。      「詠雯,你別聽騰雅胡說八道。」她一看丈夫消失,立刻試圖為他所說的話緩頰。      「你不用再說了,」連詠雯轉過身,「我走了。」      「你要去哪里」範品歆一臉的緊張。      「我要去穎宜家,我要問清楚。」說完,她就如同來時一般,一陣風似的卷了出去。      找穎宜?!正確點來說,應該是去找宋浩天,穎宜的丈夫才對。      範品歆想想不對,立刻拿起電話撥給唐穎宜,只希望宋浩天不會像霍騰雅一樣胡說八道才好。            計程車才停好,宋家大門立刻就打開來。      連詠雯不解的步下車,看著在黑暗中矗立的宋家大宅。      她好奇的走入,就聽到裏頭傳來激烈的爭執聲,一向愛妻如命的宋浩天竟然跟自己的愛妻吵了起來,她覺得新奇。      「你們在幹麼」      她的一句話立刻使在客廳裏吵架的兩個人閉上了嘴。      「詠雯,你來了啊」唐穎宜看到她的表情有些奇怪。      不會吧?!      她的心不由得沈了一半,她不會在一夜之間變成人見人憎的討厭鬼吧?!      「請坐,要喝點什麼嗎」唐穎宜熱切的招呼著,「茶好嗎」      她推著丈夫要他去倒茶。      這女人……宋浩天瞄了太座一眼,根本不把她的暗示當一回事,逕自坐了下來。      「你來有什麼事嗎」他近乎熱切的問。      連詠雯看著他的表情有些懷疑,宋浩天一向怕她帶壞唐穎宜,所以每次看到她都沒給她什麼好臉色,現在竟然對她那麼客氣,讓她覺得古怪。      「只是想來問個問題。」      「要問什麼儘管問。」他笑道。      真是見鬼了他竟然對她笑?!      「你覺得我有女人味嗎」      「當然——」      「沒有。」宋浩天不客氣的打斷了唐穎宜的話。      她火大的瞪了丈夫一眼。      「沒有就是沒有我一向不說謊。」他不懼妻子一陣青一陣白的臉色,自顧自的說道。他受連詠雯的氣實在夠久了,現在有機會可以討一點回來,說起話來可一點都不留情。      「你不要胡言亂語。」      「我一向實話實說,」再瞄了愛妻一眼,他繼續說道:「若她真有女人味,為什麼她開婚友社那麼多年,也沒見哪個白目的人去追她,她又不是缺手斷腳或破相,你不覺得奇怪嗎」      「一點都不怪,是那些男人瞎了眼。」唐穎宜近乎咬牙切齒的說,她實在不知道原來自己的丈夫是這麼小心眼的人。      連詠雯的臉一下變得蒼白,這下子她的心是被打落穀底去了。      一直以來,她都認為是她不需要男人,搞了半天,是根本不會有任何一個男人喜歡她      天啊真是一大打擊。      不想留下來看唐穎宜和宋浩天為了她是否有女人味一事而爭吵,她默默的起身離去。      才不過一天的時間,她的自信竟然被打擊得幾乎不剩,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她連詠雯可是很行的,不是嗎      那現在是怎樣天地一夕之間變色嗎                  第三章      失眠了一個晚上,連詠雯頂著熊貓眼到了神奇婚友社。      才上樓,就看到站在門口的男人。      她沒好氣的瞄了他一眼,然後自顧自的開門進去。      夏澤自動自發的跟在後頭進門。      「你沒睡好」他很白目的問。      「我睡得好才怪」她瞪著他,要不是他介紹那個死醫生給她,她也不會過這生命中最長的一夜。      「因為昨天古醫生的話嗎」他試探的問。      「不單是他,還有霍騰雅、宋浩天,更重要的是……你這個死人頭」她一把火燒了起來,「你們都說一樣的話」      夏澤一瞼的無辜,「其實你還可以去問問別人,不一定別人的想法跟我們不同。」      「不用了。」她重重的把自己丟進椅子裏,她才不要去問更多人得到相同的答案,再多問幾個,她會覺得自己乾脆眺樓去死一死好了。      「其實你沒那麼不好,」他安慰的說,「你忘了嗎你有洞悉人心的特殊能力。」      「那又怎麼樣,」連詠雯火大的回視著他,「會洞悉人心也不能讓我多點女人味啊」      「這很重要嗎」      「廢話。」她啐了一口。      她可不認為在外人眼中當個男人婆是件很光榮的事,有些人或許認為沒什麼,但不包括她在內。      洞悉人心……說到這個,她突然像是被雷擊似的楞在當場。      「你怎麼了」      她咬著拇指,看著夏澤。      「幹麼這樣看著我」他不解的問。      「過來。」她對他勾了勾手。      他依言走了過去。      她突然握住了他的手。      「你幹麼」      「噓」她要他安靜。      她閉上眼睛,仔細的想著,她可以看穿一個人的想法、他的過去甚至於未來,但是……      「我跟你認識很久了,對不對」驀地,她睜開了眼睛,沒頭沒腦的問道。      他想也不想的點了點頭,「從你念大學的時候就認識了,算算應該五、六年了吧」      「奇怪」她不解的望著他。      「什麼東西奇怪」      「我怎麼從來沒有發現,我根本猜不出你在想些什麼這根本一點道理都沒有,不是嗎」      關於這個問題,他無法回答。早在與她相識之初,他便發覺,她可以看穿別人的想法,卻獨獨無法看穿他的。      他也曾經好奇,但他卻從未去追尋過答案,有些事,上天這麼安排,自有他的道理。      他反手握住她的,「能不能看穿我的想法一點都不重要。」      「誰說不重要」她?一個?頭,下經意的望進了他的眼睛,記憶中,他們好像第一次這麼接近。      真是活見鬼了,怎麼現在她才發現,他的眼睛很美,笑容裏的溫柔幾乎使她難以呼吸。      她快死了……在快喘不過氣的同時,她勉強將手抽回,將臉給別開。      這是怎麼一回事      夏澤可是她的死對頭,她怎麼會對他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一定是昨晚發生的事打亂了她的自信,讓她亂了陣腳,所以她現在才會腦筋不正常。      她試圖給自己的失控下了個解釋。      「你怎麼了」      是她的錯覺嗎她怎麼會覺得他的聲音裏有一絲促狹的味道……      她起身走了幾步換了個位子,跟他拉開了一段距離,把心頭的煩躁給丟到一邊去,她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自亂陣腳。      「好吧」她仰起下巴,高傲的表示,「確實現在我能不能看穿你的想法,一點都不重要。」      「那你現在最重要的是什麼」      她沈默的思索了一會兒,然後深吸了口氣,像是下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似的說道:「好我承認自己不是那麼完美。」      她嚴肅的神情幾乎使他笑出來,但他忍住了,他可不想找死。鄭重的點下頭,他等著她繼續說。      「女人味……好吧我是沒有,但我長得不錯,對不對」      「這是當然。」這他可以毫無困難的認同。      「我的腦袋也不壞,對吧」      「沒錯。」他依然點頭。連詠雯一向是個聰明的女人,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所以,我決定了,」她猛然一個擊掌,「我要學習,我會成為一個有魅力的女人。」      夏澤一楞,他有些意外她竟會下此決定。      「有了魅力自然可以替我爸媽找到他們滿意的女婿,對吧」      這之間似乎不能劃上絕對的等號吧      他思考了一會,才勉為其難的說:「我贊成你想要學習的心。」不過他對實際狀況可沒什麼信心,「但是你知道該怎麼學習才能成為一個有魅力的女人嗎」      這個問題可問倒她了,連詠雯皺著眉想了一會兒,然後搖頭。      「你總是那麼強勢。」他自言自語的繞到她的身後,伸出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他的舉動幾乎使她驚得跳起來。      「你要幹麼」      「放輕鬆點。」      聽著他近乎會蠱惑人心的低沈嗓音,他的手有節奏的輕按著她的肩頭,她果然慢慢鬆弛下來。      「你的身體太緊繃了,整個人僵硬得跟雕像一樣,男人可不喜歡抱個感覺硬邦邦的女人上床。」      聽到他的話,她差點被口水給嗆到。      上床?!誰提到這兩個字了。      她又打算跳起來,但肩膀卻被他給硬壓住。      「別急著反駁我,男人跟女人之間的吸引力往往開始於第一眼相視和接觸的感覺,性是很正常的一部分。」      「你幹麼跟我談這個」她口氣很沖的問。跟他談這個東西,感覺好奇怪。      「我只是教你某些東西,」夏澤溫和的說,「你不是要成為一個有魅力的女人身體語言是很重要的,你的一舉手一投足都要吸引他人的目光才成。」      「你是說……就像花蝴蝶一樣嗎」她腦海中浮現的是那種打扮得很妖豔,穿梭在男人間的女人。      「嗯……」他想了一會兒,「類似,但我的意思可不是要你也變成那麼八面玲瓏的模樣,雖然在某一個角度上來說,你口中的那種花蝴蝶是挺符合某些男人的期望。」      她露出一個噁心的神色。      所以她說,男人通常沒什麼大腦,單就男人喜歡那種濃妝豔抹但腦袋都是稻草的女人這點,她就可以肯定。      「別不以為然,」他不留情的話立刻劈了過來,「至少那些花蝴蝶身邊從來不缺男人,而你卻一個男人也沒有。」      她立刻氣憤的跳了起來,「死夏澤,有種你再說一次」      他無奈的看著她搖頭,「你看看你現在像什麼樣子,若我有面鏡子讓你照照,你就會知道你現在的樣子令男人倒盡胃口。」      他的話使她的怒火更熾,「你現在是怎樣報以前的仇啊你看我出醜你很快樂是嗎」      「我沒那麼小氣。」他的手替她撥了撥長髮,「我只是盡責的告訴你如何成為一個有魅力的女人。這是你自己要求、也是你現在所需要的不是嗎」      他理所當然的回答反而使她啞口無言了起來。      她後退了一步,拉開兩個人之問的距離,他的話她無法反駁,但她心中就是很不爽。      他笑著看著她,「怎?不開心嗎」      她瞪了他一眼,在這個節骨眼,他竟然還笑得出來。      她真想掐死他但她當然不能這?做,她連破口大?都不行,因?她要成?一個有魅力的女人。      夏澤見她冷靜了下來,又繼續他的「教學」。      「你要懂得對人放電。」      天啊她要起肖了      深吸口氣,她好不容易才把想把他趕出去的念頭壓抑下來。      「放什?電啦」不過她口氣還是很沖。      「就像這樣子」他突然一把拉過她。      她連尖叫都來下及,整個人就落入他的懷抱裏。      「你幹?」她有些驚惶失措的看著他。      「教你放電。」他直視著她的眼睛,正經八百的說。      一副好像很行的樣子……她不以?然推了推他,跟他這樣親近的碰觸,感覺很奇怪。      「不要動來動去。」他輕聲斥責。      若是以前,她不可能會聽從他的話,但奇異的,這次她乖乖聽了,還真的安靜的一動也不動。      「很好。」他的口氣有著讚賞,「現在?起頭來,看著我。」      她緩緩的?起頭,直視著他。      當四目相接時,她突然腦袋轟了一聲,心湖冒起怪異的感受,臉頰好像火燒似的,她病了嗎      「不准躲」夏澤勾著她的下巴,「看我。」      「幹?要看你」她用粗聲粗氣的口氣來掩飾自己的不自在。      「你要學習,不用任何的動作,只要用眼神就可以使一個男人心動。」      「拜託,男人是笨蛋嗎一個眼神就可以——」      「對,男人本來就不聰明。」他摟緊準備逃開的她,「快點?起頭來看著我。」      她低著頭咬牙切齒,看就看,她連詠雯什?時候怕過了?!      一個?頭,她雙眼再度直視著他。      那奇特的感覺又立刻竄過了她的神經。      「看著我的眼睛,你有什?感覺」      他更靠近她一些,她不由得屏住氣息。      她突然覺得地球的空氣稀薄,她幾乎喘不過氣來。她的心頭一震,似乎有個東西被撥動了……      「在我眼中,你看到什?」他近乎深情的看著她問。      這種感覺真是太詭異了。      她眨了眨眼,甩開奇怪的想法,「看到我自己啊」她粗著聲音說道。      不行了,再看下去她會窒息而死……      一把將他給推開來,她一臉戒備的看著他。      看到她的表情,夏澤的眉頭挑了挑,「有問題嗎」      問題可大了,她竟然有一瞬間覺得眼前這個一向看不順眼的男人竟然也挺迷人的。      她吸了口氣,故作鎮定的看著他,「沒有,一點問題都沒有」      「那我們繼續。」說完,他的手又向她伸了過去。      她看到他的動作嚇得忙不?的退了好幾步,頭還撞到後頭的檔案櫃,發出巨響。      「你沒事吧」他嚇了一大跳。      「不要碰我」連詠雯齜牙咧嘴的摸著自己的後腦勺,嚷嚷著,該死的現在到底是什?情況      夏澤立刻停下腳步。      她揉著頭,恨死眼前的局面,自己真是丟臉丟到太平洋去了      「你這個王八蛋,根本就不會教」她一古腦的把氣給出在他身上。「亂七八糟」      他一臉的無辜,「會嗎我覺得我教得挺好的,」他露出一個笑容,「至少你就被我電得暈頭轉向。」      她猛然?頭,瞪著他,要他有種再說一次      他立刻閉上嘴。      「我是被你嚇得驚惶失措」她咬牙切齒的說,「你少把自己講得跟情聖一樣,認識你那?多年,也不見你有女朋友。」      「女朋友——不是沒有,是我不想要。」      她聞言嗤之以鼻,「大言不慚」      他溫和一笑,「要打賭嗎」      她瞄了他一眼,「打什?賭」      「今天晚上我們上去。」      「幹?」她一臉狐疑。      「當然是去找尋獵物。」      「獵物」她不甚理解他的話。      「很簡單,你不相信我的魅力,我就去證明給你看。去,你去找男人,我去找女人,看誰比較行,誰先將目標給帶走,誰就贏了。」      「我?什?要做這?愚蠢的事」連詠雯不解的問,她幹?去把男人      還有把目標帶走幹?她對一夜情可一點興趣都沒有。      「不是愚蠢。而是證明,證明我會是個教導你的好老師,我們就來比賽,誰先達到目的,以後誰就聽誰的。」      她皺起了眉頭,她很實際,這對她有什?好處好像沒有……      「你不敢嗎」      「誰說我不敢」她反應激烈的反駁,她天不怕地不怕,這點小挑戰才嚇不倒她。      「你真敢嗎」他的語氣有些挑釁。      「開玩笑,」她假笑了幾聲,「去就去誰怕誰啊」      「好」他一個彈指,「那我們今晚就到『夜』你知道這家嗎」      「知道。」就算不知道,她也會硬著頭皮說謊。      「那晚上九點見。」      「九點就九點」      就?了賭一口氣,連詠雯火大的同意了。      人似乎不管到了多大年紀,個性是怎樣就是怎樣,想改也改不了……夏澤看著憤恨著一張臉的她,不由得覺得好笑。      有人不管他人怎?冷嘲熱諷,就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而連詠雯卻是那種只要別人一激,就會連自己爹娘都會跟你賭到底的那種人,所以像她這種個性的人也挺好掌握的不是嗎            五光十色的夜晚,音效燈光炫耀著人群。      坐在吧台邊的連詠雯,目光在看向不遠處的夏澤時,高傲的仰起了下巴。      既然已經打了賭,她就不會輸,認識夏澤這?多年,只有他輸她的份,這回也不會例外。      隱約的燈光下,他嘴角揚起的笑意卻是清晰可見,他似乎對自己非常有自信。      她沈下了臉,旋過高腳椅,輕啜著長島冰茶,強迫自己不看他。      「小姐,」酒保一邊擦著酒杯,一邊跟她交談,「第一次來」      她微點了下頭。      「怎?不下去玩呢」他的嘴巴對舞臺努了努,「我們的舞臺和音樂是一流的。」      「等會兒吧」她淡笑的回答。      就在這個時候,她的耳際聽到一串女人的笑聲,而這聲音……      她微側過頭,就見原本獨坐的夏澤身旁不知何時已經坐著一個婀娜豐滿、長相豔麗的女人,一身的火紅在燈光下顯得刺目。      夏澤不知說了些什?,再次引起這紅衣女子的笑聲,就見她媚目勾撩,手大膽的撫上了他的胸膛。      拜託這就是所謂的放電嗎      連詠雯看得一肚子的火,男人都是呆子,就喜歡這種擺明看起來就像個花癡的女人。      再見到夏澤一副樂在其中的神情,她的怒火更熾。      氣怒的回過頭,她也不想——細思自己到底在火些什?,一口將杯子裏的酒給喝完,然後滑下椅子,走向舞池。      雖然平時的她一板一眼,但這可不代表她是個手腳不協調的節奏白癡,小時候,她還被她老媽逼著去學過幾年的芭蕾舞,可是有舞蹈基礎;事實上,她覺得自己跳得還不錯,甚至可以跳上一段正統的爵士拉丁舞。      她將頭髮一甩,隨著音樂舞動著身軀,濃密的黑色鬈發幾乎使人看不清她的臉龐,腳上的靴子配合著奔放的音樂極有韻律的踩著地板,在舞池中,她散發出熱力四射的光芒。      她不在意周遭的目光,只在乎自己的感覺,在震撼雙耳的音樂聲中,藉著舞動淋漓的發泄心中的一股氣悶,慢慢的有人停下了動作的看著她,甚至?她喝采,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歡呼的聲音也越大。      平常的她不會這?瘋狂,拜心中那股想要發卻發不出來的悶氣所賜,?自己吸引來一堆觀?。      音樂一停,她也停下了舞步,耳際立刻響起掌聲和口哨聲,她將長髮一撥,沒理會從四面八方朝她射來的愛慕眼光,她的目光逕自梭巡,然後她看到了他——      夏澤如同?人一般,目光也放在她的身上,他對她露出一個讚賞的笑容,對她舉杯。      她微揚嘴角,得意的走向吧台。      她幾乎才坐定,立刻有人圍了上來。      這男人急著向她介紹自己,看來這場賭注還是她贏了,她看向夏澤,想看他灰頭土臉的模樣,卻發現他的目光壓根沒放在她的身上。      原本他的身旁只有一個女人,現在卻又冒出了第二個……      「小姐,怎?稱呼」      「離我遠一點」連詠雯才沒興趣理會這個看來挺流氣的男人,一隻耳上還戴著一個耳環,自以?很帥似的。      那男人聽到她不善的口氣,臉色有點難看,但還是摸摸鼻子走人。      在「夜」裏,客人都要遵守規炬,不能鬧事,不然便被列?拒絕往來戶。      這問的老闆在業界小有名氣,黑白兩道都有點關係,所以「夜」吸引人的不單是裏頭的設備,更因?這裏較少「麻煩」。      連詠雯現在的心思全放在夏澤的身上,對於賭注這檔子事早就丟到九霄雲外去了。      她的眼角看到他與紅衣女子開心的一同離去,然後兩人消失在店門口,她感到難以置信。      她立刻買單,連零錢都等不及找,便飛快的追了出去。趕出去時,正好見一輛計程車開走。      看著後車燈,她氣憤的一個跺腳,男人果然沒幾個奸東西,只會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她火大的一甩頭,不去想計程車會將夏澤和那個花癡帶去哪里。      誰知道她氣憤的一個轉頭,卻不經意的撞上了一堵人牆,她驚呼了一聲,差點跌倒。      一雙大手扶住了她,她?起頭正想大罵,但一瞧卻楞住了——      「你怎?還在這裏」      「我才奇怪你幹?追著我跑出來」夏澤帶笑的看著她說。      「那個……」連詠雯的手楞楞的指著計程車離去的方向。      「你輸了。」點了點她的鼻頭,他淡淡的說。      她驚訝的摸著自己被他撫過的地方,「你是什?意思」      「我們不是打賭誰可以先將彼此的物件給帶出嗎」他的嘴角揚起迷人的笑容,「我贏了。」      她沈下了臉,「這才不算數」她跺了跺腳,「你又沒有跟她一起坐計程車走。」      夏澤對她眨了眨眼,「拜託我的大小姐,若我真跟她走,你可能會宰了我吧」      「你胡說八道什?」她火大的瞪著他,他直載了當說中她方才追出來的心態,她覺得有點惱羞成怒。      「或許我在胡說八道,」他一貫的溫和回應,「不過,結論還是我贏了。還是你想不認帳若你不認帳,我可以再回去,只要給我十分鐘,我會再找到另外一個女人,而這次我會跟她一起走。」      她的臉色因?聽到他的話而變得難看,這下子騎虎難下了,她既不願承認自己輸了,也不願他再跟別的女人打情罵俏。      「如何」他彎下腰,俏皮的看著她的雙眼問。      「好,你贏了」她不是很情願的表示,「你現在要我做什?」      他一笑,「陪我喝懷酒。」      「啊?!」      夏澤爽朗的笑著,然後攬著她的腰,回到裏。      她發現,她真的不瞭解他,認識他這?多年,她還以?自己早摸清了他,但現在她才發現,夏澤是個謎……難解的謎。      偏偏她一向得意的預測人心的能力一碰上他卻像中邪似的無三小路用……哎,真是氣死了又急死她了。   第四章      「我是不是看錯了你在發呆嗎」      聽到耳邊突然冒出柔亮聲音,連詠雯意外的嚇了好大一跳,她猛然一個?頭。      「你想嚇死人嗎」她沒好氣的看著眼前的徐心語。      徐心語拿著一雙如貓般慵懶的目光,打量著好友,「我的第六感告訴我」你有事情不對勁。」      「幹?你模特兒不當,改行算命了嗎」連詠雯瞄了她一眼,跟她談第六感,也不想想她連詠雯是何方神聖,真是不自量力。「你來做什?今天沒事做嗎」      眼前這個大美人說來也是奇葩一個,芳齡二十六歲時嫁給一個不過二十一歲的小男生,而且在懷孕六個月的時候拍了一組引起話題的內衣廣告。      現在孩子出生了,又有瘦身機構捧著白花花的鈔票請她瘦身兼代言,真可謂面子、裏子都顧到了。      徐心語一撥長髮,風情萬種的坐了下來,      「不是,我最近忙死了,今天一太早就爬起來準備拍照。不過工作挺順利的,已經完工了。就在這附近拍照,本來要去接孩子,但一想到很久沒看到你,所以來串串門子。怎?,不開心看到我嗎」      看到她對自己眨眼,連詠雯對天一翻白眼,「別對我用這招,我不是男人,不會被你電得昏天暗地。」      人說「緣投尪歹照顧」,在她看來「水某」可能更難照顧,眼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原本以?徐心語下嫁給小她五歲的男人,此後的生活可能只能繞著自己的丈夫、顧著老公就好。但出乎?人意料之外,這徐心語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