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收集
關於部落格
分享我所喜愛的小說
  • 1211473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電君馴

楔子   這五個人在年幼時即被公認為「天才型」的學生,智商全在一八○以上閩閡閤閨,碲碥碭碧出生非富即貴。    十八歲那年,他們五個人分別由不同的城市或國家瘑瘧瘉皸,槍榧榵槃飛往美國夏威夷大學作短期進修的交換學 生,那年鉾銎銙銛,摎摙摸摷「風」、「火」、「雷」、「電」皆已十八歲,但「水」只有十三歲銇銈銜銧,蒟 蒺蒙蒔成熟的心思,讓她打入這四個男人的世界箤箄箝箔,滎潀漅漡並成為「同盟好友」,由於他們的名字皆有 一個「君」字輎輓輍輑,雌雿需靘故而這五人便組成「君臨天下幫」。   三個月後,他們各自回到原先的軌道就學、生活……直到十年後駇駃骱骰,漷滯潃漱他們決定從百忙之中抽 空見見老同學,並相約回到夏威夷,好好享受難得的休閒時光。   十年的時間不算短,風、火、雷、電四個大男人憑著各自非凡的才能與祖輩原已打下的基礎慢慱慵慴,榨槏 榽榦在不同領域各擁一片天,自成一方之霸;而唯一的女孩水榙榛榬樆,瘍瘖瘕瘋才二十出頭,就已在國際醫學 期刊上發表了眾多的病理學研究報告嘖嘕嗹嘐,蜚蜴蝂蜭成了一位享譽國際的天才病理學專家。   雖然五人都已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但他們的友情卻如老酒一般瑳瑱瑭瑤,僣僛僖僩越久越濃烈,甚至連親 生兄弟的手足之情也比不上;而他們所組成的君臨天下幫,也因為五位成員的顯赫威名,及彼此間水幫魚、魚幫 水的緊密關係,被世人戲稱為「地下全球指揮部」,只要他們想要的人、事、物,沒有得不到的。   只是,權勢再大、富可敵國,有一樣東西,卻是這五個天之驕子驕女再怎麼機關算盡也得不來的,那就是愛 情。   歷盡艱辛的求愛過程,讓五個才子與才女瞭解到,愛是真心相待,不求回報的;更懂得了只有付出,才能擁 有最美的真愛!   夏威夷   一場美輪美奐的婚禮結束後,新人雷震君與向彤歡歡喜喜地擁吻,為他們的愛劃下永恆的見證。可是,擔任 他倆男女儐相的殿狂君與水影,已經在外面演出「三本鐵公雞」的戲碼。   這兩個人不論外貌與才智,都可說是十分登對,偏偏二人就像兩桶火藥,一觸即炸。   「真高興婚禮結束了,我可以馬上擺脫你這個自負又可憐的男人。」水影咬牙切齒地說。   「你才是可憐又嘴尖牙利的水生動物!」殿狂君知道她的工作和水中攝影有關,便以此咬住她的尾巴。   「你——哼!好女不和狗鬥!」水影一甩頭,一頭烏黑的長髮便掃向他的臉龐。   也不知本能,還是習慣,殿狂君倏地從腰間抽出隨身攜帶的鋒利小刀,一刀劃下,只見一段十公分左右的秀 髮落下。   「哦!你——」水影望著自己的頭髮被這個可惡的男人削去一段,氣得渾身發抖,但實在找不出該用什麼字 眼咒罵這個人,甚至不知該不該立刻上前給這人一巴掌。   殿狂君似乎知道自己做得有點過分,手執著小刀,冷靜地解釋:「你的頭髮打到我的臉——」   「所以你就將它給Cut了?」她齜牙咧嘴地質問。   「這不是我的本意,只是習慣動作。」   「老天!你是個瘋子,地道的瘋子!」怒火沖天的水影轉身就走,但這回她可是牢牢地護住自己的長髮,免 得又被這個瘋子給剪斷了。邊走,她還邊嘀咕:「還是海裡的生物簡單的多。這隻豬、瘋子、豬——」   殿狂君聽不清楚她在抱怨什麼,但相信準沒好話。   望著水影的背影,又瞥了瞥地上的頭髮,他收起了小刀,彎下身子,拾起那散落一地的頭髮,然後拿出口袋 裡的雪白手帕,小心翼翼地把它包了起來。   起身,自忖:看看,他到底在做什麼蠢事?   展開手帕,他準備撢開那縷頭髮,但風一揚起,他的心一軟,連忙合上手掌,將髮絲包回雪白的手帕中,塞 進自己的褲袋裡,準備回紐約。 第一章   紐約市   未來的一個月裡潳滽漟漺,隤隡雃雒將各有一場重要的展覽與酒會,在紐約市舉辦。   一是水影個人的海洋生態攝影展態慞慓愿,銚銠鉻銝另一就是從事石油探勘的殿狂君所舉辦的新油田發現酒 會。   此次,水影舉辦海洋生態攝影展的場地蜛製褔裻,漧漢漮滸正是紐約市有「能天使」之稱的富商——拉菲爾 所提供。因此,便有「水影將成為拉菲爾新歡」的八卦消息傳出。   對此摋撇搿撤,獐獑獃獍水影並不以為意,在一切準備妥當之後瑢甃甂甀,漚漏漭滻就致電拉菲爾,笑言: 「你這大企業家因我這無名小卒,上了八卦雜誌『風華女王』的頭條。」    拉菲爾放聲朗笑,「小美人魚慥戧戫截,墎塻墏墘心裡不好受?」他暱稱水影為美人魚。   水影笑了,「怎麼會?」   中美混血兒的拉菲爾蒪蓐蓊蒶,熄煻熏熆俊美無比,對藝術品的收藏更有獨到之處綪綱緁綸,緆綣綩綠只是 對女人總是漫不經心,但應有的體貼與禮貌還是樣樣不少。   他是因為欣賞水影的作品誧誣誤誚,骯髦髧髣進而和她結識的,當她找他幫忙時獑獃獍獌,榯榳槉槆更破例 將私人的藝廊借給她免費展出。   水影對此感激在心,但仍與他保持某種距離。   「不會就好。」   她笑了褉褋複裹,蓂虥虡蜨又說︰「我的名字能夠和你『掛鉤』,是我沾你的光蜴蝂蜭蜩,爾牄牓犖相信會 有更多的人為此來參觀我的攝影展。」   「瞧你把自己說得多不值錢。水影,聽好誘誧誣誤,豩貌貍賗你是我見過最優秀的攝影家之一。若不是如此 ,能天使藝廊是不會借給你的。」   「謝謝你瘋瘔瘈瘑,榤榨槏榽拉菲爾。」她感激地笑道。   「別謝我,我們說好的,[現代] 席晴 -【君臨天下之四】電君馴妻 [url=http://www.eyny.com/viewthread.php?tid=2435377][現代] 席晴 -【君臨天下之四】電君馴妻[/url]伊莉 討論區[url=http://www.eyny.com/]伊莉討論區[/url]我免費提供場地可是有交換條件的。」   「這我知道。」   「那明晚就麻煩你陪我出席一場好友的酒會。」   她有點懷疑,像拉菲爾這種人幔廕廎廗,豨豪豩貌為何會找她為「伴」,這令她有些想不通。難道明晚的酒 會主人漁潎漾漸,緁綸綢緆也是名研究海底生態的專家?   「有疑問?」拉菲爾追問道。   「我只是很好奇,難道你的女友沒一個可以陪你出席嗎?」她笑問。   「她們只能當花瓶或暖被蓆蒼蓄蒐,榹榕槍榧你是唯一有才華,又沒和我Gotobed的才女墑墔塼塽,算箤箄箝 才有資格。」拉菲爾間接讚美她。   「謝謝你的抬舉。我可否知道那是什麼樣的酒會?」她一邊指揮搬運工將她的作品放在指定的位置上,一邊 問道。   「石油探勘的酒會。」他說勩勫匱匰,鳵鳱麧麼順手飲了一口酒。   「挺無聊的。」她笑應,雙目仍然盯在牆上那幅作品裻褊褘褕,僪僤僮僠牠正巧是隻虎頭鯊。   「也許酒會是有點無聊,但這個主持酒會的人緂綮綯綻,漓漎漕漒可是只無人能近的虎頭鯊,很有魅力。」   她怔了下僰僨像僥,漘漙漥滾雙眸又看了看自己的作品,低喃:「虎頭鯊?」心頭漫過不安的情緒。   「對摥搴摽摋,綣綩綠綜虎頭鯊。這人叫殿狂君,是君臨天下幫的成員之一。聽過君臨天下幫的事嗎?他們 是由五個大學同學組成的,如今在各自的領域獨領風騷。這隻虎頭鯊殿狂君跟我還有點私交。」他繼續說。   水影一聽到「殿狂君」三個字,手機旋即掉在地上。   想起在夏威夷被殿狂君剪掉的頭髮,她的呼吸變得十分急促。   「喂——喂——水影——」拉菲爾直喚道。   她這才彎下身子拾起手機,面無表情地說:「我會準時出席。」   收線後,她馬上令搬運工將這幅虎頭鯊作品拆下來,「換掉它!」   她要將它藏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雖然它是她得意的作品之一,但一想到它和殿狂君劃上等號,她就火冒三丈。   由殿狂君主辦的石油探勘酒會,在紐約可算是盛事一樁,不但紐約的大亨幾乎都會出席,就連其他州及海外 的名流都在受邀之列。   當然,這樣的地方,自然少不了美女做伴。每位權貴的身邊,都跟著一名盛裝赴宴的美女,毫不輸給一年一 度的奧斯卡頒獎典禮。   香檳美酒、音樂舞群,讓整個會場顯得很熱鬧。在一批批的俊男美女入場後,男主人殿狂君也上前向來賓致 意。   這時,拉菲爾出現在門邊,侍者大聲地報著他與女伴的名字,殿狂君立刻迎了上去。   他只瞥了一眼俊拔的拉菲爾,便睇著他的女伴,他想知道她是不是雷震君與向彤結婚時的那位女儐相。   一見那健康的棕色肌膚,還有那嘲世的唇角及烏黑瑩亮的秀髮,他知道,她就是如假包換的「水影」。   夏威夷一別,他們就各忙各的,得知她將開攝影展,才知道這黑美人魚,在攝影界小有點「名氣」。   今晚,水影穿了一身雪白的合身長禮服,斜肩開襟的設計,將她勻稱的手臂及完美的身材,完全勾勒出來, 站在拉菲爾的身邊,真的十分登對。   而他的女伴水卿君就沒有這麼艷冠群芳了。因為她才從病理室匆匆趕來,無暇打扮,儘管她的美有別水影, 但在身高上,水卿君就顯得有些吃虧。   雖然他無意將她們拿來比較,但還是有著一般男人的習性——見到女人總會「評頭論足」一番。   「嗨!恭喜,你的酒會看來冠蓋雲集,辦得十分成功。」拉菲爾伸出右手向殿狂君致意。   「沒有你的出席,一切將會黯淡無光,誰不知你是紐約市裡響丁當的大人物。」殿狂君馬上接話。   「過獎了,君臨天下幫的殿狂君也不遑承讓。」拉菲爾這時瞥了殿狂君身邊的女子一眼,感覺自己像是在哪兒見過她,但他也沒再多想。   「好了,我們別再互誇了,先介紹一下自己的女伴吧!這位是我的女伴,也是我的同學——水卿君小姐。」   拉菲爾勾起一抹應酬的笑容睇著水卿君,道:「晚安,水小姐。兩位,也容我介紹我身邊這位才情洋溢的水 影小姐。」   「嗯,見過。」殿狂君故作疏離狀。   「見過?」拉菲爾有些吃驚地望了水影一眼,好像在問——怎麼沒事先告訴他這事?   面對殿狂君,水影拋了一記冷淡的笑容,「拉菲爾,我不知你的朋友,就是那個會剪斷女人頭髮的殿先生! 」   「剪女人頭髮?他會幫女人剪頭髮?這——」拉菲爾誇張地低嚷,「太浪漫了!兄弟。」   水影馬上糾正他,「浪漫?很抱歉,絕不是你想的那樣。因為那個女人氣炸了,只差點沒用魚槍射他。」   拉菲爾頓時爆笑出聲。他已經知道那個被削頭髮的倒霉女人是誰了,畢竟,有誰比水影更會用魚槍?   看來,這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   至於在夏威夷已有數面之緣的水影及水卿君,也頷首微笑向對方致意,倒沒有什麼特別的對話。   「是那個女人自找的!」殿狂君立刻還以顏色。   喔喔,看來,這二人的過節不小!拉菲爾在心裡大笑。   但,未來誰也說不準,於是他笑勸:「兄弟,女人要哄、要寵,但不要罵、不要打,這樣她們才會完全臣服 於你。」   「好了,不談女人。喝點酒、談些賺錢經,要來得實際些。」殿狂君岔開話題。   「也對。Baby,抱歉,剛剛忽略你了。」拉菲爾故意這麼稱呼水影,還將她的手拉近自己的臂彎中,他想看 看殿狂君會有什麼反應。   果然,殿狂君立刻皺起眉。   水影當然不喜歡拉菲爾對她表現得太親暱,但一見殿狂君那鄙夷的眼神,她便賭氣地決定「勉強」配合演出,讓這個殿狂君認定她就是拉菲爾的「新歡」。   拉菲爾瞥了一眼水影。果然,這妮子沒有抽回手,可見她也有互別苗頭的意思。   拉菲爾決定再玩個遊戲。   他假意呼應殿狂君的話,「賺錢是我的最愛,但女人在某些時候更勝金錢遊戲。」   「沒錯。」殿狂君也依樣畫葫蘆的將水卿君的手掛在自己的臂彎裡。   這回,換水影的雙眼閃著詭誕的火光。   至於水卿君,則低聲地對殿狂君說:「殿,你在幹什麼?」   殿狂君不作答,就是將水卿君的手卡得死緊,然後對著大伙笑,「今晚會是個難得的夜晚。」   「我相信,我相信。」拉菲爾笑著呼應。   這一晚,四個人各懷心事,並在應對進退中大玩文字遊戲。   石油探勘酒會在一片熱鬧聲中接近尾聲,殿狂君站在門邊一一向來賓道別,等到賓客散得差不多時,拉菲爾 拉著水影的手往門口走去,還故作步履蹣跚的模樣,差點摔到殿狂君的跟前。   殿狂君一把扶持他,眉心不自覺地蹙了下。   記得拉菲爾向來是「千杯不醉」的,今個兒怎麼醉了?   下一秒鐘,他果然聽見對方的意圖——   「兄弟,我醉了……可否麻煩你送水影回她下榻的飯店?」   「不用了。」這話出自水影的口中。   殿狂君不理會水影的拒絕,逕自問道:「難道你的司機也醉了?」   「我早讓他回家抱老婆了。連我自己都得叫出租車回家呢!」他仍裝醉。   殿狂君覺得好笑,不過也沒打算讓他難堪,「拉菲爾,很抱歉,我必須送另一個水小姐回去。她的醋勁兒很大,我怕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拉菲爾心忖,好個狡猾的傢伙,竟然拖水卿君下水?不過,沒關係,他還有辦法!   「那你就先送你的水姑娘回去,再送我的水小姐回去,這總可以了吧?」   「拉菲爾,不用了,我住的飯店離這兒不遠,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水影可不想當皮球,被人踢來踢去, 又出聲道。   「不成,一個女孩子晚上獨自走在紐約街頭,太危險了。」拉菲爾又說。   「拉菲爾,這樣好了,我為你倆叫輛出租車,讓你可以護送你的水小姐平安返回飯店,你自己也可以回家。」殿狂君可不上當。   「不勞二位費心了,我自己可以回去。」水影將拉菲爾的手拿下來,湊近他的耳朵低語:「我知道你沒醉。 別替我牽紅線,我討厭那個男人!Bye——拉菲爾。」   旋即,她掉頭走人,讓兩個男人僵在原地。   水影走在霓虹燈閃爍的街道上。   不一會兒,拉菲爾的私人轎車駛到她身邊,坐在車裡的他降下車窗,叫道:「水影,上車吧。」   水影止住腳步,笑了笑,「不了,我想吹吹風,好讓我知道現在是生活在陸地上,而不是海裡。」   這時,車子停了下來,拉菲爾又道:「殿狂君的事,我很抱歉。」   她搖了搖頭,「這不關你的事。我和他之間的梁子,早在這場酒會之前就結下了。」   「但,你有沒有想過,他可是只超大的『水生動物』,比你見過、拍過的任何魚類都有看頭?你不該放掉他 的。」他暗指殿狂君的「價值」。   她終於笑了!   「他是隻虎頭鯊,我惹不起。」   「是嗎?我倒不覺得有哪種動物能夠真正攻擊到身為『水』中幻『影』的你。」他一語雙關地說。   突然,她不語。   久久之後,她才道:「常年潛水教會我一件事——讓自己不受傷的最好方式,就是遠離危險的人、事、物。 」   拉菲爾撇了撇嘴,笑了,「也許你說得對。但不靠近他們,也許你一輩子只是平凡的人。你不就是因為熱愛 水中生物,才深入無人敢去的海域,並拍攝那些魚類、生物的嗎?其中的虎頭鯊不也是你最得意的作品之一嗎? 」   她看了拉菲爾一眼,輕喟:「有時人模擬虎頭鯊更殘忍。我想一個人走回飯店,請不要為我擔心。」話落, 便繼續往前行。   拉菲爾也不再說什麼,便令司機驅車離去,但是他卻撥了一通電話給殿狂君。   水影繼續一個人在街道上走著,她邊回想剛才與拉菲爾的對話,也想到自己的成長背景。   突然,她的手機響了。   「喂——」   「小影兒,你快點來!有幾個蒙面的人在我的辦公室門口搗亂。」水影的母親——書嘉的聲音,從電話的那 端傳來。   「好,你有沒有先報警?」她開始後悔剛才沒坐拉菲爾的車子,現在連一輛車也叫不到。   「有。不過,到現在還沒來,你快想點辦法。」書嘉有些驚惶地說道。   「媽,你別慌,我馬上趕過來!」她又急又擔心,但仍不忘安慰這個平日看起來十分凶悍的母親。   收起電話,她就一路快跑,路上仍然看不到空車,她只好奮力朝母親所組織的女權協會辦公室狂奔。   五分鐘後,她氣喘如牛地趕到母親辦公室的門口,果然看見六、七名黑人將母親團團圍住。   水影儘管恐懼,但護母心切的她,立時大喊:「不准碰她!」   那群黑人回頭看著她,其中一名小鬼怒道:「你是什麼東西?」   「放開她!」她仍然大喊。   這時,有一個人認出她來。   「你就是拉菲爾那只淫蟲的新歡!都是你,害老子的妹妹被甩!」那人突然撂下水影的母親,挾怨帶怒地朝 她走來,「你欠揍!」一記冷拳往她的小臉揍去——   水影想都沒想到會被這人暗襲,痛得彎下腰身。   接著,咻地一聲,一條鞭子從她後方抽了過來,並在極短的瞬間又回到出手人的手邊,只見剛才揍水影的黑人的右手皮綻肉開,慘叫聲繼起——   「啊!」   其他的黑人見狀,頓時作鳥獸散。   水影這才鬆了口氣,撫著小腹,臉色蒼白的問著母親:「媽,你沒事吧?」   「我……沒……沒事……」書嘉的聲音有些結巴,看得出來驚魂未定。   「沒事就好,沒事就——」話未盡,水影冷汗直盜,眼前一花,昏倒了。   殿狂君眼明手快地上前抱住傾倒的水影。   「小影兒!小影兒!」書嘉對著女兒大叫。   殿狂君打橫抱起她,對著身後的人命令:「車子開過來,到醫院。」   「你是誰?」書嘉這才從驚惶中鎮定下來,突然覺得殿狂君好面熟。   「殿狂君。」他不疾不徐地說,同時將水影抱往轎車的後座。   「你是殿惜人的兒子?」書嘉冷聲問道。   殿狂君的身子一僵。母親的名諱一向很少人知道,這女人怎麼會知道?而且,她的語氣好像對母親充滿憤恨。   儘管如此,他還是應道:「是,我是她的兒子。」   「還我女兒來!我們姓水的,不和姓殿的扯在一塊兒!」書嘉幾乎是用吼的。   「你上不上車?」他根本不理會書嘉的叫囂,因為此刻他只有一個念頭,就是送水影去醫院。   無法奪回女兒,最後書嘉還是坐上了車。   到了醫院,殿狂君立刻讓水影得到最好的診療與照顧,可是固執如牛的書嘉,半點兒也不領情。   當主治醫師從急診室走出來時,書嘉馬上走上前,「我女兒到底怎麼了?腹部有沒有出血?」   醫生看了看她,便朝站在不遠前方的殿狂君走去,「病人是因為月事來了,又過度急奔,加上外力重擊,所 以下腹大量流血。現在,情況已經控制住了,她只需休養幾天,就可以出院。」   「謝謝你。」殿狂君露出難得的笑容。   「不客氣。」主治醫生說。   在醫生走後,書嘉便強令殿狂君離開,但他不為所動。   「我們的確是欠你一份情,但我並不會因此而讓你靠近水影!」書嘉重申自己的立場。   「沒有人可以命令我可以做什麼,或不可以做什麼,就連天神與撒旦都不可以。」他冷冷地拋下這段話,「 現在我是看在你是水影母親的份上,不與你計較。」   「你——你這個臭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她氣急敗壞地質問。   殿狂君只是睇著水影,忽然有些同情她。   她究竟在什麼樣的環境中長大?   「告訴殿惜人,我永遠都不會原諒她的奪夫之恨!」書嘉陡地狂叫。「你這個爛女人的兒子,果然是╳種! 」   殿狂君倏地命令:「來人,請水女士離開病房。」   「你敢?」她仍然大聲嘶喊。   「帶出去!」他盡力地壓下已上心頭的怒火,他怕這瘋女人再不出去,他會做出自己也不願做的事。   他又凝視了床上沉睡的水影一眼,一時理不清對她到底是同情,還是真的有一點「感覺」……   而水影其實也並非完全的不省人事,隱約間,她聽見母親與殿狂君的對話,只是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時 無法睜開雙眼做出適當的響應。   但她明白一件事——   原來,殿狂君的母親,就是「破壞」父母婚姻的「外遇對象」! 第二章   經過幾個小時的休息,[現代] 席晴 -【君臨天下之四】電君馴妻 [url=http://www.eyny.com/viewthread.php?tid=2435377][現代] 席晴 -【君臨天下之四】電君馴妻[/url]伊莉 討論區[url=http://www.eyny.com/]伊莉討論區[/url] 水影緩緩張開眼睛……   書嘉連忙靠近她的身邊,「小影滿漊滷滵,摋撇搿撤你感覺怎麼樣?要不要吃點什麼?還是我讓醫護人員過 來一趟?」   「不用……我很好。」她苦笑著,目光瞥向站在病房不遠處的殿狂君。   此刻碞碢碳碪,漙漥滾漩她的心情很複雜,一個自己曾經「厭惡」的人銝銇銈銜,夢奪奩奫竟成了她們母女 的救命恩人,更不可思議的是鄲酷酴酲,嶀嶈嵿嵽他的母親又是傷害自己母親的人!   好諷刺,不是嗎?   不過僗僝僬僕,嫪嫥嫖嫭最後,她還是說了聲︰「謝謝你。」   他撇了撇唇蒲蒪蓐蓊,摲摑摜摴才道︰「不客氣。既然你醒了,我要走了。」持平的語氣嗷嘧嗾嘜,榫榩榤 榨完全聽不出任何關懷的情緒。   「不送了,殿先生。希望以後我們不再有任何牽扯。」書嘉冷冷地道。   殿狂君已抬起的步子觨觫觩誋,熊熔熄煻頓時止住,意欲反擊時嶍嶀嶈嵿,奪奩奫嫨水影出聲道:   「媽,別說了。」水影拉住母親的手。   「為什麼別說?他的母親就是破壞我們家幸福的╳女人禐禒禈禠,碬碠碣碤我為什麼不能說?」書嘉失控地 尖叫。   「媽——」看來,一個錯誤的婚姻耤聜聞聚,態慞慓愿真的足以毀了一個原本溫柔的女人。   殿狂君原本平靜的心湖再度掀起巨波,倏地銍鉹銂鉾,稫種稯窨他轉過身子,邪肆冷酷的雙眼帶著不可輕忽 的殺傷力。   「不管你和我母親之間有什麼過結僨像僥僗,駃骱骰骯都不准你譭謗我的母親!」   「譭謗?哈哈——笑話!如果我這是譭謗,那麼你媽就是毀了我們全家的罪魁禍首!」書嘉叫得更凶了。   「閉嘴!」他惱火地命令。   「媽——」水影也希望母親別再說了。   自小到大慛慖慡慲,蓉菬萓蒨殿狂君未曾受過如此大的羞辱,他其實可以馬上動手結束這一切慁愬慇慢,蝂 蜭蜩蜸但是,瞥見水影無助又無奈的眼神鄮鄭鄦鄫,敳斠斡旖他沖天的怒火頓時澆熄了不少。最後,他努力壓抑 道︰   「這事我會查清楚。但在這之前鞀靿鞅鞄,蜦蜿蜑蜻我不想聽見你批評我的母親!」話落,他憤而轉身離去 。   「等一下。」水影喊住他。   他再次止住腳步摋撇搿撤,夥夤夢奪卻沒回過頭。   「對不起。」她看著他盛怒卻又驕傲的背影說。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沒有回答嘏嘎嗿嘄,銖銪銋銫只是迅速離開。   她怔怔地望著被關上的房門,陷入怔忡……   情感裫裳裍覞,蒐蒗蓖蒸好傷人,是吧?   她再度苦笑。   現在銔銆銌銊,銓銥銢銤她需要沉澱一下心情。   「水中弄影」攝影展終於熱鬧展出,拉菲爾與水影雙雙剪綵之後榠榙榛榬,裳裍覞覡拉菲爾因公事匆匆離去 ,水影則穿梭在人群中瘦瘓瘌瘊,榹榕槍榧笑著感謝大家的稱讚。   君臨天下的成員也先後抵達,只是不見殿狂君慛慖慡慲,摡摶摠摧他們分別以手機Call他。可是,他的手機 卻關機。   君臨天下的成員只好先去和水影打聲招呼,並約水影在晚上一起去用餐。   水影卻應道︰「為了這個攝影展,我累了幾個月,如果可以,展覽結束後,我再去叨擾你們。」   他們也就不再強邀她了。   下午五點,藝廊打烊了,水影在工作人員離開後,才坐了下來,退去高跟鞋,揉起她那可憐的腳趾頭,雙肩 也自然地做起柔軟操,試圖放鬆筋骨。   突然,一道渾厚的男聲自她的背後傳來——   「還可以參觀嗎?」   她連忙鬆手,重新踩上高跟鞋,本能的反應,「抱歉,我們已經打烊了,明天請早。」   一轉身,瞧見那張熟悉且冷峻的面容,再想到自己先前的「搓腳」動作,雙頰旋即染上兩朵彤雲。   「我知道。」他點了點頭,雙眼看的不是她的臉,而是她的腳,「很累吧?」   「還好。」她笑得很尷尬。   他又點點頭,「那我可以參觀嗎?」   「嗯。」這次她像中了邪似的同意了。   他就這麼堂而皇之地走進展覽室。   一張張水中生物,拍得生動鮮明,尤其水母的柔軟透明,掌握的恰到好處;有毒的海拓魚那張牙舞爪的模樣 ,更有如親眼所見般真實,還有——   虎鯊!   牠絕情的利眸拍得令人心生畏懼。   可是,這出色的作品為何被擺在角落裡?   他不解地回過頭望她。   四目相對,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但她懂他在想什麼。   久久之後,殿狂君折回水影的身邊,低語:「你拍得——很精彩。」   「謝謝。」她感到自己口乾舌燥的。   突然,他正色道:「有關令堂與我母親的事,我想解釋。」   她偏過頭,不想面對。   他輕喟︰「我問過家父有關先母的事。」   倏地,她轉過頭面對他,「先——」他母親去世了?   「嗯,她走了。」他說。   「那為何我媽沒說?」她不解地問。   「這點我不清楚。但是家父說,令尊在大學就認識先母了,只是,他們之間是令尊一廂情願的付出。」他說 得很小心。   「你是說,是我爸爸單戀令堂,他們並沒有所謂的外遇?」她問。這和她一直以來所接受的「說法」,完全 不同。   「我相信我的父親,也選擇相信先母的忠貞。」他非常肯定地反應。   她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她也選擇相信自己母親。可是——殿狂君的眼神是那麼的堅定,和她母親那歇斯底里的模樣相較之下,她的 選擇變得很無力。   突然間,她不想面對這個殘酷的問題,便道:「我們下班了,謝謝你的觀賞。」   「我知道。」他撇了撇唇,瞭解他們已沒有共同的話題了,便先轉身離去。   水影再度望著他的背影,淚水竟然不請自來,同時,她又感到眼前一片黑,整個人就這麼往前栽去——   他們就像一對有默契的情人,殿狂君不但在同一時間轉過身子,而且將傾倒的她接個正著。   「你醒醒!」他大聲呼喚,心頭竟沒由來地抽痛著。   她微微睜開雙瞳,苦笑,「我……沒事。」奮力站起來,試圖離開他的懷抱,「你回去吧……我很好……謝謝。」    「好個╳!」他突然蹦出一句不雅的口頭禪。   她的眉心倏地蹙了起來。   「Sorry。」他連忙致歉。   「我真的很好。」她已站直,「你請回吧。」   「我堅持陪你去一趟醫院。」他固執地說,並抓住她的手。   「不用,真的不用。」她力圖掙脫。   「安靜!聽話!」他又說。   「你——」他那口氣,簡直像帝王頒令般霸氣十足。   「我希望可以紳士點,請你合作。」他仍然堅持。   輕喟一聲後,她不再與他爭辯,也因為實在是沒有體力了。   水影在殿狂君的堅持下,再次回到醫院。   經過一連串的檢查,回到病房,她簡直累壞了。   這時,醫師來到病房對他二人解釋水影為何會有頭暈、虛弱、昏迷的原因。   「你是說水小姐罹患了慢性潛水員病?」殿狂君為了確定,再問一次,聲量也跟著高起來。   水影對這事倒是處之泰然,畢竟她從事水中攝影,不時得深入海底,在加壓與解壓的快速轉換過程中,不罹 患此症反倒奇怪。   「是的。」羅傑醫生肯定地說。「還好水小姐的長骨及長骨接近關節處,在X光檢查下,尚未發現壞死的狀 況,否則會影響她關節的穩定度。至於日後是否能從事原來的工作,需再作評估,但安排骨科會診是必要的。」   「我知道。」這話是出自水影口中。   「你知道?」殿狂君有些詫異,「既然知道,為何不多休息?」這話聽起來很沖,關心已被激動所取代。   水影重重地吸了口氣,「為何你總是喜歡發號施令?」   「咳!咳!放鬆對大家都有好處。」羅傑醫生試圖化解尷尬,「殿先生,我可以解釋一下有關慢性潛水員病 的症狀,它大多會出現頭痛、失眠、噁心、對酒無法忍受、有時脾氣會暴躁、記憶不好。至於引起症狀的原因仍不清楚,可能是氣體栓塞引起腦部多處小病變所致。」   殿狂君聽完羅傑的解釋,不再說話,只是目不轉睛地睇著水影。   成功通常是以健康、生命、生活、情感換來的。   他不就是犧牲真正的情感互動、睡眠、娛樂……才換得今日的一切?   醫師也在這時離開,留下他二人獨處。   「謝謝你。」水影雖然不喜歡他的霸氣,但不可否認的,他在這兩次「意外」中,成了她的「恩人」。   他撇撇唇,說了句不相干的話:「我已打電話給你母親。」   「你——」她以為他與自己的母親不和,應該不會這麼做,但卻放下成見,去做該做的事。   他知道她在想什麼,也不介懷,「你知道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分野在哪裡?」   她不想深思,只想聽他怎麼說,便搖了搖頭。   「男人用理智、科學數據來處理大部分的事情;女人則用感情處理事情。以你身體不適為例,我不會因為令 堂對我不滿意,而不告知她應該知道的事。這就是『就事論事』。」   她點了點頭。   「還有一件事我想要提醒你,因為我的事業有一部分是石油探勘,所以我的工人也罹患過潛水員病,我知道 一旦罹患這種病,最好能好好休息及徹底治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你應該先重視自己的健康,才能全心 衝刺事業。」他說得像教授課程般,毫無感情。   「如果迫於生活,必須縮短時間休息呢?」她故意學他的冷靜以對。   「那你有兩條路走,一是求拉菲爾代購或代銷。那個自稱愛好藝術的人,應該會伸出援手。第二,就是你們 這種人會做的事——祈禱上蒼保佑吧。」   他充滿鄙夷的口氣,惹惱了水影,「殿先生,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打下你的事業王國,但你若繼續以這種態度 或認知方式與人互動,終有一天,你會嘗到失敗的滋味。」   「那是不可能的。」他肯定地說。   「你——」水影話還沒說完,就被人打斷。   「你請走吧。」他們的後方傳來書嘉的聲音。   「媽——」水影有些吃驚地看著母親。   殿狂君也轉過身子迎向書嘉。   「我想,我和水影是既無知又傲慢之輩,你這位智慧而且仁慈的大商人就請離開這裡,還我們母女一片清淨 。」書嘉提針帶刺地反擊。   「媽——不要再說了。」   「只要他離開,我就不說!」書嘉仍然不讓步。   殿狂君聞言,雙拳已握緊,不是準備打人,而是強壓心中的憤怒,最後扭頭就走。   沒想到書嘉還追了出去,「等一下!」   「你還想說什麼?」他倏地轉過頭,因為水影不在,他的聲音也提高了不少。   水影因為害怕母親和殿狂君真的對槓起來,於是緩緩下床走近門邊聽他們的對話。   「你認為我冤枉你母親?」書嘉這一刻反倒平靜許多。   「難道不是?」見狀,他忽然沒有把握。   「也許是,也許不是。」   「這是什麼意思?」她的說法引起他的好奇。   「聽過精神外遇嗎?」   他不語。   「我有一張我丈夫的手摟著你母親的數字照片,但他抵死都不承認與你母親有染,還責備我神經病、胡思亂 想。結果,他意然在我出門之後,將那張照片刪除!你說,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書嘉說得振振有辭。「 而且,婚後,我們每每拍照,他幾乎已不將手搭在我的肩上,又為何會搭在你母親的身上?這表示什麼?」   這下子換殿狂君不能接受這事實。   「我不希望你和小影在一起,當然有我私人的怨怒,但是你不會真心對待小影,才是我最在意的事。」   「你不覺得自己恨太多,也將上輩的恩怨加在我們的身上很不公平?再說,水影已是大人,你實在無權干涉她的自由與選擇。」他回應道。   「那好,你倒說說,你對小影是真的有情有義?」   「我和她根本是泛泛之交,有機會助她或你一臂之力,只是湊巧,跟有情有義扯不上半點關係。」   「看來是我多心了。」   突地,他後悔自己把話講得如此斷然,可自己一時也理不清對她的感覺,就不再多想,「水影罹患了慢性潛 水員病,你最好短期之內不要讓她下海攝影。」話落,便匆匆告辭。   躲在門後的水影,聽見他們的對話,整個人猶如被針刺,好痛、好虛弱。但她不想讓母親看出異狀,仍然奮 力地回到病床上。   「鈴……」回程路上,殿狂君的手機響了,他接起電話。   「喂!」   「總經理,很抱歉打擾您。我們在加州聖地亞哥外的油田遭到破壞,初步調查是人為造成,最有可能的對象,是曾騷擾過水影小姐母親的那群黑人所屬的幫派。」這是殿狂君貼身保鏢之一的洛基打來的電話。   「知道了,立刻安排飛到加州的機位,我要親自處理這個Case!」他森冷地令道。   合上手機,殿狂君命令司機:「折回醫院。」   不知怎的,他就是覺得在離開這裡之前,應該向水影道別。   殿狂君走進水影住的病房,床頭有盞淡淡的燈光,水影閉著雙目,看似熟睡,又似睡得極不安穩。   他沒有叫醒她,只是靜靜地坐在床邊凝視著她,回憶宛若被風吹起的扉頁,一頁一頁地掀起他的記憶……   他們的結識,起因於雷震君在追求他現任老婆向彤,那時,她天真的以為可以憑借一己之力,扳倒「惡勢力 」雷震君,救出她的好友向彤。結果,世事難料,那兩個人反而成了夫妻,而他倆則成了男女儐相,還在婚禮後 吵翻了天。   本以為不會再見到她了,誰知,因為拉菲爾的關係,他們又在紐約見面,他意外地救了她,還參觀了她的攝 影展,如今又莫名其妙地坐在她的病床旁邊,想向她道別,好像他們的關係真的好到「某個程度」。   越想,他越顯得坐立不安,倏地,他站了起來,在床榻附近打轉,殊不知水影早已聽見他進門的聲音。   這是她在水中長時間觀察生物所養成的習慣。她總會耐心地聽周圍的聲音,一來便於觀察,二則可以避開不 必要的危險。   所以,殿狂君一進門,她就知道有人進來,她並沒有睜開眼睛看他,就知道他是殿狂君,因為她能分辨出他 的味道。   他的味道帶了點淡淡的檸檬味,不像紐約的男人喜愛麝香、檀香,或是一些混合多種香氣的名牌香水。   老實說,她還蠻喜歡他身上的味道,於是趁他走動的當頭,偷偷地吸取他身上的味道……   這讓她彷彿置身在一片檸檬田中,混沌的頭腦也開始清明起來,同時也憶起他們相處的片段。   殿狂君終於坐回床邊,她收回心思,聽著他可能做出的動作。   這時,他拿出一張便條紙,開始在上方沙沙地寫著,不一會兒,就聽見他撕下它,丟進垃圾桶中,然後又重 新開始寫……   就這樣,他連續撕了三張紙,丟了三次,最後,他只留下名片,便起身走向門邊。   忽地,他止住腳步,回過身子,又對著床上的她探了又探,吸了一口長氣之後,才重新打開門,快步離開。   水影在聽不見他的腳步聲後,才緩緩睜開眼瞳,觸目所及的是床邊茶幾上的名片,她立刻拿起來看——   殿狂君,火光電石石油探勘集團總裁   手機︰18581234567   接著,她往垃圾桶探去——   果然,裡頭有三團殿狂君寫了又丟,並揉成一團的便條紙。   於是,她彎下身子,撿起那三團便條紙,打開第一團——   水小姐:   多保重,我得離開紐約市,有事可以Call我。   殿狂君   她覺得這紙條寫得好沒感情,又打開第二封看——   水小姐:   我將離開紐約市,你自己保重。記住,身體是自己的,要珍惜……   這一張似乎是還未寫完,就被他扔了。水影馬上展開最後一封信,希望能夠看到溫柔的字句——   水影小姐:   我必須離開紐約市,所以我留下我的名片,也許——總之,後會有期。   殿狂君隨筆   三張皺巴巴的便條紙,就這麼攤在她的腿上,原本雀躍的心,就像被三月的小雨澆了一身,冷颼颼的。   這個男人只用了「理智」來面對她這個看似樂觀,實則敏感的女人!   失望就像滲水的牆壁,一粒粒的水珠從縫間冒了出來,而且慢慢侵蝕著牆壁原本堅實的結構……最後,生霉!   她吸了口氣,將三張便條紙揉成一團,連同手中的名片一起丟入垃圾桶,她自嘲地低喃:「也許——後會無 期。」   然後,她決定提早出院。   拿起她的手機,開始訂購機票及敲定機位,並發了一則簡訊給母親——   媽:   我要回加州。   今後,你要好好愛自己。   不管爸爸之前是否對得起我們母女,寬恕與愛或許是治癒創傷最好的藥方。   我不想再生活在你們婚姻的陰影下,也不想處處做個強調女權至上的婦運人士。   我只想做一條魚,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氣。   原諒我的離開。   愛你的女兒小影 第三章   分別在即輍輑辣遷,鄪鄮鄭鄦水影和拉菲爾特別約在一間不顯眼的咖啡廳見面。   拉菲爾望著臉色不太好的水影說:「你決定這麼快離開紐約市?」   「嗯。」她勉強地笑著。   「有關那些黑人羞辱你的話,我感到很抱歉。還好殿狂君代我教訓了他們。」拉菲爾的手邊還放著今早剛出 爐的報紙嗽嘔嘍嘓,熄煻熏熆報上一角還有一張殿狂君的側面照片,可是水影沒瞧見。   「你別這麼說。我若真的是他們所說的那種女人察寨寠寤,慁愬慇慢也許也不錯。」她裝作自在愉快的模樣,「這樣我就不用『下海』禐禒禈禠,獍獌瑳瑱而且可以穿金戴銀。」   拉菲爾笑了,因為水影不是那種女人旗暝暠暟,蜭蜩蜸蝃尤其她的「背景」,讓她更不可能成為任何男人的 情婦。但他仍幽她一默瞂睿睡碬,酳鉶鉼鉿「那你願意『屈就』到我這裡『下海』嗎?」   水影這回真的笑了,並堅定地搖頭端竭箖管,歍殠殞殟「我不適合你,拉菲爾。我們就此道別吧魁鬿魂鬾, 粻綿緂綮祝你找到你命定的『她』。」   拉菲爾卻遞上手邊的報紙,「謝了窩窪窫窬,酳鉶鉼鉿女人我從不缺。這份報紙剛出爐,也許你會需要它。」   她又笑了魂鬾魟魡,熂熉熗熅「謝謝。」隨意收下報紙,便向他揮手道別。   到飛機場的一路上碟碲碥碭,墘塶塴塹她的心思混沌,只覺得自己不是「回」加州愻慪慛慖,榭榫榩榤而是 「逃離」紐約。   為什麼要逃?   她再度苦笑。   只為了一個看不見卻隱隱紮在心頭的影子——殿狂君。   細想,真的沒道理。但是它就像你不吃檸檬頖頗颱颯,圖墊墓墈但一想到檸檬,鼻端隱約會飄來一陣香氣漪 漵滫漬,髧髣魁鬿口中自然會分泌唾液般,就這麼不經意地刺激你的感官神經。   到了機場隤隡雃雒,樄榐槁榓水影立刻收起紛亂與遐思,匆匆辦好登機手續。   一切就緒後誖誒誏誦,榐槁榓榚她終於翻開拉菲爾給她的報紙,驚詫地看到殿狂君的照片漇漁潎漾,蝁蜳蜧 蜡旁邊還有一排顯目的標題——   黑幫暗整石油大亨油田   石油大亨,也是君臨天下幫成員的電君——殿狂君槌榱榑榎,鄪鄮鄭鄦他在加州聖地亞哥外海探勘的油田遭到黑幫蓄意破壞。根據知曉內幕的人士透露,這事件與殿狂君意外救下紐約市婦運人士書嘉母女有關。殿狂君表 示鄮鄭鄦鄫,廜廓廒弊必令對方付出代價,且連夜趕往加州……   看來蒞蓍蓁蒟,漺滼漜滌她又欠了他一份情。   她連忙取出手機,準備撥電話向他致意箜箅箑筵,蒸蒻菣萒卻在打開手機時打住。   她沒有他的電話號碼!   因為昨夜她已將他的名片丟在醫院的垃圾桶裡。   面對著手機,她無奈地笑了。   其實綧綹緇綝,摝摛敲敳她大可向拉菲爾或是向彤要殿狂君的手機號碼,可是她什麼都沒做截戩摫搫,銫銑 鋮銕只是輕輕地合上手機。   彷彿與殿狂君聯絡也是一種「隱私」,即使對方是朋友獍獌瑳瑱,頖頗颱颯她也不想讓他們知道。   在機場,她不斷地站了起來又坐下去輒輕輎輓,嫕嫳嫬嫙直到上了飛機,她都沒有撥電話給他們之中的任何 一個人。   吸了口氣,她自我安慰,也許,他們會在加州意外相逢。   加州聖地亞哥   水影放好行李,就身著輕便的衣裝,來到海邊附近一家雖不富麗堂皇,卻十分典雅精緻的「老船長的呼喚」 日本料理店。   當初,她就是被這個店名打動,而走進這店裡,意外地與這位華裔老闆——秦夫結識。同時也知道他是個鰥 夫,獨立扶養一個六歲大的女兒。   她一走進去,立即聽見親切的招呼聲。下一刻,秦夫驚訝地睇著她,旋即對她露出熱情又期待的笑容,「好 久不見,小影。我以為你現在應該在紐約才對。」   她笑了笑,雙手從雪白的長褲抽了出來,「我只需要在開幕的第一天露個臉就好了。」她輕描淡寫地說。   秦夫笑了,「這就是高手的好處。」他真心的褒獎她。   水影只能苦笑,因為,只有她明白自己為何離開紐約。她故作幽默地轉移話題,「那秦老闆可還要再購買小 女子的作品?」   秦夫又笑了,「你怎麼這麼會做生意了?」   「玩笑話一句,別放在心上。我餓了,可不可以來一碗味噌湯,再烤個鮭魚頭,蘆筍色拉一盤、清酒一小壺?」話畢,水影摸了摸白色的針織上衣,並不經意地撥了撥落在前襟的長髮。   她這小小的動作,打動兩個男人,一是秦夫,另外一個是十分鐘前才入內用餐的殿狂君。   秦夫回神,連忙說︰「馬上來,老位置還為你備著。」   「謝謝,你總是那麼體貼。」她回應。   秦夫這時故意誇張地說著:「別太誇獎我,否則我會天天纏著你。」其實他並不喜歡餐廳工作,原本只是玩 票性質,沒想到意外遇見水影,並知道她在這裡有一橦小屋,故而一直經營這家餐廳,只希望她一回到聖地亞哥 ,他們就可以見面。   老天總算沒有薄待他,一年總能見她十來次。   他瞭解水影不是個輕易讓男人走進心房的女人,也就配合著她緩慢的節奏,希望終有一天可以贏得共鳴。   水影一聽,眉頭一挑,不信他。   不遠的角落,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女孩,忽然像個火車頭般撞上走出包廂的殿狂君,她只說了句Sorry,就往水 影的身邊跑去,並甜膩地呼喚:「媽咪,我好想你,你怎麼去紐約這麼久?」一骨碌地鑽進她的懷裡。   「小天使,是你啊!」這是秦夫的獨生女,叫作「安傑拉」。   不遠處的殿狂君聽見這樣的對話,頓覺腹部受到重擊。   他怎麼從沒想到,水影可能有婚約或是未婚生子?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站在她身邊親切招呼她的老闆,會不會就是她的前夫或是情夫?而那小女娃就是他們 愛的結晶?   安傑拉一直在水影的身上磨蹭著,秦夫這才想起女兒剛剛衝撞到人,連忙把女兒叫到跟前,「安傑拉,你撞 了那位叔叔,最好面對面致歉比較好。」   這時,水影、安傑拉、秦夫全將目光轉向殿狂君。   水影當下怔在原處。   安傑拉為了在水影面前表現自己是個小淑女,於是走向殿狂君,謙恭地說︰「叔叔,很抱歉,我撞了你。」   「沒關係。」殿狂君輕輕扯了下嘴角,旋即將目光繞回水影身上,而且十分專注。   四目相望,世界彷彿靜止了。   秦夫立即敏感地察覺到有些事「發生」了。   「真巧。」殿狂君終於開口說話。   「是啊。」她尷尬地報以笑容。   「身體好些了嗎?」他試著找話講。   「嗯。」她答得漫不經心,實在是此刻的心裡一片混亂。   他點了點頭,一時接不上話。   她卻想起來一件重要的事,「很抱歉,那次意外造成貴公司的損失。」   「不礙事,肇事的人已經揪出來了。」他說。   「那太好了。」她輕扯著笑容。   「兩位是舊識?太好了,這一餐我做東。」秦夫加入他們。   「哦,秦夫,這位是我的朋友——」水影話未道盡就被打斷。   「叫我狂君吧。」殿狂君並未透露全名,實在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秦夫當然可以理解殿狂君的用意,他的餐廳不時會出現一些大人物,有政商界的,也有影視界的,這些人都 極重視隱私。   他由殿狂君的儀態及衣著,可以精確地判斷出此人非富即貴,也就點頭道:「我是秦夫,與小影認識三年, 我們還是鄰居呢!」他故作輕鬆地拉近與水影的關係。   不知怎的,聽秦夫這麼講,水影覺得有點怪怪的,總感覺秦夫過於刻意強調他們的「關係」。   她不喜歡這種感覺,因為……   因為,她竟然不希望殿狂君誤會她與秦夫的關係有這麼「親近」?   偏偏安傑拉又加上一句,「媽咪,待會兒我們去海邊散步好不好?求求你,拜託、拜託。」雙手還做出拜拜 的動作。   水影直覺頭上被人罩了塊頭巾,呼吸變得困難。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殿狂君就這麼直直地睇著她,一副在等她解釋的模樣。   「這——」   平日她任這麼孩子隨便稱呼,遇到「緊要關頭」,這個稱呼卻成了她的絆腳石,卻又不能叫苦。   「別為難媽咪了。」秦夫故意在安傑拉的耳邊說「媽咪」二字,一則讓女兒明白水影還是她的媽咪,二為水 影解套,同時還達到向殿狂君「宣告」這是他們「一家三口」的「秘密」。   水影一時無法理解秦夫的用心,連忙對他露出感激的笑容。   而殿狂君完全明白秦夫的用意,卻不動聲色,也不點破,只是對水影說:「你有我的電話,有事再聯絡。現 在我得回到包廂和同仁一起用餐。」話畢,僅向秦夫點了點頭,就往回走。   「哦。」水影只回了簡單的字句,就再次望著殿狂君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   然後,她的肩頭垮了下來。   因為,她根本沒有他的名片了。   忽然,她覺得肚子不但不餓,還鼓脹脹的。她知道,這是心情低落、生氣……各種負面情緒所導致的生理反 應。   這一刻,她真的很挫敗。   為什麼她和殿狂君不是不歡而散,就是話未盡便散場?   「小影,請坐吧。晚餐馬上來。」秦夫立即打斷她的思緒。   「我忽然想起還有一件重要的行李留在機場,我得先離開。」水影只想立刻離開這裡,接著又彎下身子對安 傑拉說:「小天使,對不起,我不能陪你散步了。下次,好嗎?」   「不要!不要啦!」安傑拉開始耍賴。   秦夫卻抓過安傑拉,抱歉地看著水影,「快去吧。」他明白的,她已經沒有心情用餐了。   水影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謝謝你,秦夫。賬單請寄到我家。」   「你又沒吃東西,自然沒有賬單。快去吧!」   「謝謝你的體貼。」她又睇了他一眼。   秦夫只能乾笑,希冀他的體貼可以贏得美人心。   水影匆匆離開餐廳,一路開著車奔至海邊。   下了車,她繞過了長堤,往沙灘走去,光腳踏在軟軟的細沙上,就這麼走了一、二十分鐘,最後索性躺在沙 灘上,凝視著天空中的星子。   她不知道在自己來到沙灘不久後,殿狂君也跟來了。   她離開餐廳時,他剛好離開包廂,不知為什麼他就一路跟蹤她,想知道她為什麼不用餐,跑到這裡做什麼?   就在這時,水影突然站了起來,退去了長褲與白色針織上衣,身上僅著比基尼泳裝。   那穠纖合度、如世界名模般高挑的身段,就這樣毫不保留地展露在他面前,儘管只是背對著他,卻仍刺激著 他的心跳與感官。   他從來不知道有女人可以輕易地「引誘」他,而她竟然毫不費力地做到了。   他可以聽見自己急促的呼吸聲,還有怦怦作響的心跳聲,連浪潮的聲量都無法掩蓋它。   他不知道她為何寬衣解帶,但答案就在下一刻揭曉——她要游泳!   她靜靜地朝海裡走去……   他想喊住她,因為天氣有點涼。   才這麼想,便又想到游泳對她而言,就是工作的一部分,這溫度在她眼中根本不算冷。   她越游越遠……突地,他的心頭刺痛了下。   不作他想,殿狂君從原本較陰暗的高地一路衝到海邊,邊沖邊退去身上的西裝、長褲,然後跟著跳下海,向前游去。   游了一會兒,卻沒瞧見她,他的心口越來越痛,於是,他放聲大喊:「水影!」卻只有海浪與海風的聲音響 應他。   殿狂君這下子慌了,「水影、水影,快回答!」   仍然聽不見回聲,他沉入水中,終於看見水影在水中睜著雙眼游著。   四目相對的同時,水影晶亮的雙瞳驚詫地瞪大。   他旋即游近她,一把將她拉出水面,劈頭就嚷道:「你真是找死!」   「你——你說什麼?」   「你的身體應該沒完全康復吧?為什麼不要命地潛水?這麼不愛惜生命,真是太——太對不起你母親了!」 最後這個「借口」有些牽強。其實,是他自己放心不下。   水影只覺得整個腦袋瓜亂烘烘的,還不及反應時,他便重新拉起她的手,強令她:「趕快游回岸上!」   這下子,水影完全「清醒」了,她用力甩開他的手,「別碰我!」   他怔了兩秒鐘後,又怒道:「耍什麼小孩子脾氣?」   「小孩子、小孩子,你當我是小孩子?你為什麼不說自己是小孩子,或者說自己總自以為是?   沒認識你之前,我都是自己吃飯、睡覺、游泳、潛水,愛做什麼就做什麼,不也平平安安長大?你憑什麼以 為自己出現,我就該聽你發號施令、頤指氣使?我是個獨立而成熟的女人,不是小孩子!」她反擊回去。   頓時,他不說話。   幾秒鐘後,他轉身往岸上游,同時冷聲放話:「你愛做什麼女人,就做什麼女人吧,算我多管閒事!任性的 女人。」   這回換她說不出話來了。   這是什麼跟什麼嘛!   她不吭氣,就白挨他罵;她回應,他就說她任性。她這是招誰惹誰了?   不知是生氣,還是委屈,不爭氣的眼淚在這時爬上眼眶,和著海水,已分不出是水還是淚。   殿狂君游了一段,沒聽見她跟上的聲音,便轉過身子——   她仍然在那裡!   只是,她那表情像極了失去雙親的孩子,無助又委屈。他心中的某一根弦霍地被扯動了。   海浪繼續拍打,她的淚水仿如關不住的水龍頭,一直流個不停,模糊了前方的視線。   他不忍地叫了聲:「水影!」   她因哽咽而無法應對,但她真的很感激他回過頭看她。   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情,為什麼總因為這個高高在上、霸氣成性的男人而起伏不定。   她從來都不是這樣子的!   在失去父愛、在參與母親的女性運動的同時,她早已學會多愛自己一些。為什麼真正面對一個老是惹自己生 氣的男人,卻又不知所措到這種地步?   「水影!」殿狂君不見她反應,又喊了一聲。   她仍然無法開口,卻因他的呼喚而止住了淚水,開始往他的方向游……   在游到他的身邊時,殿狂君輕聲說道:「上岸吧。」   她朝他撇了撇唇,算是同意。   一上岸,他們各自穿著自己的衣裳,但殿狂君卻將他的西裝外套披在她的肩頭,「你比我需要它。」   她的喉頭再度感到哽咽,只能點頭致意。   「你住在附近?」他想起之前秦夫的話。   「嗯。」   「趕快回去,換上乾衣服。」他生硬地說著,「有健康的身體,才有高水平的表現。」他指的是她的攝影工作。   初時感動的激流,瞬間又降下。   她不需要他的「提醒」,真的不需要!   她要的——是他的溫柔。   才上心頭的情愫與渴望,嚇了她自己一跳。   她不敢再往下想,只是拿下他的西裝外套還給他,「你住得遠,更需要它。」話落,旋即跑離他。   「水影!」他連忙喊道。   但她並沒有停下來,還是一直跑……一直跑……   「水影!」   她只是背著他雙手作出再見的手勢。   「任性的女人。」他低聲道。   這時,殿狂君的手機忽然響起。   鈴……   「喂。」他應答。   「我是拉菲爾。」那端的聲音聽起來十分愉快。   「有事?」   「我的美人魚也到了聖地亞哥,你可以代我招待她嗎?」拉菲爾並不知這兩人已見過面,只是單純地想撮合 他們。   也不知怎的,聽拉菲爾這麼形容女人,讓他聯想到水影,心情變得有點不舒暢。   「你說的美人魚是誰?」   「兄弟,你不知道?」拉菲爾故作驚訝狀。   「不知道。」   「是水影。老兄,你還出手救過她,忘了嗎?不會吧!她可是個讓人難忘的絕色美人魚。」   「那又如何?我對她沒有興趣。」他仍然故作鎮定,卻很「恨」這傢伙如此形容水影。   不是說他形容「絕色」不好,而是那稱謂中帶了點輕佻。   「這樣才好,我才放心讓你招呼她啊!」拉菲爾說著反話。   這話聽在殿狂君的耳裡十分刺耳,「我不做替身。」他回了句。   「哈!這不像你的英雄本『色』。」拉菲爾這下子更相信他真的對水影有意思了。   他如此「刺激」殿狂君,相信這對男女不久便可成其好事。   「就算我拜託你,OK?水影身體並不如我想像中的好,但她就是急著離開紐約。總之,你若有空,又不急著 回紐約,就麻煩你去看看她。請記下她的手機及聖地亞哥小屋的電話……謝了。」   殿狂君旋即記下她的電話便匆匆趕回飯店,他得先沖個熱水澡,然後再打個電話給水影,就說——拉菲爾找 她!   突然,他感到有些愕然。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打電話給一個人需要找理由?而且還是對同一個女人。   握著手機,他的心情突然飄忽起來。   好像有些事,真的變得不一樣了…… 第四章   殿狂君回到飯店後,[現代] 席晴 -【君臨天下之四】電君馴妻[url=http://www.eyny.com/viewthread.php?tid=2435377][現代] 席晴 -【君臨天下之四】電君馴妻[/url]伊莉 討論區[url=http://www.eyny.com/]伊莉討論區[/url]就直接去沐浴,久久之後才從浴室出來。   隨便擦了下頭髮銪銋銫銑,墉塵壽夥便披上和服,跨坐在落地窗邊的沙發上端竭箖管,墏墘塶塴想著該不該 在這時去「看」水影。   然後,他去調了一杯酒嫥嫖嫭嫜,箑筵箐箛有一口沒一口地啜著……   去?不去?   倏地,他站了起來滲漳滹漈,熄煻熏熆換上泳褲,走出房門澈漚漏漭,滌滶滴漹決定去游泳。   他在游泳池裡像發洩什麼似的,來回游了五千公尺漡漇漁潎,墓墈墆墂直到精疲力竭,回房倒頭就睡。   去他的拉菲爾!   自己的「女人」不看好賗賑賏賓,膌膏膋膃要他「代替」,這是什麼跟什麼!   至於水影閣隤隡雃,歋歍殠殞打從轉動家門鑰匙的那一刻,便知道這回慘了。   因為海水太冷蝁蜳蜧蜡,漱漪漵滫她沒穿保溫的潛水衣,又在岸上吹風,[現代] 席晴 -【君臨天下之四】電 君馴妻[url=http://www.eyny.com/viewthread.php?tid=2435377][現代] 席晴 -【君臨天下之四】電君馴妻[/url]伊莉討論區[url=http://www.eyny.com/]伊莉討論區[/url] 最後濕漉漉地回家。此刻,她頭昏腦漲鄧鄯鄰鄲,管箜箅箑全身發軟,怕是舊疾未癒漘漙漥滾,榼榮榻槓新疾又 來。   為了避免昏倒,她快速地沖了熱水澡誓誡誘誧,筵箐箛箍隨便吞了顆感冒藥,倒頭就睡。   睡到半夜勩勫匱匰,漞熇煽熊她夢到自己置身在一片火海之中,連身體及頭髮都被火燙傷了。   她想喊叫憀慁愬慇,踍踃踂踊卻怎麼也叫不出聲,喉嚨好像因為吸入性灼傷而無法求救。   不、不!她不能這樣被燒死。   突然間馝馻馺馽,睿睡碬碠她看到前方有一道藍光,朝她照射過來。   她努力地睜開半瞇的雙瞳——   是他?   殿狂君!   他無畏地從火紅的狂焰中走向她……   「水影!水影!」   她想響應他槉槆榹榕,鉶鉼鉿鉺但就是發不出聲音。   「啪!」殿狂君紮實給了她一巴掌。   夢魘中的她對他怒目以對,正想破口大罵鞄靽靾靻,跿踆踅踉竟從幻境走回現實,明眸頓時張開!   她的面前真的站著一個男人僮僠兢凘,蜷蜞蝕蜵不是別人,正是殿狂君。   殿狂君還是不由自主地來到水影的家,[現代] 席晴 -【君臨天下之四】電君馴妻 [url=http://www.eyny.com/viewthread.php?tid=2435377][現代] 席晴 -【君臨天下之四】電君馴妻[/url]伊莉 討論區[url=http://www.eyny.com/]伊莉討論區[/url]發現她竟然粗心的沒鎖門,他趕緊入內看看她是否安好箛 箍箌箈,墅塿塺墁沒想到會發現她不僅在發燒,還陷入夢魘中鉸銓銥銢,膋膃腿膂只好想辦法叫醒她。   「Sorry,打了你一巴掌蓐蓊蒶蓏,摶摠摧摦因為我實在是叫不醒你。你發燒了,該去看醫生碴硾碨碟,槊槔 榶槐我已經叫救護車了。」他面露憂戚又有些抱歉地說。   難怪她覺得臉頰很痛,原來他真的賞了她一巴掌,不是她在做夢。   「你先休息一下,一切有我。」殿狂君原本焦慮的神情已為沉穩所取代。   她朝他笑了笑,還想說些什麼,一張口就發現無法發聲,就和夢中的情境一模一樣。   他馬上制止她,「別說話。」他自責沒有早點與她聯絡,非等到在床上輾轉難眠後,才發現他根本無法漠視 拉菲爾的請托。   不,不完全是拉菲爾的請托,是他掛心她佔的比重較大。   水影聞言,只能苦笑。   看來,她這次感冒真的很嚴重,她感到異常的疲憊,不知不覺地閉上雙眸……   這時,自遠而近的救護車鳴聲急促地傳來。   加州藍天使醫院   急診室的醫護人員忙了起來,他們知道水影罹患了慢性潛水員病,而且送她就醫的人,竟是殿狂君這等大人 物,對水影的診療也就不敢掉以輕心。   就在這時,聞風而至的媒體闖進醫院,殿狂君一見這群只為八卦,枉顧他人隱私的記者,立即命令身邊的得 力助手:「洛基,立刻清除這些人,一則新聞也不准發!」   「是的。」洛基應道。   主治大夫海尼根旋即對殿狂君說:「很抱歉造成您及水小姐的困擾,我馬上讓水小姐轉入特別病房。」話落 ,就命令身邊的資深護士長,「將水小姐轉入後棟水天使病房。」   「是的。」護士長連忙應道。   水天使是棟專門為名人、政要,或極需隱私、又付得起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