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收集
關於部落格
分享我所喜愛的小說
  • 1211473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君憐妻

核心出版集團 -- 棉花糖系列607-君臨天下系列五之二 火君憐妻 公司簡介 首頁 > 新書搶先看[TA6071]棉花糖系列607-君臨天下系列五之二 火君憐妻 故事大綱: 男主角:火焰君,君臨天下幫一員,控制著全球幾近半數鋼鐵業,風流瀟灑。 女主角:莫寒脩,因為受了刺激,而罹患了「選擇性不語症」,纖細而脆弱。 楔子 這五個人在年幼時即被公認為「天才型」的學生,智商全在一八○以上,出生非富即貴。   十八歲那年,他們五個人分別由不同的城市或國家,飛往美國夏威夷大學作短期進修的交換學生,那年,「風」、「火」、「雷」、「電」皆已十八歲,但「水」只有十三歲,成熟的心思,讓她打入這四個男人的世界,並成為「同盟好友」,由於他們的名字皆有一個「君」字,故而這五人便組成「君臨天下幫」。   三個月後,他們各自回到原先的軌道就學、生活……直到十年後,他們決定從百忙之中抽空見見老同學,並相約回到夏威夷,好好享受難得的休閒時光。   十年的時間不算短,風、火、雷、電四個大男人憑著各自非凡的才能與祖輩原已打下的基礎,在不同領域各擁一片天,自成一方之霸;而唯一的女孩水,才二十出頭,就已在國際醫學期刊上發表了眾多的病理學研究報告,成了一位享譽國際的天才病理學專家。   雖然五人都已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但他們的友情卻如老酒一般,越久越濃烈,甚至連親生兄弟的手足之情也比不上;而他們所組成的君臨天下幫,也因為五位成員的顯赫威名,及彼此間水幫魚、魚幫水的緊密關係,被世人戲稱為「地下全球指揮部」,只要他們想要的人、事、物,沒有得不到的。   只是,權勢再大、富可敵國,有一樣東西,卻是這五個天之驕子驕女再怎麼機關算盡也得不來的,那就是愛情。   歷盡艱辛的求愛過程,讓五個才子與才女瞭解到,愛是真心相待,不求回報的;更懂得了只有付出,才能擁有最美的真愛!       第一章   控制著全球幾近半數鋼鐵貨源的火焰君,有些無奈及不耐煩地開著車,往墓園的方向駛去……   期待已久的同學會,沒想到竟然會因為主辦人風逸君與半盲女花憐心的愛情,而成了一場黑道的火拚大會,而若不是正巧他們君臨天下幫全數到齊並全力相挺,就憑風逸君那個被愛沖昏頭的小子,怎有可能全身而退,還將花憐心那個美嬌娘給娶回家?   原以為事情至此就算了結,並打算喝完風逸君的喜酒後就回家的,誰知風逸君竟然開口「請求」他們四個老同學,若無什麼緊急的事,就暫且多留在夏威夷一段時間,以協助尋找他的恩人——莫愁的妹妹的下落,及出席莫愁的喪禮,而為了感謝大夥這段時間的協助,他會做到讓他們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原來風逸君接獲情報,莫愁之所以會命喪在幫內第二把交椅——鬼面的手下,全是因為權與利。鬼面不僅一心想成為夏威夷最大幫派的老大,更貪圖這些年來幫內「獲利」的眾多金錢。   誰知,鬼面殺了莫愁後,在幫內及莫愁家四處翻找,才找到約五十萬美金,這與他預料的上千萬美金相差甚遠。   之後,他透過各種管道得知,莫愁有個妹妹,而他可能將錢偷偷轉到她的名下,所以,鬼面火速下達了追緝令。   莫愁臨死前最放不下的,便是他唯一的妹妹,所以懇求風逸君除了確保她的安全外,更要代他為妹妹找到一位好丈夫,以照顧她一輩子。   為了報答莫愁的恩情,並完成他的遺願,盡速找到他的妹妹並保護她的安危,就成了他們君臨天下幫目前最為緊急的任務。   「風逸君,你這個臭小子,過些日子一定要教你為我這段時間所受的損失給點精神賠償費。待這件事告一段落後,看我怎麼整你!」   火焰君雖然口中唸唸有辭,但是對於老同學風逸君的相託,可是傾盡全力地相助,因為他知道,若是換成他有事,君臨天下幫的成員們,也一定會盡全力幫他的。   「什麼叫作『沒什麼緊急的事』?那笨小子到底知不知道,只要我一星期不在紐約總部坐鎮,全球鋼鐵市場的供需可要大亂了……」火焰君還是忍不住繼續暗地裡數落風逸君。   三個小時前,為了一筆上百萬美元的大訂單,他才透過視訊和遠在印度的買主開會,因此來不及趕來參加莫愁的喪禮。   但看在莫愁為了風逸君的愛妻花憐心喪了命,並將眼角膜捐贈給她的份上,他無論如何都要來送他這個令人敬佩的好漢最後一程,謝謝他讓風逸君擁有了一個「完整」的妻子,及幸福的家庭。   砰!砰!   火焰君才剛駛進墓園大門口,就聽到兩聲巨大的槍聲傳來。他心驚了下,火速跳下車,快速朝槍響的方向跑去……        ☆       ☆       ☆   遠從波士頓趕來為哥哥莫愁送葬的莫寒脩,待墓園裡的人群全散去後,才在哥哥生前為她安排的兩名貼身女保鑣——百合及莉莉的保護下,從大樹後方慢慢走至哥哥的墓前。   佇立許久後,她在百合及莉莉的催促下,準備離開,誰知,兩聲巨大的槍聲響起後,百合及莉莉卻在她眼前倒下……   莫寒脩見狀,整個人嚇住了!   她驚慌失措地摀住臉與耳朵,不自覺地彎下身子,不停地顫抖。   「殺了這白衣女孩!」   莫寒脩彷彿聽見有人大叫,雜沓的腳步聲就似奪魂曲,一再壓近她,她無力自保地蹲在原地,想哭卻無法掉淚,想求救卻喊不出聲來,想跑卻發現此刻這兩條腿根本不是她的。   一支槍管就這麼頂在莫寒脩的頭上!   「抬起頭來。」一名黑衣人壓低聲音命令道。   不住顫抖的她,怎麼也無法聽令行事,只是一味地埋首於長裙上。   「再不抬起頭,我就殺了妳!」那人惱火地威脅她。   她仍然沒有抬頭,黑衣人再也忍不住,準備給她點教訓,「不知死活的丫頭!」   嚇壞了的莫寒脩,神魂彷彿抽離,誰知,下一秒鐘,她聽見有人大聲嘶喊,一隻手在她的眼前被子彈擊中,頓時血肉模糊、鮮血四溢。   原來是那執槍的黑衣人——眼鏡蛇的手被打傷了!他忍痛躲至她的身後放話:   「什麼人?」   天色已暗,偏又為前方的路燈照射,眼鏡蛇實在看不清到底是誰射傷他。   對方已掌握一切,不出聲地等他與他的兄弟們自曝行跡。   顯然沉不住氣的眼鏡蛇翻身站了起來,打算抓起莫寒脩當擋箭牌,拚個你死我活!   誰知,第二聲槍響再起,眼鏡蛇的整隻手報廢了,痛得他雞貓子鬼叫,不久便昏死了過去。   他的同夥黑狗也不敢輕敵,接著頂替眼鏡蛇躲在莫寒脩的後方,扯住她的衣裙,「你再裝神弄鬼,我就殺了莫愁的妹妹!」   黑狗和眼鏡蛇也只是得到情報,推測這女孩很可能就是莫老大的妹子,心揣來人會救她,一定知道這女子的真實身分,故而這麼說,以期脫險。   在黑暗中的火焰君怔了下。原來被綁架的女孩,正是他們君臨天下幫要救的人。   黑狗等不到對方的回應,準備先重擊莫寒脩頸肩、補上一槍,然後再落跑。誰知,他還是慢了半拍,火焰君已朝他射擊,打中了他的右肩!   「啊!╳的!你給老子記住,老子會報仇的!」黑狗迅速溜進墓地旁一公尺高的草叢裡。   這時,平穩的腳步聲緩緩地靠近莫寒脩,終於在她面前止住步伐。   「他們死的死、逃的逃,妳安全了。」火焰君渾厚的聲音,帶了股讓人安定的力量。   莫寒脩雖然知道自己安全了,但還是無法止住打顫,怎麼也無法抬頭答謝對方的救命之恩。   「我說,妳安全了。走,我帶妳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他仍耐心解釋。   莫寒脩只是點著頭,不發一語,卻做不到一般人眼中再容易不過的致意動作。   這下子火焰君開始懷疑這個女孩可能不僅「自閉」,還有其他的隱疾——失聰。   他捺著性子,托起她一直低著、半掩著的臉——   一張彷是從漫畫裡雪國公主的顏容,就這麼映在他的面前!   那淨如白雪的美麗容顏只怕世上難尋,說她是天使一點兒也不為過,最讓火焰君的悸動與莫名心疼的,是落在那臉上的兩行清淚,那是古詩所云「催人心肝,哭斷腸」的最佳寫照。   圓而晶亮的雙瞳,已因淚水的滋潤,閃爍著熠熠星辰的波光,零散在臉頰的青絲,更為她平添淒楚的美麗。   她一句話也沒說,兩人就這麼靜靜地彼此相望。   火焰君的心,似乎在這一刻為她融化了,怎麼也不肯鬆開手。   他要這個女人!   不待莫寒脩反應,他將她拉了起來,抱在胸懷,不疾不徐地走向停在黑暗中的座車。   她不再顫抖,取而代之的是渾身的火熱與羞赧。   她從未和一個男人如此接近,他……是第一個!   她不再流淚,彷彿知道他是她的城堡。           ☆       ☆       ☆      火焰君為了莫寒脩的安全,還是先回到風逸君為他在夏威夷匆匆整理好的別墅。   他一路往前走,卻發現莫寒脩沒有跟上來,於是止住腳步,回過頭問:「為什麼不進來?」   莫寒脩只是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對著他,卻一句話也不說,先前的驚顫已撤去,此刻表情就像精緻娃娃,美麗卻失真。   「我在問妳話。」   她只撇了撇嘴,欲言又止,雙手不自覺地攪在一塊兒,連那粉雕玉琢的臉蛋也開始左右轉動,似乎想逃開他的逼視與逼問。   火焰君深深吸了口氣,微微閉目,彷彿想起什麼似地睜大雙眼,「妳該不會聽不見吧!?」   她還是左右張望,最後低下頭。   「真是見鬼了!」他惱火地低咒,旋即撥了通電話,劈頭就問:「風,莫愁的妹子為什麼一句話也不會說?」   誰知接他電話的卻不是風逸君,反而是他們君臨天下幫的唯一女孩——水卿君。   「就最近的資料顯示,莫愁的妹妹好像罹患了『選擇性不語症』,至於症狀到了什麼程度,尚不知曉,我得查證一下,你就多擔待些,再不,我現在去接她,她和我住好了。」   「不用!」絕斷的語氣與聲量,不但令水卿君感到不可思議,連火焰君自己也感到詫異。   水卿君先是一怔,爾後像是明白什麼似地說:「那我們明天再去看她,好好研究這個不說話的嬌娃該怎麼安置,畢竟她現在失去最親的兄長,也失去了保護她的保鑣。」   「知道了。」   火焰君旋即收線,因為剛在路上時他已和風逸君通過電話,並告知莫寒脩在他這裡的事。   人,他是救下了,風逸君也算是完成對莫愁的部分遺願,只是,後續該怎麼安頓才是重點。   他在心中暗自嘆了口氣,又朝莫寒脩說道:「妳打算在院子裡站一晚?」   她終於將臉轉向他,還是不作聲。   他的雙眼因氣餒而略為上翻了一翻,「小姐,妳到底聽不聽得見我說話?還是不想說?」   她又低下頭不語。   他索性折回她的身邊,霸氣地拉起她的手,「不管妳聽不聽得見、會不會說話,現在,就是現在,我命令妳必須和我進去休息!」   意外地,莫寒脩沒有掙扎,柔順地任他拉著她一路走進室內。   他惱怒、挫折的情緒倏如雲霄飛車般地轉折,又由低谷翻往高處。他有些驚詫地側過頭睇著她……   莫寒脩真是個奇怪的女孩!   慢著!寒脩?寒脩……不正是含羞草的諧音嗎?   好一株含羞草!他搖頭笑了笑,這名字取得還真好!   忽然,他用力將她的手牢牢握在手心中,走進屋裡。   火焰君望著室內的僕人與保鑣,就像天生的帝王,毫不遲疑地下達命令:「天龍、金虎,你們兩個先去檢查二樓給莫小姐睡的房間。」又對著管家說道:「法蘭克,你去準備一些中國菜。」   「是的。」他們三人異口同聲道。   忽然,他又喊住他們:「再去飛迅大道替莫小姐買齊從裡到外的衣物。」話落,不自覺地問著身旁的莫寒脩:「妳穿幾號的衣物?」   那雪白的雙頰立刻泛紅,還直發燙,頭垂得更低了。   他想起來了!她好像得了什麼不語症,就字面上的意思推敲,應該是不會說話,或是不想說話吧!   既然這樣,還是他自己拿捏吧!   火焰君的雙瞳立時像透視的雷射,由上至下地照向莫寒脩,而且準確無誤地說出幾組數字:「36,22,34,172公分,讓店長替她全權做主,但不要選紅色,她現在正在服喪。」   「是的。」服從聲再次傳來。   莫寒脩既感謝又感動他的體貼,但對於他如此精準地猜出自己的身材,卻羞怯得不知該作何反應。   她的臉像是被火烙紅了,連身體也異常的灼熱,心裡卻……隱隱的有些不明就裡的酸勁兒。   這個男人如此熟悉女人的尺碼,換言之,他一定很瞭解女人,也可能有過很多女人,甚至現在還在女人堆裡打轉。   他不讓她有機會胡亂想,又將她拉往起居室的沙發坐下。   她認命地坐好,但心臟卻一直噗通噗通地加速躍動。   她還是不敢看他……卻又想瞧他。   他又說話了:「如果妳一直都不說話,那麼我就替妳決定一切,從食衣住行開始,知道嗎?」   她點了點頭。   老天!她真像一部只會服從指令的活體電腦,陡然間,他想試試她這個只會臉紅又聽話的漂亮寶貝,遇到不合理的指示時,會作何反應。   「這樣吧!今晚妳就和我共睡一張床。」   倏地,她抬起頭,瞪大了晶亮的黑瞳,露出驚詫,還有不可思議的波光。   他卻笑了,帶著勝利狂妄笑容說:「怎麼樣?」   他再次逼近,就不相信這個害羞的丫頭能夠處變不驚。   她一直搖頭,卻仍然不說話。   「不肯?」他又問,還是那促狹的笑容。   她則猛點頭。   「哈——」他放肆地朗笑,「妳原來不是沒反應,只是不想說話。」   她沒有回應他,但已不如初時那樣不敢迎向他的目光。   「妳一直不說話,那半夜若有壞人偷摸進妳的臥室,妳會怎麼做?」他反問她。   忽然,莫寒脩從容地從雪白裙子裡取出一樣東西給他看。   「老天!真有妳的。」這真是件讓他嘆為觀止的武器——一只口哨!   他該怎麼說?說莫愁教得好?還是說這小女人總算懂得小小自我保護?   「好,今晚就依妳,一個人睡,但妳得記住,哨子別掉了,我可沒有哨子,不過我有槍。」   她再次打了個冷顫。   他突然覺得有些自責,從不出口的歉意就輕輕地溜出:「Sorry。」   她又搖了搖頭,撇了撇唇,一臉不以為意。   他想,她是個膽怯又善良的女孩,那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她的不語症?      夜深,各自入睡時,火焰君不忘打開私人的手提電腦,下意識敲下幾個字——不語症。   他想瞭解她!有關這一點,他也感到不可思議。   這時,電話忽然響起……   是學醫的水卿君打來的,他便再一次旁敲側擊地詢問她,有關莫寒脩這種不說話的毛病。   掛上電話,他再次上網查詢,果然找到相關而且更正確的資料——   選擇性不語症是一種發生在兒童與青少年的疾患,兒童具有足夠的理解與口語表達的能力,但是卻選擇在特殊的社會情境下拒絕說話。   這種疾病並不常見,臨床上大概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學齡兒童會被診斷為選擇性不語症。此障礙直到入學後才會受到臨床的關注,有些個案只持續數月,有些卻長達數年之久。   選擇性不語症的兒童常用姿勢、點頭、推扯或單音節的發音來代替語言的溝通,甚至全然不對某些人說話。而除了在某些情境下的沉默外,其他特徵尚有極端害羞、害怕尷尬、社會隔離或退縮、執著、強迫行為、對立行為、易怒……等特質。   選擇性不語症亦常和焦慮疾患共病,尤其是社交焦慮症,發生在女孩身上的機率比男生高。   選擇性不語症的病因到目前未明,但普遍認為是多重病因,從先天氣質到創傷事件都可能跟此疾患有關……   他幾乎花了一個小時,才將其中一篇論文看完,總算對莫寒脩的情況有了初步的瞭解,於是推測她有過不愉快的童年。   在累得腰酸背痛之際,他突地對自己的行為一怔,繼而有些逃避地關上電腦,倒頭就睡。   怪的是,他竟然輾轉反側,一夜難眠。 作者 : 席晴繪圖 : 顏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