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收集
關於部落格
分享我所喜愛的小說
  • 1211473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何以笙簫默

一段年少時的愛戀,[現代] 顧漫 -【何以笙簫默】《全文完》[url=http://www.eyny.com/viewthread.php?tid=2215407][現代] 顧漫 -【何以笙簫默】《全文完》[/url]伊莉討論區[url=http://www.eyny.com/]伊莉討論區[/url]牽出一生的糾纏。大學時代的趙默笙陽光燦爛,對法學系大才子何以琛一見傾心滯潃漱漪,摶摠摧摦開朗直率的她拔足倒追,終於使才氣出眾的他為她停留駐足。然而嗺嘆嘗嘂,熁熙熐熂不善表達的他終於使她在一次傷心之下遠走他鄉。七年後,趙默笙回國慘慚慬愻,慓愿慳愨在超市在擁擠的人潮中,第一眼就看到他緌綾緉綵,蓓蓆蒼蓄他俊挺依舊,出眾依然……   本書從七年後超市的相遇開始,把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娓娓訴來。書中男主角何以琛深情而執著,平靜的外表下洶湧著刻骨的相思,冷淡的語言中暗藏著最深的溫柔。如果世界上曾經有她出現過,其他任何人對他來說,都成了將就,而他,不願意將就…… [ 本帖最後由 yayawu777 於 2008-12-25 10:07 PM 編輯 ]   再次見到他,[現代] 顧漫 -【何以笙簫默】《全文完》[url=http://www.eyny.com/viewthread.php?tid=2215407][現代] 顧漫 -【何以笙簫默】《全文完》[/url]伊莉討論區[url=http://www.eyny.com/]伊莉討論區[/url]是在七年之後,一家擁擠的超市褕裬褖裮,嵼嵾嶍嶀到處擠滿了週末採購的人潮。   趙默笙獨自推著購物車,艱難地在人群中走走停停。剛剛從國外回來的她嫢孷孵寞,蓁蒟蒺蒙還不太適應這樣的擁擠,然而這樣熱鬧而親切的場面裶褌裫裳,蜿蜑蜻蜠卻使她不自覺地帶著微笑,幾乎是用感激的心情聆聽這嘈雜的鄉音。她不知道別人剛剛回國是不是也和她一樣馹駂駁駇,寣實寧寢心裡的激動和喜悅幾乎無法抑制。   七年!久違了啊!   但是,怎麼剛回國就遇見了他呢?不,確切地說,應該是他們。   默笙默默地看著站在蔬菜架前的那一雙儷影,再一次領略了命運的奇妙。七年之前,也正是他們,使她最終做出了出國的決定。   現在他們一起來買東西呢,那麼最終還是在一起了吧!還好她走得快啊,不然恐怕只會傷得更深。   何以琛,何以玫,她真傻,怎麼會以為有相似的名字就一定是兄妹呢?   「我們根本不是兄妹,以前我們兩家是很要好的鄰居,都姓何,所以大人就取了相似的名字。後來以琛的爸爸媽媽出了意外,我們家就收養了以琛。」   「你覺得你比得過我和以琛二十年青梅竹馬的感情嗎?」   「我今天是想告訴你,我愛以琛,我不想偷偷摸摸地愛他,我要和你光明正大地競爭。」   十九歲的那年,默笙生日的前一天,她一向文靜內向的好朋友何以玫,突然勇氣十足地對她這樣宣言。一向溫柔不與人爭的以玫會這樣說,一定是愛到了極點。   可是她拿什麼跟以玫競爭呢?就在以玫宣戰的當天,她就敗了,然後逃去了美國七年。   何以琛——突然想到那日他冰冷的眉眼,絕情的言語,默笙的心有一絲抽痛,淺淺的,幾乎難以察覺,卻是存在的。   他們向她的方向走來,默笙抓住推車的手指關節開始泛白,幾乎立刻想要掉頭。但超市實在是太擠了,推著購物車的她根本無法轉身。而在下一刻她也想開了,為什麼要逃避?她應該平靜地對他們說:「嗨,好久不見。」然後瀟灑地走開,留給他們一個美麗的背影。   更何況,他們也許根本認不出她來了。她變了好多,以前那頭飄逸的長髮已經變成了齊耳利落的短髮,以前白皙的皮膚已經讓加州的陽光曬黑。穿著寬大的 T SHIRT、牛仔、球鞋的她,和以前的差距太大。   他們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近,然後……擦肩而過。   不是不心痛的。   若有似無的語聲傳來。   「要不要買點牛奶?」以玫輕柔的聲音。   「……」   回答卻聽不真切了。好懷念,以琛低沉如大提琴的聲音,這些年在異國他鄉,仍然時時處處在她耳邊吟誦。   失落,但也鬆了一口氣,默笙抬起一直低垂的頭,邁開步子。   「砰」的一聲,購物車撞上了地上堆成一座小山似的減價肥皂。罪魁禍首趙默笙傻傻地看著幾百塊肥皂坍塌下來,場面頗為壯觀。   呃,她可不可以當做不是她幹的?   「天哪!這已經是今天第三次了。」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超市理貨員發出痛苦的呻吟。   所以,這也不應該怪她吧,哪有人把貨物堆在路中間的。默笙悄悄地吐吐舌頭,努力地擺出一副愧疚的表情。   這裡的動靜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包括何以玫。她只是不經意地看向那個特別嘈雜的地方,然後呆住——是她,居然是她!以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回來了?   「以玫?」何以琛不解她的反應,出聲詢問,眼光順著她看去。   高大挺拔的身軀瞬間僵硬。   趙默笙!   那一臉無辜垂著頭的小女子可不正是趙默笙!臉上是百分百的歉然,眼睛裡卻閃著毋庸置疑的頑皮笑意。遠遠的,其實看不大真切她的表情,但以琛就是知道。他一直知道的,她是這樣,習慣攪亂一池春水後不負責任地離開,任性自私又可惡。   整整七年……她還曉得回來嗎?   何以琛垂眸。「以玫,我們走吧!」   何以玫驚訝地看著一臉平靜的以琛:「你不想去打個招呼嗎?也許……」   「她早已不是我生活中的人了。」波瀾不興的語調,彷彿真的沒有什麼。   以玫細細地打量他的神情,卻找不出蛛絲馬跡,最後只得低歎一聲:「走吧!」   最後一眼看向趙默笙,卻發現她也正好偏過頭來看到她,視線在空中相撞,默笙好像愣了一下,然後臉上浮現了淺淺的笑容,朝她點頭致意。   以玫慌忙回頭叫:「以琛……」   「嗯?」   「她……」以玫愕然打住,再回首川流的人群中已經沒有了她的身影。   「怎麼了?」   「沒、沒什麼。」以玫低頭。只是,她明明就看見他們了,為什麼這麼輕易地就走了?而以琛,也明明看見了她……   沒想到有朝一日會回到這裡。   主編面試的時候問她:「趙小姐,你為什麼選擇在A城工作?」   默笙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為什麼呢?因為曾在這裡念過一年多的大學?因為曾在這裡認識他?因為曾在這裡經受過很多很多?   她開始也不知道,回國前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裡,直到那天見到他才明白,她是想見他,雖然他已經不屬於她,但是,她就是想看看他。   只看看而已。   「可能是因為不能回家吧。」默笙說。主編奇怪地打量了她良久,留下了她,成了某女性雜誌的攝影記者。   然而主編過分地看重她在國外雜誌工作的經歷使她不安。   「那只是一個小雜誌社。」默笙這樣對主編說。   「哎!阿笙。」四十多歲的女主編親熱地叫著她的名字,「你是在誇獎我的博識嗎?我居然連美國一個不起眼的小雜誌社都一清二楚。」   默笙笑了起來,不安也一掃而空。   主編正色地說:「阿笙,我知道一個中國人在美國當一個攝影師多麼的難,你必須比大多數白人優秀。他們總以為我們中國人是沒有藝術細胞的。」   就這樣安定下來,她仍然去那家超市購物,卻再也沒有遇見過他們。直到有一次,超市的保安叫住了她。   「小姐,請你到保安室來一趟。」   默笙一愣,直覺沒有好事,報紙上有太多的關於超市保安強行搜身甚至打人的報道。   默笙謹慎地盯著他,保安無奈地說:「小姐,我對你沒有惡意,只是想問你一個月前有沒有丟了東西。」   一個月前她剛回國,難道她丟了什麼自己也不知道?好奇地隨他走進保安室,保安遞給她一個黑色的皮夾。   默笙不用看裡面就知道不是自己的,笑著搖搖頭說:「你弄錯了,這不是我的。」   保安出乎意料地固執:「你打開來看看。」   她接過打開,然後看到了自己的照片。   保安得意地說:「小姐,這是你的照片吧,雖然和現在差別很大,可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差別是很大的,因為那是剛上大學時拍的入學照。她還是長長的頭髮紮成馬尾,傻乎乎地笑著。   怎麼會出現在一個陌生的皮夾裡?   默笙把皮夾還給保安:「這的確不是我的。」   保安傻傻的:「照片上的人不是你嗎?」   「是我,可是皮夾不是我的。」   「可一定是認識你的人的,小姐,說不定這個皮夾的主人暗戀你……」   哎,誰說中國人沒有聯想力的?   「可是……」   「你拿去吧拿去吧,一直沒人來認領,放在這裡我們也很難處理,交上去也是充公,還不如給你,你和皮夾的主人肯定有點關聯。啊!說不定我還促成了一段美好姻緣呢……」保安沉浸在電視連續劇似的想像裡。   一個月前,大約也是她碰到何以琛何以玫的時候,會是他掉的嗎?懷著這樣可笑的猜測,默笙把皮夾拿回了家。   晚上洗完澡在床上仔細地研究它,簡單的式樣,名貴的牌子,現金不多,完全不能確定失主的身份。   而那張照片,默笙小心地取出來,上面還有鋼印的痕跡,應該是從什麼證件上撕下來的。無意地翻過來,她突然怔住,背後有字!那瀟灑凌厲得彷彿要破紙而出的字跡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那是以琛的筆跡,用黑色鋼筆寫著——   my sunshine!   複雜城市裡的生活一樣可以過得很單純,工作、吃和睡,如此而已。一段忙亂的適應期後,接下來就是麻木的重複。   「阿笙啊,我到處找你。」   默笙剛踏入雜誌社,就聽到老遠有人在喊。   「老白,有什麼事情?」   老白其實很年輕,是雜誌社的另一個攝影師,姓李,因為老說白字所以大家戲稱他老白。他哄明星很有一套,所以雜誌封面人物的拍攝都由他負責。   「我老婆要生了,明天幫蕭大模特拍照的事能不能麻煩你?」   蕭筱?默笙有點為難,「我是沒什麼問題,但聽說蕭筱的脾氣很怪,不是熟人根本不配合。」   老白也想到了這一點,想了想說:「這樣吧,你先去試試,如果實在不行再叫我。」   第二天,當默笙見到冷艷動人的蕭筱時,她完全呆住了。她對國內的明星不熟,以前從來沒有見過蕭筱的照片,不知道她竟然……竟然跟她大學時代的好友長得那麼像。   可她的好友是那樣一個純樸而笨拙的農村姑娘,眼前的人卻蹺著修長的玉腿,抽煙的動作熟練而嫵媚……   默笙不敢認,也許只是相像的人罷了。   可蕭大模特瞇著眼瞅了她一眼,踏著優雅的步伐走來,停在她面前。   「怎麼,不認識我了?」   「……少梅?」   「呵!」她諷刺地輕笑一聲,「可不就是我。」   「阿笙,你跟蕭筱認識?真是太好了。」一起來的同事興奮地說。   「大一的時候她是我的上鋪。」   「大學裡的上下鋪可是最要好的。」蕭筱的經紀人也湊上來說。   「不是要拍照嗎?快拍吧!」蕭筱不耐煩了。   她真的變了好多!默笙一邊拍照一邊想,鏡頭下的人不再是那個笨拙得可愛的少梅,那麼她是誰呢?   也許誰都不是。一個好的攝影師能夠攝取鏡頭下人的靈魂,而默笙捕捉不到蕭筱的靈魂,也許是她功力不足,更也許是鏡頭下的人根本沒有。   蕭筱很空洞!一種讓人絕望無力的空洞,也許正是這種空洞才使她紅得發紫。   拍完一組,蕭筱揮揮手。「今天就到這吧。」   「可是蕭筱,下面還有……」她的經紀人急切地說。   「就到這兒。」蕭筱毫無餘地地說,轉頭對著默笙,「我們去喝杯咖啡。」   「久別重逢應該喝酒,可惜最近我的胃出了問題,只好喝咖啡了。」   「呃,喝咖啡很好,或者你應該喝點牛奶。」默笙不知道說什麼話才好,有太多太多的事想問,卻不知道從何問起。   「身體比較重要,節食也要有尺度。」默笙找些不著邊際的話說。   「我從來不節食。」蕭筱似笑非笑,「我酗酒。」   「少梅!」默笙驚愕於她一副自我厭惡的神色,激動地握住她的手,她怎麼變成這樣的呢?   蕭筱反射地甩開她的手,默笙一愣,氣氛尷尬而沉默。   「你變了很多。」半晌,默笙澀澀地說。   「是的,還記得大一的時候我暗戀過一個人嗎?」蕭筱冷漠地敘述自己的故事,「有一天我告訴他我喜歡他,他接受了,但他不愛我,然後少梅死了,我現在是蕭筱。」   三言兩語,蝕骨穿心。默笙一陣心痛,什麼都問不出口了。   過了一會兒,蕭筱冷諷地說:「你倒沒怎麼變,還是一副虛情假意的樣子。怎麼捨得從金光閃閃的美國回來的?」   這話多少傷了默笙,但想一想畢竟是她理虧在先。當年一聲不吭就走了,七年杳無音訊,是她對不起她們的友情。「那時候,我是走得太匆忙了……」   「你不用跟我說這些。」蕭筱打斷她,「這些話你應該向何以琛說。」   何以琛?怎麼會扯到他?默笙想起那日他和以玫儷影雙雙,「我想他並不在意……」   「不在意?你以為每個人都和你一樣無情無義沒心沒肺?」蕭筱的聲音激動起來,「你剛失蹤的那幾天,他找你找得快要發瘋,後來乾脆整天在宿舍樓下等,可是他等來了什麼?」蕭筱目光冷冷地指責她。「來了幾個人把你的東西都拿走了,然後告訴他告訴我們,你已經去了美國,可能永遠不會回來。」   「默笙,你真狠。」蕭筱頓了頓,又說,「我永遠忘不掉他當時的樣子,彷彿一下子被掏空了,絕望到了極點,叫人都不忍心看,他是那樣高傲的人,居然會露出那樣的表情……」   默笙聽得渾渾噩噩,這些事情真的發生過嗎?   「也許他是內疚……」   「趙默笙,拋棄他去美國的是你,該內疚的也是你。」   「少梅,你不明白……」   「我有眼睛會看。」   默笙停住不說了,所有的人都以為是她拋棄了他嗎?明明不是啊!   明明是他說那樣的話……他說他不想再見到她,他說他寧願從來都不認識她,他叫她滾得越遠越好……   明明是他!   告別蕭筱,默笙走在初夏的街道上,腦中仍迴響著蕭筱的話。   「他後來一直一個人……何以玫?她不是他妹妹嗎?」   他們竟然沒有在一起,那她當年離開又是為了什麼?   他又是為什麼要說那樣的話?   攤開手掌,掌心裡穩穩躺著的紙片上寫著「袁向何律師事務所」的地址。   蕭筱說:「也許你需要。」   她不是特意來的,她只是路過。可她畢竟已經站在「袁向何律師事務所」裡了。   接待她的小姐抱歉地微笑:「何律師不在所裡,請問你有預約嗎?」   默笙說不清自己是失落多些還是輕鬆多些:「沒有。」   「那你有什麼事情嗎?我可以幫你轉告,或者……」小姐看向時鐘,「你在這裡等一下,何律師也快回來了。」   「哦,不用了,我下次再來。」默笙走出兩步又回頭,「這是何律師的錢包,請你幫我轉交給他,謝謝。」   這就是結果吧。   向來緣淺,奈何情深。   「阿笙,你在國外工作和國內工作感覺有什麼不同?」快下班了,雜誌社的人也無心工作,閒聊時突然問起。   「呃。」默笙四處張望一下,見頭頭不在,「薪水高很多。」   希罕!吃不到葡萄的同事們立刻鼻孔出氣表示不屑。   「你在那邊有沒有受到歧視?」   「多少吧。」   「其實這也沒什麼好在意的,香港人還不是看不起大陸人!」大寶從香港回來後感受頗深。   「當自己真的遇到就不會這麼想得開了。有次我老闆就當著所有同事的面說中國沒有真正的藝術家。我一聽氣極了,從來沒有那麼真切地感覺到自己是中國人,當場就指著洋老頭的鼻子說,你懂什麼中國藝術,我們中國人玩藝術的時候你們美國人還不知道在哪裡混呢。」   「真猛!有氣節!」同事們紛紛拍手,讚口不絕,然後一齊問她,「後來你是被什麼借口炒掉的?」   「……」默笙哭笑不得,「老美雖然自大,度量倒還是和身材成正比的。後來有一天老闆居然拿著不知道哪弄來的文房四寶來找我要我寫幾個中國字,說他要掛在客廳。」   「哇,真的假的?」   「阿笙,你的字能看嗎?」   「哈,我露了一手鄭板橋的絕活,先把墨汁統統倒在宣紙上,再裝模作樣勾勾弄弄了半天,把那些美國人唬得一愣愣地歎為觀止。不過說實話那幾個字要不是我自己寫的我絕對看不出是什麼。」   「你寫了什麼?」   「爾乃蠻夷!」   撲嗤!有個同事噴茶。   一片哈哈聲中,遠遠地有人叫:「阿笙,有人找你。」   默笙轉頭,被譽為花仙子——花癡仙子的小紅八婆兮兮地跑來,「在會客室裡,好英俊好冷漠好有味道的男人哦。而且一看就是那種事業有成的都市精英青年才俊哎,阿笙,你剛剛回國就泡上了這種好貨色,真人不露相哦。」   花仙子的話能信豬都能在天上飛了,一般而言她的話要除以二,有時候還可以乘上負數。   不過默笙十分好奇,她才回國不認識什麼人,誰會來找她?   絕沒想到是他!   會客室裡背對她立在落地窗前的英挺男子,竟然是何以琛。聽到開門聲,他回頭,清冷的眸光射向她,淡淡的表情沒有一點起伏。   花仙子總算沒有誇張,他的確英俊不凡,氣宇軒昂,剪裁合體的西裝襯托出高大挺拔的身材,和以前一樣的自信沉著,但又多了幾分凌人的氣勢。   她完完全全地說不出話來。   而他神色鎮定從容不迫地點頭致意。「趙小姐。」   趙小姐?   默笙真的想笑,然而難度太高。「何……先生。」   遠遠地比了比椅子,默笙說:「請坐。」   她拿出茶葉,低頭掩飾自己的神色,她無法像他那樣無動於衷,只能藏起自己的激動,「你要喝點什麼?」   「謝謝,不用。」他的目光冷峻,「我說幾句話就走。」   「哦,你來找我……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他停頓五秒才開口:「蕭筱。我是她的律師。」   「有什麼事嗎?」   他口氣透著寒意:「趙小姐三天前到鄙事務所時曾說會再度光臨,卻遲遲不見你來,我只好親自過來拜訪。」   默笙愕然,抬頭迎上他灼灼的眸子。「你怎麼知道……」她並沒有留下名字,他怎麼知道還皮夾的人是她?   「趙小姐,我恰好有正常人的推理能力。」他嘲諷地說。   也許當律師的都有這種「正常人的推理能力」,默笙盯著牆壁:「我是去還皮夾,你既然已經拿到就不用再跑一趟了。」   何以琛眸光一閃。「除了還皮夾,你沒有別的事?」   她還可以有什麼事嗎?默笙怔怔:「沒有了。」   「很好。」他眼中彷彿掠過一絲失望,移步到她面前,「可是我有事。」   他拿出那個黑色的皮夾放在她眼前:「這裡面原來有一張照片,趙小姐知道下落嗎?」   當然知道,默笙低頭:「有嗎?我沒有注意。」   「哦?皮夾裡除了錢什麼都沒有,趙小姐如何知道皮夾是我的?」   默笙啞口無言。差點忘了他是律師,善於找出對方言辭上的一切漏洞,想騙他先得掂掂自己的斤兩。   他欠身:「趙小姐可否把照片還給我?」   默笙突然覺得莫名其妙。他是什麼意思?一邊擺出一副「你是陌生人」的模樣,一邊卻又討要她的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我,為什麼要給你?」   「趙小姐,我勸你不要和一個律師討論物品的所有權問題。」以琛冷冷地說。   默笙氣餒,這樣的以琛她不熟悉而且無法應付。「照片不在這裡。」   「明天給我。」   「明天我有……」   「趙小姐!」何以琛打斷她,「我想我們都不想和對方有太多的糾纏,何不早死早超生。」   早死早超生?默笙默然半晌:「你要那張照片幹什麼?」   「誰知道呢。」以琛目光沉沉,「也許我想把它放在我身邊,時時提醒我那段愚蠢的過去。」   愚蠢……是啊,多愚蠢!她居然會有所期待。   何以琛逕自做出決定:「我明天會來取,你若沒空,可以請別人轉交。再見,趙小姐。」   他舉步離開,手剛剛握上門把,聽到身後的默笙低聲說:「等等……明天,我會送過去。」   「好。」以琛面無表情地回頭,「謝謝你的合作,明天見。」   默笙怔怔的目送他高挺的背影離去。不是沒想過有朝一日他們重逢會是什麼樣子,但怎麼也沒想到,他們居然連說一句「好久不見」的情分都沒有了。   愚蠢的過去嗎?   默笙站在臥室裡的鏡子前,審視鏡子裡面與她對視的女人。   如果一頭短髮變長紮成馬尾,如果曬黑的皮膚變白皙一些,如果還能毫無顧忌地笑得燦燦爛爛……最重要的是,如果眼睛裡減掉這七年多出來的沉鬱,添滿張揚的天真——那麼,她就變成了初上大學剛認識何以琛的趙默笙。   「何以琛何以琛……」   「何以琛何以琛……」   以琛是怎麼被她纏上的她也不太清楚,以琛更是莫名其妙,反正那時候她就追著他跑。直到有一次他受不了了,板著臉問:「趙默笙,你為什麼老是跟著我?」   換成現在的她大概會羞愧得無地自容吧!然而那時候的她是那麼的不知羞,睜大眼睛問:「以琛,是你笨還是我笨,哎,你那麼聰明,一定是我笨了,我怎麼這麼失敗,追了半天人家都不知道我在幹什麼!」   猶記得以琛目瞪口呆,半天說不出話來。後來他提到這件事,曾好笑又好氣地說,他本來是想用質問的口氣讓她感到羞愧的,誰料到這世上居然有臉皮這麼厚的小女子,反將了他一軍。   所以當時法律系的高才生遲遲反應過來後,居然只能結結巴巴地說:「我不準備在大學裡找女朋友。」   她那時候單純得連借口都聽不出,一鼓作氣地問:「那我現在先排隊,等你大學畢業了,可不可以有優先錄取權?」   面對毫不講章法的對手,口若懸河的最佳辯手頓失滔滔,拋下一句「有課」就落荒而逃。   她當然沒有就此氣餒,可在她想到更好的辦法之前,居然聽到學校有人在傳:法律系的那個何以琛聽說有女朋友了,叫什麼趙默笙,名字挺拗口的。   她一聽幾乎是飛快地跑到自習教室找到以琛,急忙澄清:「謠言不是我傳出去的,你要相信我。」   以琛從書中抬頭,目光清明地說:「我知道。」   她傻傻地問:「你怎麼知道?」   以琛神色自若地回答:「因為那是我傳的。」   這回終於換她瞠目結舌,耳邊是他在冷靜地分析:「我考慮過了,如果三年後你注定是我女朋友,我何不提早行使我的權利。」   呵!那時候啊!   鏡子裡的人嘴角微微彎起,然而笑意還沒到達眼底,已經收斂。   茫茫然走到陽台上,看那月朗星稀,明天應該是個好天。 [ 本帖最後由 yu2791 於 2008-12-7 04:24 PM 編輯 ]   夕陽西下魟魡魠鳳,銍鉹銂鉾彩霞滿天。   何以琛站在十樓辦公室的落地窗前,奇怪自己怎麼會有了欣賞夕陽的心情。   也許箝箔箘箸,箇箎箏劄因為她回來了。   美婷推開門,就看到何律師背對著她站在窗前緂綮綯綻,睿睡碬碠手裡夾著煙,一身落寞的樣子……落寞?美婷簡直懷疑自己的眼睛了慢慱慵慴,菿萉菧菗這個詞能用在從來都是自信沉著的何律師身上嗎?   以琛聽到開門聲,轉過身問:「什麼事?」   「哦。」美婷這才從自己的迷思中驚醒魁鬿魂鬾,靺鞃鞀靿快速地說,「何律師,紅遠公司的張副總來了。」   「請他進來。」以琛收起雜亂的思緒,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瞥了一眼壁上的鍾——五點,她還沒來。   好不容易送走了張副總,以琛疲憊地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猛的一隻巨掌拍下來,以琛無奈地睜開眼:「老袁。」   大學畢業後他拒絕了研究生保送,直接來到現在更名為「袁向何」的「袁向」律師事務所裡工作,現在已經是合夥人之一。老袁和另一個合夥人向恆都是C大校友,向恆比他早一屆,老袁則已畢業多年。   形象更接近劫匪的魁梧大漢悠閒地在他對面落座,囂張地蹺起二郎腿:「接下來準備幹什麼?」   以琛頭也不抬地說:「加班。」   「不會吧!」老袁怪叫,「今天是週末哎!」   「那又怎樣?」   「那又怎樣!」老袁重複他的話,搖搖頭,「這的確像是冷血無情工作狂何以琛說的話。」   以琛瞇起眼:「我倒不知道你修辭學學得這麼好。」   「NO、NO、NO。」老袁搖搖手指。「這是所有認識何以琛這個人的女性同胞們的共識。」他賊兮兮地湊過來,「以琛,我一直想問你,你到底是同性戀還是有隱疾?」   對這種無聊低級分子,理他就是神經病。美婷進來送上兩杯咖啡,以琛叫住她問:「今天有沒有一位趙小姐來過?」   美婷想了想搖頭說:「沒有。」   以琛「嗯」了一聲表示知道,對美婷說:「我這裡沒什麼事了,你早點回家吧。」   美婷搖頭說:「我不急的,何律師你什麼時候走,要不要我幫你買點吃的來?」   「不用,謝謝。」   美婷哦了一聲,滿臉失望地出去了。   老袁嘖嘖出聲:「喂,美婷美女對你有意思哦,要不要來段辦公室之戀?」   「人家是正經的女孩子,你別胡說八道。」以琛警告他。   鐵石心腸!老袁暗暗搖頭,以琛對待女性的態度一向有禮周到,但從不逾越,這些年來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在「何以琛」這個名字下壯烈成仁。   也不能怪那些女人趨之若鶩,就算以老袁男性的目光看來,何以琛還是太優秀了。撇開他英氣逼人的外表,光這幾年他在律師界裡逐漸崛起的名聲和堅毅正派的形象就足以吸引任何驕傲或者美麗的女人。   「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女人?那麼多女的你就沒一個心動的?那個外企的美女總監,身材很辣哎!那個電視台的女主持,你們合作那麼久難道沒擦出點火花?還有咱們精明能幹的同行許霹靂,今天在法院遇到她,她還旁敲側擊地問起你……」   老袁越說越興奮,以琛聽而不聞,隨他胡說八道。   獨角戲有什麼好唱的,老袁沮喪地停住,一會兒又兩眼放光:「我知道了,一定是咱們的小妹以玫,你對她總算還有點人性。」   以玫經常到事務所來,老袁對她是極熟的。   「她是我妹妹。」以琛沒好氣地說。   「少來,你們又沒有血緣關係。」老袁一副熟知內情的樣子。   「那也不能改變什麼。」   以琛語氣頗淡,但其中的絕對老袁還是聽出來了。老袁搖搖頭不再多說什麼,以琛的固執他是領教過的。   「何律師。」美婷進來,手裡拿著一個信封,「剛剛有位小姐送了這個來。」   以琛一摸就知道是什麼,「那位小姐呢?」   「她留下東西就走了。」   「走了?」以琛臉色一沉,「走了多久?」   「不到一分鐘。」   以琛沒有細想,拿起車鑰匙和外套就往外去。老袁跟在他後面叫:「你去哪裡?」他彷彿沒聽到似的。   在門口老袁恰好碰到剛剛從法院回來的向恆:「他是怎麼回事?」   向恆看著他離去的方向,若有所思:「我想我知道原因。」   「你知道?快說,快說。」   「剛剛我在樓下看到一個人,我還以為看錯了,沒想到真的是她。」   「誰?別賣關子了。」老袁不耐煩地說。   「你覺得以琛是個什麼樣的人?」向恆不答反問。   「冷靜、理智、客觀。」老袁中肯的評價。   「那麼這個人就是他的不冷靜、不理智、不客觀。」   老袁好奇心起:「女的?」   「對,他以前的女朋友。」向恆雖然比以琛高一級,卻是一個宿舍的,對以琛的過去很瞭解。   「女朋友?」老袁一副聽到天方夜譚的表情,「他有過女朋友?」   「對,後來她女朋友因為去美國和以琛分手了。」   「你是說……」老袁瞪大眼睛,「以琛被人甩了?」   「對,而且是不辭而別,他女朋友去了美國他才知道消息。這件事在學校傳得很廣,以琛很頹廢了一陣子,那時候他抽煙喝酒全學會了。」   「不會吧……」老袁實在想像不出什麼樣的女人會拋棄何以琛。怪不得他不近女色,原來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正值下班的高峰期,默笙不急著回去,隨著擁擠的人流無目的地亂走。   直到剛剛,她才不得不承認,自己和以前真的很不一樣了。以前的她絕對不會這麼退縮,明明很想很想見他,卻不敢。   那時候不管以琛多麼冷漠,多麼拒人千里,她都可以端著一張笑臉跟前跟後,現在卻連說兩句話的勇氣都沒了。   以琛曾經說她是sun shine,是他想拒絕也拒絕不了的陽光,可是現在她連自己心中的陽光都消失了,又拿什麼去照耀別人呢?   一輛銀白的BMW突兀地停在她跟前,默笙頭也沒抬,繞開。卻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上車。」   她驚訝地抬頭,是他!   以琛見她愣在那裡,皺著眉頭又說一遍:「這裡不能停車,上車。」   默笙來不及考慮這是怎麼回事,車子已經沒入下班的車流裡了。   「中餐還是西餐?」以琛注視著前方的交通狀況,開口問她。   「中餐。」她反射地回答,說完才發覺不對,什麼中餐西餐,他要請她吃飯嗎?   以琛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你還會拿筷子嗎?」   默笙假裝沒聽到他的冷嘲熱諷,小心翼翼地問:「你要請我吃飯嗎?」   「你撿到了我的皮夾,於情於理我都該謝謝你。」   「其實不用這麼客氣。」默笙訥訥地說,一陣沮喪湧上心頭,什麼時候他們到了說這種話的地步了呢?   晚餐是在著名的秦記吃的,優美的環境,美味的菜餚,周到的服務都無法改善默笙的用餐心情,對著對面那張毫無表情的臉,注定要消化不良。   悅耳的手機鈴聲打破了餐桌上的沉悶,以琛接起手機。「喂……對……我在秦記……不是,還有趙默笙……恰好遇見……好。」   他突然把手機給她:「以玫想跟你說話。」   默笙一呆接過:「喂。」   「喂,默笙。」輕柔的嗓音從彼端傳來。   「以玫,好久不見。」   「是啊,好久不見。」   兩頭都沉默,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最後還是以玫說:「默笙,這些年過得還好嗎?」   「還不錯,簡直要樂不思蜀了。」默笙故做輕鬆地說,沒注意到對面的以琛動作突然一滯。   「嗯。」又是一陣沉默,以玫說,「你可以把聯繫方式給我嗎?我們找個時間見一見。」   「好的。」默笙報上手機號碼。   「嗯,那再見了。」   「再見。」   收了線,她合上手機還給以琛,他卻沒接。「把你的手機號碼輸進去。」   默笙一怔,低頭輸入號碼,卻在輸入姓名時犯了難。   「你是用什麼中文輸入法?」   「筆畫。」   「哦。」   還是打不出來。「默字怎麼打?」   以琛伸手拿過她手中的手機:「我來。」   默笙尷尬地看著他修長的手指在銀灰的手機上優雅快速地跳躍,幾秒鐘時間就打好,合上收進衣袋。   「你連中文名字都忘了怎麼寫了?」   「不是,你的手機我不會用。」默笙訥訥地解釋。   他看了她一眼,不再說話。晚餐就在這樣沉默的氣氛中度過,甚至一直持續到他送她回家。   默笙下車說:「謝謝你送我回來。」   他點點頭,開車飛馳而去。   默笙站在原地,只覺得茫然,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意識到路人怪異的眼光才如夢初醒,腳步匆匆地奔上樓。   「相、相親?」默笙拔高聲音叫道。   「你小聲點!」花仙子摀住她的嘴,默笙咿咿呀呀的,花仙子警告她說,「不准叫出聲,知道了嗎?」   默笙趕緊點點頭,等她一放開就問:「你要去相親?」   「不是我,是我們。」   「我?為、為什麼?」默笙有點呆滯。   「我們社裡沒有男朋友的就你跟我年紀最大,還不抓緊點就嫁不出去了,你知道不知道?」花仙子嘩嘩嘩地翻行事日曆,「今天的標的物是XX公司的系統工程師,兩位,你和我去正好。」   「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   「他們有兩個人哎,我應付不過來了啦……阿笙,我平時對你好不好,我今年能不能嫁出去就全看你了。」花仙子可憐巴巴地看著她,活像被拋棄的小狗。   「你可以一次約一個啊。」   「不行,那樣太沒效率了,而且,我需要你的幫忙。」   「什麼忙?」默笙謹慎地說,花仙子的忙一般人是幫不起的。   果然她嘩嘩嘩地從辦公桌拿出一大堆東西,黑框眼鏡,造型怪異的假髮,大的可以當手鐲的耳環,以及一身很色彩斑斕的衣褲。   「這是幹什麼?」默笙瞪著那一堆東西。   「醜化你的形象,襯托我的美麗!」   「……我是第幾個受害者?」   下班時間一到,花仙子就拉著她往下衝,好不容易衝到樓下,她又大叫一聲:「啊!我的必勝口紅沒有拿。」   啪啪啪又衝上去拿那個據說相親必勝的口紅。   默笙在門口等她,突然感覺到一道灼人的視線,沿著視線看過去,居然是何以琛。   他對上她的視線,向她點頭致意。   她的心一跳,他會是來找她的嗎?距離上次「沉默的晚餐」已經差不多一個月了,他們一直沒有聯繫過,這次他會是來找她的嗎?   腳步不由自主地向他走去。   「你怎麼會在這裡?」   「等人。」他簡短地回答。   「哦,等……」   「以琛!」伴隨著嬌柔的聲音,一個纖瘦美麗的女子出現在她的視線,默笙的心一沉。   「我等的人來了,先走一步。」他平淡對她說,與那女子相偕離去。   「好、好的,再見。」   她呆呆地站在原地目送他們往停車的地方走去,竟沒有力氣移動腳步,直到花仙子出現拉著她走。「你傻站著幹什麼?快走,來不及了,還要幫你化妝呢,記得哦,你要表現得差一點……」   根本不用裝,相親宴上默笙果然表情呆滯,反應遲鈍,完美地襯托出了花仙子的光輝形象。   他又來等她了。   默笙從落地窗往下望去,簡單的襯衫長褲就一身英氣的何以琛站在樓下,這個月來,他每隔四五天就會出現在這裡,然後和那個美麗的女子相偕離去。   今天是週末,他又來了。   他以前從來沒有等過她呢。   「阿笙,阿笙。」花仙子又在鬼叫,「今天週末哎,你跟我……」   「好。」   「呃?」花仙子呆了一呆,「你知道我要幹什麼?」   「相親!」默笙沒好氣地說。鑒於上次她的「優良表現」,花仙子算是纏上她了,每個週末都死拉活拽地拉她去「陪相」。   不過陪她去相親也挺好玩的,反正她也不用擔心人家會看上她,只要去吃飯和看花仙子耍寶就行了。   不過,「今天又是什麼人?」   「呵呵呵呵,青年才俊哦,外科醫生,吃西餐,哈哈哈哈……」   默笙看她得意的樣子不禁好笑。她還真有辦法,相親對像一次比一次優秀,不過從來沒有逮到過就是了,反而會因為莫名其妙的原因成為她的好朋友或朋友夫,反正是不可戲的那種。二十九的高齡,花仙子已經發誓是男人就嫁了。   由於要早點回家「打扮」,默笙準時下班,不可避免要碰到樓下的何以琛。默笙只想低著頭走過,不料花仙子卻突然停了下來,眼神很兇惡地望著何以琛……身邊的那個美女。   「太過分了!」花仙子咬牙切齒地說。默笙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被她拉到以琛和那個美女面前。   「狐狸精,你又在勾三搭四。」   那個美女居然也一反嬌柔,凶巴巴地說:「相親狂,你又拉著別人陪你去相親?」她瞥了默笙一眼。「人家可比你漂亮得多,你等著當壁花,一輩子嫁不出去吧!」   兩個人居然就這樣吵起來,默笙目瞪口呆,尷尬地朝以琛打招呼:「嗨!」   他的臉色看來很差,也對,女朋友被罵狐狸精誰都不會開心。   「呃,對不起,她就是這樣,有口無心。」默笙幫花仙子說。   以琛的眼神像要殺人一般,聲音冷得可以結成冰:「你要去相親?」   「呃,對……」默笙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但遲疑的態度反而讓人肯定。   他什麼都沒說,表情陰霾地看了她一眼,轉身就走。   「以琛,等等我。」那個和花仙子吵架的美女一見他走了,不再戀戰,急忙跟上。   默笙暫時無心整理自己的心情,因為花仙子的表情實在很怪異,居然在……哭?   花仙子哎!天天耍寶的花仙子在哭?   「小紅,罵不過人家就哭,很可恥唉。」   「你懂什麼!」花仙子睜著淚眼瞪她,「她搶了我第一個男朋友。」   呃,果然是深仇大恨!默笙頓時同仇敵愾,拍拍她的肩膀。「天涯何處無芳草,我們今晚就找個好的氣死她。」   「我不是氣她搶了我喜歡的人,我是氣她為什麼搶了又不珍惜,害他出了車禍,因為他的腿斷了又拋棄他。她怎麼可以這樣呢!她這樣的人為什麼他現在還愛她呢?他為什麼就不喜歡我,就因為我沒有她漂亮嗎?嗚嗚……」   默笙聽呆了,沒想到成天花癡兮兮的花仙子有這樣的一段故事,果然外表越開朗的人內心越脆弱嗎?   因為一直安慰她,她們倆首次遲到,默笙也沒來得及化丑妝,花仙子心情低落,難得的沒有主動沒有耍寶,結果……   兩位優秀的外科醫生居然對她們很有意思?!   媽呀!這算不算因禍得福?   由於男方的過度熱情,四個人去看電影唱歌吃夜宵,玩到十一點多才回家。   眼看家門在望,默笙總算鬆了一口氣:「鄭醫生,我到家了,謝謝你送我回來。」   「哦。」鄭醫生打住關於心臟病的話題,紳士地說,「那晚安,趙小姐,今天過得很愉快。」   「我也是,晚安!」默笙微笑著說,等他走遠了才上樓。   樓道裡的燈壞了,顯得有點陰暗,她走到四樓的門前,摸索著鑰匙,突然一個高大的黑影出現在她的視線裡,默笙一驚,鑰匙啪地落在地上。   「你……」   話未說完,她已經被拉進一個堅硬的懷抱裡,毫無防備的唇被壓住,他毫不留情地在她的唇上反覆蹂躪,火熱的吻甚至不知足地蔓延到頸上,彷彿要把壓抑的怒火全部傾瀉出來似的瘋狂。他的手扯開了她的衣領,她剛剛感到一絲涼意,立刻被他的唇舌覆蓋吞噬。   默笙還來不及反應,就陷入這措手不及的意亂情迷中,曖昧的空氣中浮動著絲絲酒氣。酒氣?他喝酒了!   默笙清醒了一點,氣息不穩地叫道:「以琛!」   他的動作一滯,停住了,頭還埋在她的頸窩裡,急促地低喘著。   良久,才聽到他瘖啞的聲音:「我輸了。」   什麼意思?   「經過那麼多年,我還是輸給了你,一敗塗地。」   為什麼他的聲音聽起來這麼悲哀。   「以琛,你在說什麼?你喝醉了嗎?」她不安地問。   沉默,然後他猛地推開她,漂亮的眼睛在黑夜裡閃著狼狽和惱怒,冷冷地清醒地說:「我不是喝醉了,我是瘋了。」   他轉身突然消失,如同他突然的出現,若不是唇上微微的刺痛,她會覺得這是一場荒謬的夢。   撿起地上的鑰匙開門,進了門卻在門口傻站著。要不是電話突然響起,她還不知道要站多久。   一拎起電話,就聽到花仙子興奮的聲音:「阿笙,你那邊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默笙一時轉不過彎來。   「快說說啊,那個鄭醫生有沒有什麼表示?他有沒有約你下次見面?」   「沒有。」   「怎麼可能!」花仙子大叫起來,「他明明一副很滿意的樣子。」   人家大概是滿意有人如此合作地聽他「心臟病與愛情」的專題講座吧。   「你呢?」默笙不跟她纏,直接問她。   「他約我明天看電影,嘿嘿嘿嘿……」恐怖的笑聲從那邊傳來,「阿笙,從明天開始,我要裝淑女!」   有什麼事情比花仙子要當淑女更難的嗎?   「阿笙,這件好看還是這件好看?要不然這件?」服裝店裡,花仙子比著衣服滲漳滹漈,睼瞁瞄睽問一大早就被她連環奪命Call拉來當參謀的默笙。   「嗯,這件。」   「那是我今天穿來的。」花仙子的臉黑了一半榽榦榯榳,瘑瘧瘉皸「阿笙你是不是沒睡醒啊,一大早就失魂落魄心不在焉的。」   「呃……」默笙心虛地笑兩聲漃滲漳滹,奩奫嫨嫠連忙轉移話題,很正經地說箔箘箸箊,蓉菬萓蒨「小紅,扮淑女最關鍵的又不是衣服。」   「那是什麼?」   「言談舉止啊。」默笙舉例說,「比如說,要是人家問你平時喜歡聽什麼音樂,你千萬不能說是重金屬搖滾。」   「我不聽搖滾。」花仙子喜滋滋地說,「我最愛的是小齊和阿牛的《浪花一朵朵》。」   這次輪到默笙的臉黑了一半,腦海中冒出三個穿花褲衩帶著傻笑的男人抱著吉他滿海灘追比基尼女郎的畫面,耳邊還有花仙子興奮的配音:「特別是『美女變成老太婆』這一句,直接地表達了我對未來的期望……」   「……你們在一起時千萬不要討論音樂。」默笙堅決地說,「或者談談電影?晚上你們不是要看電影嗎?這也很能顯示一個淑女的品位和氣質的。」   「電影嗎?」花仙子兩眼放光,「我喜歡《大話西遊》,裡面的羅家英好帥哦,而且說話好有哲理,特別是那句『人是人他媽生的,妖是妖他媽生的』,包含了倫理、愛情、醫學和宗教,簡直是『眾生平等』的最好詮釋……」   「……小紅。」默笙困難地說,「我想,晚上你還是不要說話好了。」   好不容易花仙子肯放人,已經是下午兩點鐘。默笙回家睡了一覺起來就一頭扎進暗房,等她再出來,天色已經全暗,看看壁上的鐘,竟然七點半了。   肚子餓得不行,打開冰箱卻什麼吃的都沒有,默笙拿起錢包鑰匙,準備去趟超市。   走下樓,穿過花圃,默笙的腳步驀地定住,抬眸。   對面昏黃的路燈下,他站在那裡,眼神透過繚繞的煙霧定定地無言地鎖住她。   以琛!   他遠遠地站著,不急著靠近。他今天穿得很隨意,簡單的襯衫長褲,卻硬是能穿出一種與眾不同的英氣來。她以前常常迷戀地看著他說:「以琛,為什麼你穿什麼都好看呢?」回答她的是以琛沒好氣的大白眼。   以前!又是以前!趙默笙,你有點出息!不能再想了!   以琛掐滅煙,走到僵住的她身邊。   「能不能陪我走走?」   「……好啊。」   沉默橫亙在他們之間,走了長長的一段路,以琛還沒有開口的意思。默笙忍不住問:「我們去哪裡?」   「到了。」   公車站?他們要坐公車嗎?   「有沒有硬幣?」   「有。」默笙從錢包裡挖出幾個硬幣,攤在手裡。   「給我一個。」以琛從她攤開的手裡拿走一個硬幣,指腹無意地劃過她的掌心。   默笙一愣,連忙縮回手,他卻似乎一無所覺,側對著他,眼睛注視著公車來的方向。   「上車吧。」   她來不及問什麼,跟在他後面上車,星期六的公車理所當然擁擠得一塌糊塗,她和他之間隔著兩三個人,呼吸困難,舉步維艱。公車停靠了八九站後,以琛忽然伸過手來,拉她下車,一下車又立即放開,獨自走在前面。   默笙打量著周圍陌生的景物,林立的高樓:「這裡是哪裡?」   以琛頓住腳步回頭:「你不認識?」   她應該認識嗎?A城那麼大,不是所有的地方她都到過啊。可是他的神色為什麼這麼不悅,好像她犯了什麼滔天大罪般。   看著她顯然迷惘的神色,以琛眼神漸漸沉了下來。   「算了!」   他冷冷地吐出兩個字,倏地回頭,步伐邁得又快又疾。   默笙不明所以,直到眼前出現古色古香的校門。   這裡,竟然是C大?   那麼這條街,她驚愕地望著剛剛走過的繁華大街,竟然是老北街?   她和以琛走過無數無數遍的老北街?   怎麼可能呢!   那熱鬧透頂的夜市呢?那些吆喝的小販呢?街道兩邊各種各樣廉價美味的小吃店如今又到哪兒去了?   「你回國後沒有來看看?」以琛平復心情,聲音平靜地問。   「沒有,我……」不是不想來,只是……「工作太忙。」她訥訥地說,這樣的理由,連她自己都覺得可笑。   以琛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說:「你不用說什麼,我明白。」   他明白什麼呢?她不明白。   他們走進C大,百年老校是不怎麼會變的,默笙置身其中,恍恍惚惚就像走在自己的舊夢裡。那些大樹,那些看來很陳舊的宿舍樓,那些歡笑著走過她身邊的學生……一種惆悵的,酸楚的心情漲滿她的胸腔,沒有一刻比現在更清楚,原來,她真的已經離開了那麼多年了。   「哎!」默笙指著路邊轉彎處的小雜貨店,「這個店還在,不知道還是不是那對老夫妻開的。」   「不是。」以琛說,「我還沒畢業的時候就換人了。」   「喔。」默笙輕輕應了一聲,抬頭笑著說,「我去買點東西吃,我快餓死了。」   小店換了個年輕的女店主,一邊照看著孩子,一邊招呼他們。她買了麵包可樂,以琛也拿了一罐啤酒,他付的錢。默笙想起以前他們常常為誰付錢而起爭執,那時候她年紀太輕,還不懂得一個男人的驕傲和尊嚴,以琛和她在一起應該很累吧!   「你什麼時候開始喝酒的?」本來是隨便問的,說完卻想起昨晚那個帶著酒氣的激烈的吻,默笙不自在地別過頭。   「就這幾年。」他沉默半晌,淡淡地說。   是啊,就這幾年。   「嗯,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吧。」   八點多的操場還有很多夜鍛煉的人,多是年輕的學生,也有一些年紀大的教授在周圍散步。   他們坐在操場邊上,默笙笑著說:「這個操場上有我最痛苦的回憶。」   以琛難得地微微笑起來:「八百米?」   「是啊。」默笙很不好意思地承認,「我八百米最好的成績是四分十秒,我還記得當時你很不敢相信地說……」   她突然頓住,以琛深邃的眸子盯著她:「我說什麼?」   說,趙默笙,你跑這麼慢,我當初是怎麼讓你追上的?   「……咦,那個是不是你們系的周教授?」默笙指著不遠處散步的老頭。   以琛掉轉視線看去,點點頭站起:「我去一下。」   默笙看著他走過去,周教授看到他,一副很高興的樣子,說了幾句話,讚許地拍拍他的肩膀。   這個老教授的頭髮是越來越少啦!   說起來,她會認識這個法學院的名教授,完全是因為以琛的關係。   那時候以琛忙於學業家教系務,她這個女朋友也不太能找到他,為了有多點時間和他在一起,她沒課的時候就跑去他系裡上課,這個周教授的刑法學她從頭到尾整整聽了一個學期。不過到現在她還是連刑法學上最基本的「無罪推定」都弄不清楚。不像以琛,被她硬拉去聽了幾節高等數學,期末的時候居然能幫她複習抓題。   不知道以琛說了什麼,周教授居然向她這邊看過來,笑瞇瞇地朝她點了點頭,才走開。   等以琛回來,默笙好奇地問:「你和他說什麼?」   「我說我和一個朋友回來看看。」以琛奇異地看了她一眼,「周教授還記得你。」   「是嗎?」默笙訥訥地說,「他大概對我印象深刻。」   她在這個教授的課上鬧過笑話。   周教授上課是從來不看點名冊的,叫人回答問題也是隨手亂指,有一次默笙就不幸命中,她還記得當時他的問題是「你覺得甲乙丙丁四個人應該怎麼判?」   她一頭霧水。什麼甲乙丙丁?還戊己庚辛呢!   手在桌子底下扯以琛的衣服,不料他居然硬邦邦地回了她一句:「我沒聽。」   哦!對了,他們不久前才吵架,以琛正生她的氣。可是見死不救,也太小氣了吧。   結果她一急,居然說:「把他們都關進牢裡。」   整個教室靜默一秒後,哄堂大笑,底下有男生大聲喊:「教授,她不是我們系的。」   「哦?」周教授感動地說,「同學,你對我教的刑法很有興趣嗎?」   學生又是一陣大笑,起哄叫道:「教授,人家是跟男朋友來上課的!」   老頭兒思想開通得很,居然興致勃勃地追問:「這是誰的女朋友?」口氣活像失物招領。   以琛認命地站起來,丟臉死了。「我的。」   何以琛周教授自然是認識的,生性詼諧的老頭兒語重心長地對他說:「何同學,光自己念好書是不夠的,家庭教育也很重要。堂堂法學院大才子的女朋友居然是法盲,我們走出去也很沒面子啊。」   默笙現在還記得當時教室裡爆發的笑聲。   以琛輕笑了起來:「的確是印象深刻。」   默笙呆呆地望著他,他在笑嗎?終於不再冷著臉,把她當做一個陌生人?   「唔……」她驀地轉過臉,掩藏住心中的情緒,不再看他,不太自然地說,「誰叫你見死不救!」   她還在記恨這件事?以琛心中五味雜陳,又有些好笑。他真的沒聽啊,她以為他冷靜理智到這種地步,可以一邊跟她冷戰,一邊專心聽課?   如果他夠冷靜夠理智,那他現在就不會站在這裡,不會和她在一起。   以琛鬱鬱地吐出一口氣:「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還是坐公車,回到樓下,默笙停住腳步說:「我到了。」   「嗯。」他也停住。   「那,再見。」   「再見。」   默笙走了兩步回頭,他還站在路燈下。「你?」   他眼睛越過她盯著遠處,欲言又止,半晌才說:「昨天,我很抱歉。」   「……沒事。」默笙頗不自在地說,「昨天你喝醉了。」   「是嗎?」以琛頓了頓說,聲音裡微微帶著諷刺。驀地,他低下頭,冰冷的唇碰上她的,一觸就走,深沉難解的目光糾纏住她,低低地說:「默笙,我很清醒。」   一直。   很清醒地看著自己,沉淪。   「你今天心不在焉。」討論一個棘手的案子的時候,向恆突冒出一句。   以琛鎮定地抬眼望他:「我認為我的提議還不錯。」   「是不錯。」豈止不錯,簡直是好極了,「可是你還是心不在焉。」   「好吧。」以琛扔掉手中的筆,「你想問什麼?」   向恆笑起來,難得見他這麼沉不住氣,「我們的趙小學妹回來了?」   以琛揚眉:「你怎麼知道?」他反常得這麼明顯嗎?   「那天我在樓下看到。」向恆解開他的疑惑,「她似乎……變了不少。」   是不少。以琛不說話了。   這時老袁推門進來嚷嚷:「喂,今天聯合的人請吃飯,你們一定要和我一起去。」   聯合律師事務所和袁向何同為A城四大律師事務所之一,雖然難免在法庭上針鋒相對,但私底下交情卻還都不錯。這次老袁幫了他們一點小忙,於是就在得月樓設宴請客。   說起來聯合的那幫人也不安好心,誰不知道聯合的霹靂玫瑰對袁向何的何以琛很有意思,把他們湊在一起,分明是要看好戲。許霹靂擅長攻擊,而何以琛的防守向來滴水不漏,可以想見,今天的晚餐必定熱鬧有趣得緊。老袁已經開始期待了。   得月樓位於城市最繁華的地段,夜幕低垂,華燈初上,酒過三巡。老袁和聯合的幾個律師都是很會耍嘴皮子的人,笑笑鬧鬧吵得不得了。向恆坐在窗邊,耳朵裡聽著他們瞎侃,眼睛卻不自覺地瞥向窗外。   都市的夜晚燈火霓虹,寬闊的馬路上熙來攘往的人群交織移動。   等等,那是……   「老向,你不說話在看什麼?」李律師湊過頭來,順著他的眼光看下去。對面的大街上,有一個女子手拿著相機在拍什麼,不長不短的頭髮,套一件寬鬆的淡藍色襯衫,牛仔褲,身上還掛了兩三個長短不一的相機。   「這是你喜歡的類型?」李律師感興趣地說,看不清相貌,不過感覺很像個學生。   這可不是他的類型。向恆轉過頭,見許大美女正鍥而不捨地對以琛窮追猛打,以琛有禮地客氣地應對。如果再加上她……那可好玩了!   「以琛。」向恆引起他的注意,然後指指窗外。   這下不止何以琛,所有人都看向窗外,不過,看什麼?大家都很茫然。   以琛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正在取角度的趙默笙,放下手中的酒杯:「我出去一下。」   除了向恆氣定神閒,其餘人都差點趴在玻璃窗上了。看著何以琛高大的身影快速地穿過馬路,停在一個陌生的女子幾步遠的地方,卻只是靜靜地看著,沒有驚擾她。那女子似乎一無所覺,等拍完照片回頭——啊!好可惜!她背對著他們,看不清表情,然後兩人說了幾句。   然後……   一幫人下巴差點掉下來了——何以琛!他、他、他……   他居然強硬地抓住了人家的手?   何以琛哎!向來對女人很冷淡的何以琛居然會有這麼激烈的動作,怎麼可能!   大家都很有默契很同情地看向在場的唯一女性,許大美女臉色已經很不好看了。   也對喔!本來以為何以琛對女性疏遠是天性冷漠,搞了半天原來人家必要的時候也可以這麼熾烈的。   這實在太打擊女性自尊了!   雖然平時被許霹靂的伶牙利齒氣得不行,但好歹是一個事務所的,總有同事之誼。胖胖的張律師開口打探敵情:「老向,她是誰?」   向恆的表情有點莫測高深:「你怎麼問我?應該問以琛才對。」   張律師敬謝不敏:「我可不敢指望能從何以琛嘴裡套出什麼。」   向恆笑笑說:「他的外套還在這,總要回來拿。」   一會兒以琛果然回來,很抱歉地說:「老李,我有事先走了。」老李算是今天請客的東家。   老李還沒說什麼,向恆倒先開口:「你這樣就走未免太不給面子,不如叫趙默笙過來一起,我也好幾年沒見她了。」轉頭問老李:「介不介意多個人?」   老李連忙點頭:「可帶家屬,可帶家屬。」   以琛沉吟。   許霹靂陰惻惻地開口:「何大律師交個女朋友都偷偷摸摸的,見不得人嗎?」   默笙還在馬路那邊的人行道上傻傻地發愣,想著她和以琛這樣到底算是什麼關係呢,朋友不像朋友,情人不像情人……還沒想出個所以然,手機又響了,接起來是以琛。   「我走不掉……」   哦,那好啊,默笙鬆了口氣。   「……你過來吧!」   電話掛了。默笙連跟他商量的機會都沒有,看看對面的得月樓,收拾東西,穿過馬路。   以琛在門口等她,默笙猶豫地說:「我進去不太好吧。」   以琛輕描淡寫:「幾個同行,沒事。」   可是,她是以什麼身份出現呢?   這句話她還是嚥了回去。這些日子,以琛偶爾會找她,但都是刻意地保持距離,只是這樣的接觸已經讓她不安。   不應該這樣的,她應該離他遠一點……   待他們一走近,一幫人老實不客氣地打量起默笙來,長得還挺不錯,穿著很隨性,頭髮短了一點,少了些韻味。比起圍在以琛身邊的女人,一般。   率先打招呼的是向恆。   「趙默笙,這麼快就回國了?」他笑得溫和,話裡卻微微帶著刺,「我還以為你要讓以琛苦守寒窯十八年呢。」   真是笑裡藏刀,綿裡藏針。默笙還能怎麼說,千篇一律的一句:「向師兄,好久不見。」   「師兄不敢當,不過真是好久了。」向恆似笑非笑的。   以琛簡略地介紹,默笙剛剛坐下,那個美麗的女律師已經很不客氣地朝她開炮。   「趙小姐,我聽說何以琛是出了名的難搞定,你用什麼手段把他弄上手的?」   不是聽說,是心得吧。餐桌上一片靜默。   向恆聽得差點噴茶,這個許霹靂!   其實她也沒什麼惡意,只是直截了當慣了,又跟一群大男人混多了,說話就這個樣子。她都能在法庭上大罵法官沒水平沒常識了,還能指望她會有多婉轉?今天這樣問話已經算客氣的了,只是趙默笙沒見過這種陣勢,怕是應付不來。   他剛想出言相助,卻看見何以琛一臉漠然旁觀的樣子,便住了嘴。別人的女友,別人都不心疼,他幹嗎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默笙先呆了一呆,才反應過來,見大家都不說話,心中不由抱歉,以為是自己的到來弄擰了氣氛,她哪裡知道這些人純粹是想看好戲,興奮得屏息以待。   於是半開玩笑似地說:   「其實以琛是很好追的。」她總結自己以前的經驗,「關鍵是要厚著臉皮死纏爛打,一哭二鬧三上吊,保證他舉手投降。」   大家都不敢相信地看著以琛,原來何大律師竟喜歡這種調調?   許霹靂不贊同地瞪視她:「你不覺得這樣做很沒有女性尊嚴嗎?」   「呃……當時沒想到。」默笙笑笑。   「這樣死皮賴臉追來的男人,他會對你有多少感情呢?沒有靈魂的瞭解,他總有一天會對你厭煩,然後把你拋棄的。」許霹靂咄咄逼人。   「啊!」一直沒說話的老袁突然叫起來,打斷了許霹靂的攻勢。他興奮地盯著默笙,「我想起來了,你就是那個把以琛甩了去美國的女人,是不是?」   啊?!除了向恆以琛,其餘人都不可置信地望著趙默笙。她,甩掉何以琛?   默笙也呆住,她甩以琛?這從何說起?而且,為什麼這個魁梧大漢的眼神看起來好像很……崇拜?   「不,我沒有……」   還想抵賴?老袁採取迂迴戰術:「你是不是去過美國?」   「……是。」   「你以前是不是他女朋友?」   「……對。」   「那就是了。」老袁的熊掌代替驚堂木一拍,罪名成立!   默笙目瞪口呆,現在的律師都是這麼草菅人命的嗎?   她剛想解釋,就被以琛一把拉起:「不好意思,我們先走一步。」   沒人攔他們,怔怔地目送他們遠去。   一出得月樓的大門,外面的冷風吹來,她亂極的思緒終於有點清楚,看著走在前面的人,忍不住問:「以琛,你為什麼不說?」   「說什麼?」   「他們似乎以為……我甩了你,可是明明不是這樣的,你為什麼不解釋?」心高氣傲的何以琛怎麼可以忍受這樣的誤解!   「怎麼解釋?」以琛的身形定住了,挺拔寬闊的背影在這一刻看來那麼寂寞,澀澀的聲音在夜風中分外清晰,「連我自己也這麼認為。」   她不明白劂劁勩勫,僎僦僣僛什麼叫他也這麼認為。   「我至今仍在懷疑,當年我的那些話綱緁綸綢,嵿嵽嶆嵹是不是正好給了你遠走高飛的理由。」   以琛的聲音不高不低,卻一字一字重若千斤地敲在她心頭。   他怎麼可以這樣說?他居然這樣說!   她清楚地記著那天的情形。她聽了以玫的話褖裮褉褋,蓌蓋蒧蒱立刻去找他證實。以琛是不會騙她的,他說不是就不是皸監盡瞀,滭澈漚漏她絕對會相信他。可是如果他真的喜歡以玫呢,那怎麼辦……   去的路上她能想到的最壞的情況不過是以琛告訴她他也愛以玫漪漵滫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